[讨论]市场经济中的工程监理行业

发表于2016-02-25     761人浏览     3人跟帖     总热度:76  

市场经济中的工程监理行业  


新年伊始,看到“深圳市工程监理行业自律委员会”发表的“关于不对《创智云城项目一期工程》的监理招标作出响应的动议”,不由得对工程监理行业的现状和前途感到分外忧虑。 深圳市监理行业自律委的动议,起因是创智云城项目一期工程监理招标公告中,对监理费设定的最高报价,只有国家收费标准的三分之一。所以该自律委要求所有监理企业不去投标,进行抵制。  


监理费无法按标准收费,在全国是普遍现象,这是市场经济下互相竟争的必然结果。监理企业要生存,就只能接受这个现实,要求监理企业不去投标来抵制,恐怕是不现实的。监理市场是开放的,即使深圳本地企业听你的,外地企业就不一定了。 


 自律委的动议中指出:  “目前,在建设工程现场,作为工程施工质量、安全责任主体的承包商,其项目经理及专职质检员、专职安全员多数不在岗,承包商工程现场项目部的质量管理体系和安全生产管理体系多数不健全、不得力,大量缺乏质量、安全意识的农民工成为工程施工的主力军,工程监理企业及监理从业人员不仅要履行工程监理合同的义务责任和相关法律、法规赋予的责任,可悲的是还要承担相关方面层层肆意加码的社会责任,而为了应对因上述原因造成的工程现场质量、安全事故,随时可能发生的无奈困境,还要为承包商提供额外的、无偿的工程技术服务。”  


这分明是打施工企业及其行业主管部门的耳光。承包商和施工企业难道大多数都是骗子?其行业主管部门难道是饭桶?你是行业自律委员会,应当自律,你去打别人耳光,合适吗?别人能接受吗?  即使承包商和施工企业确实存上述问题,面对这些问题,监理企业应当如何应对呢?把这些当成监理必要性和重要性的理由吗?那岂不是承包商和施工企业的这些问题越多越严重对监理企业就越有利了?作为监理行业的自律委员会都这么说,那么出了事故拿你监理人员是问不是活该吗?施工方的管理人员不在岗不到位,管理体系不健会不得力,监理企业不是去行使监督的责职使其在岗到位完善得力,而是去代替,去“提供额外的、无偿的工程技术服务”,结果是既代替不了,又吃力不讨好。这是何苦呢?  说到底,还是监理行业从其主管部门到所谓的专家学者的指导思想就是错误的。他们总是把施工企业说得一无是十分可怕,以此来吓唬建设单位和强调监理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要求监理这也要管,那也要负责,让人以为有了监理就可以天下太平监理可包打天下,而对施工企业则放任不管,也不要求甚至反对监理理企业去实行必要的监督。施工企业也就乐得个轻松愉快,把难题都推给监理,一个包工头带上几个亲友就可以承包一个工程。监理企业为了生存,敢怒不敢言,只好硬着头皮应付,大事管不了,尽在支节问题上纠缠不清,不出事是万幸,出了事就成了替罪羊,谁都知道权、责、利是统一的,没有相应的权力和利益而承担责任,这不是天大的冤枉吗?可是有苦有冤又能向谁去说呢?这样的结果就是施工企业管理水平长期得不到提高,整个建筑业都陷入了恶性循环的怪圈,监理行业当然举步为艰。  


其实谁都知道,监理是动口不动手的,而工程不是靠嘴而是靠手干出来的,施工阶段施工单位是关键,监理是无法代替也是代替不了的。如果施工单位人员、物资、设备、技术、管理均能保质保量管按时到位,那么工程建设自然就会顺利(当然甲方负责提供的施工场地、图纸、材料,水电等也必须有保证)。所以监理的责任应当是也只能是监督施工方人员物资设备技术管理即时到位,这样施工企业的管理水平提高了,监理工作的档次自然也就提升了,整个建筑业的整体水平也提高了,建筑业也会进入良性盾环。  


不是说监理是高智商高技能的服务吗?高在什么地方?就是要高在能看出施工方管理上的问题而且能监督和帮助其解决,能让施工方不断提高管理能力和水平。在这个基础上保证工程的顺利实施。而不是去代替施方的安全员质检员施工员成天在现场向农民工发威风。  道理很简单,这些话也不是没人说过,但是丝毫不起作用,都成了对牛弹琴,这是为什么?大家心中都有数,就不必再说了。 


  2016.1.24  


附: 关于不对《创智云城项目一期工程》的监理招标作出响应的动议


深监自律〔2016〕第1号各会员企业:


2016年1月14日,市建设工程交易服务中心发布了《创智云城项目一期工程》监理招标公告,该工程总建筑面积412704㎡,招标部分的工程概算总额为207182万元。按照国家发改委《工程监理与相关服务收费管理规定》(发改价格〔2007〕670号)的规定,施工阶段监理收费的基准价应为3209万元,但招标人在招标文件中认可的施工监理费的最高报价限价仅为1140万元。也就是说,施工阶段监理费的最高报价限价仅为国家收费标准的35%,而施工阶段的工期自2016年5月16日起至2020年7月31日止,多达1537日历天(折合4年2.5个月),并要求派驻26名(施工高峰期派驻30名)有资格的监理人员常驻工程现场开展监理工作。


2007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和住建部联合制定的《工程监理与相关服务收费标准》是经过长期、全面的调查研究制定出来的,其科学性、符合性和合理性是毋容置疑的,而国家于2015年初全面放开工程监理服务收费的政府指导价,是为了让我国的工程监理市场更有活力。《创智云城项目一期工程》施工阶段监理费的最高报价限价,仅为国家收费标准的三分之一,距离工程监理企业完成该项目工程监理服务所需的最低成本就更远了,而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赋予监理企业及监理从业人员,履行工程质量控制和安全生产技术服务的法律责任,并不会因为《创智云城项目一期工程》恶意压低工程监理费而跟着打折。


 目前,在建设工程现场,作为工程施工质量、安全责任主体的承包商,其项目经理及专职质检员、专职安全员多数不在岗,承包商工程现场项目部的质量管理体系和安全生产管理体系多数不健全、不得力,大量缺乏质量、安全意识的农民工成为工程施工的主力军,工程监理企业及监理从业人员不仅要履行工程监理合同的义务责任和相关法律、法规赋予的责任,可悲的是还要承担相关方面层层肆意加码的社会责任,而为了应对因上述原因造成的工程现场质量、安全事故,随时可能发生的无奈困境,还要为承包商提供额外的、无偿的工程技术服务。 


2015年12月21日,备受全国监理行业关注的清华附中坍塌事故案件由北京市海淀法院做出了一审宣判,总监及其他3名监理人员被分别判处3~5年徒刑;2015年12月20日发生在我市光明新区渣土受纳场的特别事故造成了重大的人员伤亡,涉事监理人员也已被有关部门正式逮捕。广大监理企业及监理从业人员应该猛醒,并不是什么工程项目的监理招标都可以响应,什么玩笑都能跟着开。 工程监理服务涉及工程质量控制和安全生产管理的技术服务,事关社会公众利益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更是事关社会的和谐稳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


《创智云城项目一期工程》监理招标如此之低的最高报价限价,根本无法满足监理企业,为全面履行法律、法规赋予的工程质量控制和安全生产技术服务的责任,所需要的基本费用支出,更何况工程监理服务的内容,还包括施工进度控制、工程投资控制、工程合同管理、工程信息资料管理和相关方关系协调等方面。如此之低的监理费最高报价限价,不仅扰乱了我市、我省,乃至全国的监理市场,而且严重背离了“市场价格竞争法”的根本初衷,并祸害我市、我省,乃至全国监理行业的健康发展。 当前,全国各族人民正在认真践行习总书记“三严三实”的重要论述,广大工程监理从业人员都对能够从事一项有利于党和人民事业的崇高职业而自豪、而骄傲,我们一定要紧紧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凡是有利于党和人民事业的,就坚决干、加油干、一刻不停歇地干,凡是不利于党和人民事业的,就坚决改、彻底改、一刻不耽误地改,脚踏实地为我国工程监理行业的健康发展而勤奋工作、奋力开拓。2016年1月15日,市工程监理行业自律委员会为此专门召开会议,并通过了“所有会员企业都不对《创智云城项目一期工程》的监理招标作出响应”的动议,请各会员企业严格遵照执行,并广为告知。会员企业若有违反,市工程监理行业自律委员会将严格遵照相关规定予以行业自律惩戒。                                                                           此动议                                                                                                                                                                                                                深圳市工程监理行业自律委员会                                                                              2016年1月19日


扫码加入筑龙学社  ·  工程监理微信群 为您优选精品资料、免费课程、高端讲座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发表于2016-03-03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5

2

为什么看不到回贴

 发表于2016-11-14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20

3

看看学习一下,谢谢楼主分享信息

 发表于2016-11-15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20

4

能让施工方不断提高管理能力和水平?????

查看原图
分享
开始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