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乌兰木伦镇彩钢房失火暴露监管真空

发表于2012-01-06     135人浏览     0人跟帖     总热度:10  













灾后现场一片狼藉

灾后现场一片狼藉


   2011年12月24日下午5时左右,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乌兰木伦镇乌兰木伦矿过境公路岔路口8间彩钢房发生火灾。

   现场,一片狼藉,已经无法从中辨认出是租户们生活和做汽车修理生意的地方。

   张军、吴春燕,是一对来自黑龙江的夫妇,他们来这里已经一年零两个月了,在这里做点小生意,眼瞅着快过年了,可挣的那一点钱已经在12月24日的一场大火中化为了灰烬。


   张军说:“当时我去拉水了,等我回来的时候,已经烧完了,我家住第3间房。她(吴春燕)那时候已经吓傻了,什么也不知道了。”


   第一个发现起火的人张亮告诉本报记者,当时他正和自己的两个师傅修车,师傅让他进去拿工具,当他从车底下出来时就看见房顶上冒烟了。“我刚把门打开,还没走到工具箱跟前,房子的火就已经大了,我赶紧跑出来喊他们,这时我头发已经烧着了,我两个师傅从车上跳下来,等他们再开门时,火已经扑出来了。


    “那天是平安夜,我正准备做饭,我在第2间房住着,第一间房着了,我就赶紧跑,那时候大概是下午4点~5点之间,大概20分钟8间彩钢房就都烧着了,在消防车赶过来的时候基本就着完了。”郭伟说,“我们房间里都有易燃品,所以我们都离房子远远的,还好,没爆炸,真是奇迹!”


   彩钢房周围的居民表示,被烧的8间彩钢房里当时还有液化气、氧气瓶,大家都担心怕爆炸,没爆炸已是万幸。现在就希望政府尽快给解决,因为受灾的居民现在吃住都没地方。


   “这房是我2010年4月建起来的,租赁的地,没有证件。”李清说,“2011年,镇上说要统一规划盖修理铺,这里要拆迁,让我们组织修理工搬迁,但是修理工找不下房子,土地局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有什么事就给镇政府的牛志(音)牛镇长说。”


   “2011年5月,我给牛镇长打电话,他在电话里告诉我们通知修理工让他们安心修理,暂时不拆迁,能搬出来的尽量搬出来,没有搬出来的,等政府整体规划盖修理铺,等盖起来再搬迁。”李清的小舅子王凤财说,“但现在还没盖起来,我们这差不多有600间这样的彩钢房,都用的这种材料。”


   李清还表示,对起火的原因有他自己地推理。


   “郭伟的两个修理工在外面修理,那个叫张亮的小徒弟拿着零件进房间用汽油洗零件,房子里的火炉着着呢,然后汽油就溅在了火炉上,地上也有汽油,这时着火了,把他的头发和胳膊都烧到了。”李清说,“听说张亮还向张军爱人借了铁锹,用来扑火,听说当时他们师徒之间还相互埋怨。”


   当记者问起是否有人亲眼看到他们所说的张亮用汽油洗零件时,把汽油溅在了火炉上的真实过程,李清及其家属表示有人见到过,但是不能出来指证。


   另外,李清表示这里的电都是由他管理的,用电量不大,一般就是充个手机,他和每家每户都说电得用好,所以不会是因为用电不当而引起失火。


   2011年12月27日10时,消防部门的工作人员来到了现场做实地勘查。当问起起火原因时,一位叫占泉的消防人员表示目前此案正在调查当中,不便透漏。


   那么,这些彩钢房的建造是否违规,彩钢房又由哪些部门监管呢?带着这些疑问,本报记者走访了相关主管部门。


   12月27日16时,记者来到了乌兰木伦镇城建分局。


   在办公大楼2楼楼道里,本报记者见到了这里的工作人员,当记者表明来意后,几位工作人员均表示那片儿不属于他们管辖。


   16时35分,本报记者来到了伊金霍洛旗乌兰木伦镇人民政府,但是没有找到相关领导,问工作人员领导在何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领导在开会或者人不在。


   17时14分,本报记者来到了伊金霍洛旗公安局矿区分局。在2楼消防科办公室本报记者见到了参谋魏烨。


   “此案正在调查当中,现在不能透漏,我们也是按法律程序走的,现在就是传唤、询问、取材料,案件的进展要看所有的当事人的配合程度。至于彩钢房的违章建筑以及属于哪个部门批准、监管的这个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

来源:互联网

乌兰木伦镇彩钢房失火暴露监管真空-筑龙监理

筑龙监理

关注质量管理,强化安全意识,筑龙监理带你了解更多最新行业信息,分享精品免费资源。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用微信直接搜索筑龙监理或者zhulongjianli并点击关注,即可获得监理每日精选内容资讯。
扫码加入筑龙学社  ·  工程监理微信群 为您优选精品资料,扫码免费领取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恭喜您已成功认证筑龙E会员 点击“下载附件”即可
分享
福利
加入微信交流群
精品资料,免费课程
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