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建筑的全球前景

发表于2012-08-16    1037人浏览    1人跟帖    总热度:10  

绿色建筑的全球前景

 作者:张元元

核心提示:20世纪60年代,美国建筑师保罗•索勒瑞把生态学和建筑学两词合并,提出了“生态建筑”(即绿色建筑)的新理念;而1969 年,美国建筑师伊安•麦克哈格所著《设计结合自然》一书的出版,则标志着生态建筑学的正式诞生。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绿色建筑已经从最初的简单模式,发展到集节能、设计和环保为一体的新型建筑,更加适应世界能源短缺的现状,成为各国建筑发展模式的新潮流。

  提到“绿色建筑”这个词,大多数人都不会感到陌生。提到全世界最著名的绿色建筑评级体系,不少人也会立刻想到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英文简称USGBC)的LEED系统。
  7月初,一则建筑领域的新闻引起广泛关注:USGBC在上海宣布启动中国行动计划,内容包括在上海设立中国团队,加强对中国绿色建筑团体的直接联系、参与和支持。
  何谓USGBC?这是一个源自美国的非政府、非盈利组织,致力于促进世界各地的绿色建筑活动。比USGBC名声更为响亮的,是其开发的LEED绿色建筑评级体系——这是全球绿色建筑在设计、施工、维护和运营方面最重要的系统,项目遍及全球135个国家,其中登记注册的项目中大约有40%的建筑面积来自美国以外地区。即便在中国,LEED认证也有非常高的知名度,目前我国有超过1000个LEED认证和注册项目。
  LEED认证系统的关注度为何如此之高?答案很简单,发展绿色建筑成为全球共识,绿色建筑风潮已经形成,并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影响着这个世界。
  旋风潮流
  LEED认证系统的项目总数和分布地区包含的信息十分丰富,其中最直观的一点就是,绿色建筑已经成为一股潮流,正在席卷全世界。
  任何一种潮流的形成都不是一夕之间实现的,尽管绿色建筑在过去的几十年间渐渐流行起来,但这种建筑潮流也经历了较长时间的酝酿,从萌芽到发展再到相对成熟,都与节能和环保等绿色潮流一样,有一条可循的路径。
  美国国家建筑博物馆的建筑和设计馆馆长,也是全球著名的建筑史学家大卫•吉森指出,绿色建筑的萌芽可以回溯到一个世纪甚至更久以前。根据大卫•吉森的说法,早在19世纪时,伴随第一届世界博览会诞生的英国著名建筑水晶宫(位于伦敦,已于1936年焚毁),以及位于意大利米兰的名闻遐迩的建筑埃玛努埃尔二世拱廊等,已经开始使用无源系统,例如屋顶风机、地下空气冷却箱等,来实现调节室内气温的目的。
  20世纪初,美国纽约市涌现出大批摩天大楼,其中熨斗大厦和纽约时报大厦使用了窗户深嵌入墙中的设计,可以减少阳光射入。此后,洛克菲勒中心利用了可调节窗户和空中花园两项先进技术,以达到建筑与生态系统的和谐。早期的建筑设计和技术利用等,已经包含了生态系统和自然环境,成为绿色建筑理念形成的萌芽。
  直到20世纪60年代,美国建筑师保罗•索勒瑞把生态学和建筑学两词合并,提出了“生态建筑”(即绿色建筑)的新理念;而1969 年,美国建筑师伊安•麦克哈格所著《设计结合自然》一书的出版,则标志着生态建筑学的正式诞生。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绿色建筑已经从最初的简单模式,发展到集节能、设计和环保为一体的新型建筑,更加适应世界能源短缺的现状,成为各国建筑发展模式的新潮流。
  一马当先
  绿色建筑在全球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能源短缺的国际现状,尤其是20世纪70年代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更让世人认识到,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是有限的,如何节约有限的能源,实现当代和子孙后代的可持续发展,成为全球化的一个重要命题。
  对于已经完成工业化进程的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和地区而言,工业领域在全社会能耗方面占据的比重不高,建筑领域的能耗量则高于其它领域,成为节能降耗的重点。发展绿色建筑,也因此成为发达国家和地区节能减排的重点。
  绿色建筑如何才能实现更好的发展呢?政府应该当仁不让地承担起推动和推广绿色建筑的责任!美国政府在全国发展绿色建筑方面,所做的工作比较具有借鉴性。
  1993年,克林顿就任美国总统后,可持续发展理论的支持者就开始游说克林顿政府,希望把白宫作为绿色建筑的一个实验场,进行改造。同年4月的地球日当天,克林顿政府宣布计划将总统府邸(即白宫)改造成“一个节约能源的典型”。
  此后,“绿色白宫”计划(包含占地60万平方英尺的艾森豪威尔办公大楼在内)启动。美国能源部为白宫的建筑物作了能源审计工作,环境保护局领导了环境审计工作,此外,还举办了一系列专家研讨会,将近有一百位环境专家、专业设计师、工程师和政府官员等聚在一起,为节能措施和可行性技术手段等问题献计献策。
  在三年的时间之内,“绿色白宫”计划对这座建成将近200年之久的建筑物实施了各种各样的改造措施,取得的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白宫每年节约的能源、用水和固体废弃物花费等达到30万美元之巨,每年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845吨。
  白宫的绿色改造取得的巨大成就,激励了美国政府对其它公共建筑如五角大楼等进行改造,也为绿色建筑在全美的普及,开了一个先例,其影响力十分广大,对于美国绿色建筑的发展意义深远。
  精品迭出
  绿色建筑在全球发展到今天,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之象,也为世界贡献了一座座经典的建筑作品,其中很多都已成为著名的旅游景点,用实例向世人展示了绿色建筑的魅力。
  坐落在新加坡维多利亚街中心的新加坡新国家图书馆,是一座16层高的建筑,也是新加坡绿色建筑认证最高奖——白金奖的获得者。新加坡的新国家图书馆之所以著名,很大程度上源于这座绿色建筑充分实现了环保、美观、低成本三者的完美结合。图书馆采用了最佳的建筑朝向和位置,充分利用自然风,减少墙壁的热负荷;设置阳光遮蔽系统,采用日光照明策略,即使白天不开灯,也可以利用自然光的照射,达到照明效果。置身于这样的图书馆中,可以让人充分体验到绿色建筑所推崇的自然和生态平衡。
  到过迪拜的游客或许都不会忘记那里的太阳能垂直村。作为一个创造力十足的国家,迪拜在沙漠里建造起一座座奇迹般的建筑,让人叹为观止,太阳能垂直村即是一个例子。迪拜拥有充足的太阳光照,格拉夫特建筑设计事务所充分利用这个优势,使建筑物的表面与太阳能收集器呈特定角度,并且将太阳能收集器放置于垂直村这个多功能建筑群的南端,装上自动旋转枢轴,如此便可让日照时间实现最大化。
  除了新加坡和迪拜,其它国家还有很多各具特色的绿色建筑,既有公共办公大楼,也有普通民居。法国的绿屋顶中学、德国的爱森RWE办公楼、英国的格林威治新千年村等,都是绿色建筑中的佼佼者。
  争议犹存
  在绿色建筑理念被广为接受的今天,依然有人不看好绿色建筑,怀疑绿色建筑的成本会高于普通建筑,节能量也有待肯定。
  最近,美国有学者对该国总务管理局的22座建筑进行比较,内容涉及建筑的节能量大小、能源成本、碳排放量、总运行开支等。22座建筑物中,有16座通过了LEED认证标准或者在LEED进行了注册,其余的6座建筑也符合的“能源之星”等认证标准。
  比较结果显示,60%的LEED金奖建筑的绿色表现高于普通建筑标准,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其余的LEED建筑在一些方面的表现得分很低。奥马哈市的一栋绿色建筑就属于得分低的那一类。该建筑在除耗水量之外的所有方面的表现,都比普通建筑优异,然而仅耗水量这一项成本,就使奥马哈的这座绿色建筑的总成本超越了普通建筑。
  事实果真如此吗?总务管理局最终调查发现,奥马哈市的这座建筑在无人使用时,其水源系统并未调节成无人的状态,而是在继续运行。正是这个原因,才使得绿色建筑的耗水量大增。美国总务管理局坚定地表示,绿色建筑比传统建筑耗费的成本要低,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绿色建筑的发展经历了较长的时间,它的未来前景势必会更加光明而广阔。但发展的过程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但毋庸置疑,未来建筑的主流非绿色建筑莫属。

深绿公司

绿色建筑认证咨询专家(LEED和国内绿标三星)

欢迎来电咨询:张工 13995805130

QQ:2607003203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