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李嘉诚被指“万恶的资本家” 终公开驳斥撤资“指控”

发表于2015-10-14    570人浏览    0人跟帖    总热度:10  

摘要:多年以来,“超人”李嘉诚都被视为华人世界里的传奇及商业世界里财富积累极致的象征而受人景仰。然而,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李嘉诚因其对香港和内地资产的抛售而陷于不断的指责与非议之中。

何处安放李家的城

何处安放李家的城

9月初,国内某智囊机构撰文呼吁,“别让李嘉诚跑了”。该文直指李嘉诚过去20多年在中国依靠地产积累的巨额财富并非来自彻底的市场经济,因此不能想走就走,而须为其之前的获益支付代价。

李嘉诚回应称,这是毫无根据的指责。“文章的文理扭曲,语调令人不寒而栗,深感遗憾。”

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该文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李嘉诚因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之际抛售其部分资产而被冠以“背信弃义”之名并被置于义愤填膺的道德审视之下。然而,这种道德的审视和拷问,也招致了来自合法性的反驳。对于商人基于合法性的商业行为,来自道德层面的质疑和绑架似乎充满了暴戾。在不断的争议之中,人们得以重新审视李嘉诚的财富积累路径及其商业帝国资产的多元化全球布局。

李嘉诚9月29日透过长江集团,回应了4个问题:

第一,为什么连日受到抨击也不作回应?李嘉诚回应称,正值习近平主席进行国事访美前夕,不应让这些毫无根据的口舌之争成为焦点,喧宾夺主,冲淡习主席的重要讯息,引起商界和投资者不必要的顾虑。

第二,为何频频出售内地房地产,但仍否认撤资?李嘉诚回应称,离岸设立公司,目的是为了让企业取得更现代化架构和更高效运作模式。其个人在重组过程中,并没有减少持股比例,也没有从中套现。

第三,内地官媒多次作出抨击,李先生与中央关系是否有变?李嘉诚回应称,对中央坚定不移继续改革开放、致力优化营商环境有信心,并不相信“文革”式思维复苏。

第四,部分抨击言论质疑你“不爱国”,有何回应?李嘉诚引用了苏轼及白居易的诗来回应:“此心安处是吾家”,“我身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李嘉诚旗下企业撤资路线图

2013年8月30.3亿港元出售广州西城都荟广场项目。

2013年10月89.56亿港元出售上海陆家嘴的东方汇经中心。

2013年11月58.5亿港元出售位于香港新界的嘉湖银座购物中心。

2014年1月重组电能实业,分拆港灯电力投资上市,集资约241亿港元,整个项目为电能实业带来527亿港元收益。

2014年2月长江实业参股基金ARA以24.8亿元人民币出售南京国际金融中心大厦。

2014年2月共7次抛售所持长园集团(21.04,0.00,0.00%)(21.04,0.00,0.00%)股票,共套现7亿元人民币。

2014年3月和记黄埔旗下在新加坡的上市公司和记港口信托,减持亚洲货柜码头60%股权,套现最多24.72亿港元。

2015年9月将电能实业并入注册地在百慕大群岛的长江基建,合并后更名为“长江基建实业”。

2015年2月6.5亿港元卖出长江实业旗下的新加坡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

2015年1月将长江实业、和记黄埔的地产及非地产业务划分开,重新组建长和及长地两家于开曼群岛注册的新公司。

2014年8月和记黄埔宣布以38.2亿港元向泛海控股出售和记港陆(后更名为中泛控股)71.36%的股权。

2014年8月ARA以2.5亿美元出售虹口区北外滩甲级写字楼盛邦国际大厦。2014年4月9.28亿美元抛售北京盈科中心。

2014年3月向淡马锡出售零售旗舰屈臣氏24.95%的股权,涉及资金440亿港元。

李嘉诚被指“万恶的资本家”或源于地产霸权

在香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李嘉诚已经从当年人们膜拜的“李超人”沦为了“万恶的资本家”。

这一切起源于“地产霸权”,一个近些年香港基层民众爱用的高频词汇。2010年,一本名为《地产霸权》的书引起了香港社会的广泛关注。这本书所描述的香港社会,基本由李嘉诚家族、新鸿基的郭氏家族、恒基兆业的李兆基家族、新世界的郑裕彤家族等操纵。在香港经济起飞的阶段,他们抓住机会垄断了香港的地产市场并进而垄断了香港的经济命脉。

2013年1月,据称是一位香港小学生所写的作文《李家的城》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在这篇作文里,这位小学生这样描述了在以李嘉诚为首的“霸主”阴影之下的生活:“屈臣氏、百佳、和记电讯、7-11、惠康……看着一间一间诚哥旗下的物业,我心中有无比的感动。香港内一切的商店,不论是哪种的类型,全是诚哥带给我们的祝福与钦赐。”

在香港社会基层民众的眼中,李嘉诚财团已经垄断了香港人生活的周遭,从房子到电灯、药房、百货再到打电话、看电视……“女王之城”变为“李家之城”。人们逐渐反感于他对香港的垄断和“掌控”。在这种垄断和“掌控”中,普通人渐渐地似乎也看不到社会向上流动的机会和草根逆袭的希望。


{{page}}

当然,李嘉诚对“地产霸权”一说是极为反感的,他曾说,地产霸权的说法实在是一个笑话。他认为,香港仍然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商业社会。而他集团旗下的业务,99.9%也需要与同行激烈竞争。

但社会底层与李嘉诚之间的矛盾还是被激化了。2013年3月,和记黄埔旗下香港国际货柜码头公司的码头外判工人罢工,抗议15年来工资有减无增。青面獠牙、魔鬼模样的李嘉诚头像出现在罢工现场,罢工者在位于中环的长江实业总部门前拉起横幅指责其为“奸商”。罢工潮最终以工人接受加薪结束。

如前所述,半年以后,李嘉诚开始了系列的“撤资行动”。“但李嘉诚是李嘉诚,其他人是其他人。每个企业以及企业家的情况都不一样,香港老板们在内地的投资并不会轻易受此影响。”上述香港某行业协会秘书长说,当然,因为国内经济结构在调整,香港老板们也必须要做出改变以适应这种调整。

2014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会见了香港的工商界代表,其中包括李嘉诚、恒基兆业主席李兆基、嘉里主席郭鹤年、九龙仓集团主席吴光正、嘉华国际主席吕志及新世界发展主席郑家纯等。上述香港某行业协会秘书长说,这一次的会见让香港商界颇感温暖。“中央最高领导的接见代表着国家给予了最高程度的重视,而这也进一步增加了香港商界对内地投资的信心。”

从媒体梳理的公开信息看,即使在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但除李嘉诚家族外,香港的其他豪门对在内地的投资仍持乐观的态度,且并未见缩减在内地的投资布局。如新鸿基地产2014—2015年度业绩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该集团在内地的土地储备有增无减,投资的物业租金收入继续增长;恒基兆业截至目前在内地的北京、上海、广州等10多个城市拥有近30处物业,内地物业发展销售收入28.04亿港币,同比增长190%,内地物业租赁总收入为8.52亿港币,同比增长21%;而郭鹤年家族在内地规划的54家香格里拉酒店中,有8家将会在2015年至2018年陆续开业。

相对于汹涌的舆论,中国官方对李嘉诚撤资事件表现出了相当的自信。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日前表示,现在推进改革非常重要的目标就是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形成更加法制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由于实行了一系列的制度,更多的外资对在中国投资信心逐步增强。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在当前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我国今年1—8月份的外商投资仍增长了9.2%。

评论:今天的内地已有足够的底气接受任何资本的归去来兮。中国经济总量占世界的比重超过12%,这么大的盘子、这么重的分量,一个商人的撤离能影响基本面吗?全球化时代,资本流动再正常不过,没必要对此风声鹤唳。

来源:腾讯房产

筑龙房地产

筑龙房地产

掌握最新房地产行业动态,分享知名房企经典工程案例,探讨房地产开发热点问题。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筑龙房地产或者zhulongfangdichan,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房地产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