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北京群租房盛行:3居室挤进21名房客

发表于2009-05-25    358人浏览    0人跟帖    总热度:10  


就是这样的木隔断“打造”了现在盛行的群租房。


13号线、2号线、1号线、八通线……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转了4条地铁线,李岩(化名)终于在晚上8时许从上地返回他在朝阳区珠江绿洲的家。这个家被他称之为“蜗牛的家”——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他和其余20个“蜗牛”一同享有。


他们是租客,群租房便宜的价格将他们聚在了一起。然而和群租房共同存在的安全隐患却不容忽视;同时群租房对小区其他业主的困扰也是客观存在。面对群租房,究竟又该怎样管理?


租客


三居室挤进21名房客


“进来吧,这就是我家,不要吃惊!”李岩的家就是三居室中一个铁架子床的上铺,每月只需要400元,而且包含水电费。“那是相当的便宜,想睡下铺,多交50就行。”李岩的一位室友说。


和李岩居住在一起的人很杂,有打工的,也有来京培训的,还有毕业没多久准备考研的……按照李岩的话说,那是鱼龙混杂,“不过混久了,大家都是哥们儿、姐们儿。”这个三居室的三个卧室每间都摆上了4张上下铺的床,一间是男性,另外两间是女性,男男女女本来能够住24个人,但是房东还没有招满。李岩对此还有点庆幸:“少一个人,多呼吸一点清新空气。”


住在这样的群租房里,李岩练就了三四分钟就能洗完一个澡的本事,“洗澡哪里是享受,就冲冲完事,我有一次掐算了一下,3分45秒就差不多了。女生特别磨蹭,我们经常在外面嚷嚷让她们快点。”


除了快速洗澡之外,上厕所也让他们很头疼,“就一个厕所,早上上班的时候,我都是早起40分钟,要不排大队,怕憋成前列腺炎……”


因为不用交水电费,这个房间内的电器很多,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笔记本电脑,而且房间内明显能看到电线衣绳互相纠结在一起,十分危险。李岩还悄悄地说,虽然房东规定不准做饭,但他们熬夜的时候还是偷偷用电磁炉煮东西吃。



业主风险加大房产贬值?


面对进进出出的群租客,业主们也是一肚子苦水。珠江绿洲的张小姐就表示,群租房都是木板隔断,装修材料的质量根本无法保证,“有时候经过群租房就有一股刺鼻的怪味,再说了,我就住在他们隔壁,万一着火了,我家还不得……”


更大的困扰还在后面——群租客们由于无法人手一张门禁卡,相应的对策就是以砖块等硬物抵住楼门不令其自动关闭,但对于其他业主,他们本应该享受的电子门禁却形同虚设。


通州新华联家园的王先生对于群租客一脸的不赞成:“人多了素质也不齐,比如我家隔壁那些群租客,一直把垃圾堆在楼道内,弄得楼道里面味道特别大。”


面对困扰,天通苑的业主们还发起了抵制群租房行动,并书写了《天通苑业主向群租说不》的倡议书,呼吁业主联合抵制愈演愈烈的群租。一位业主分析说,群租所耗资源远远超出了原设计,消防、安全等各方面风险都加大了,公共资源的分配也变得不公,房产也会因此贬值。


安全


忧什么都成问题


王东(化名)是一家房屋中介的经纪人。在通州的一家小区,他给记者介绍了与珠江绿洲小区完全不同的群租房。“在这样的房间里,连厨房和厕所都要用木板给隔起来,弄成一个个‘鸽子笼’,300元一个。”王东说,目前这样的“鸽子笼”在通州还算少的,主要集中在朝阳、海淀等靠近大学校园的地方。


其实,一开始来北京打拼的王东自己也住过这样的“鸽子笼”。“当时我的房间不临窗,只有不到8平方米,每月300元钱,房东说墙是木板夹着隔音棉,其实隔音效果很差。夏天特别闷,只能老开着门。”王东说,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


双榆树消防中队的消防员告诉记者,前不久他们就出过一次群租房的火警,“两间屋子里面住了20人,东西全给烧没了,你说那么多木板隔断,都是易燃品,火势能不容易蔓延吗,群租房真是个大问题。”


除了火灾方面的隐患,李岩还曾经担心过卫生方面的问题。“万一谁有个传染病什么的,大家肯定都跑不掉。”


王东还记得当年住在群租房里,大家还都互相提防着,“那么多人,素质参差不齐,值钱的东西都随身带着,保不齐哪天被人给顺走了。”


价格


贱群租房何以盛行


“便宜呗!”这是李岩选择群租房的唯一理由。记者调查发现,在群租客这个群体里面,大多都是收入并不高的打工一族,他们有些刚刚进入社会,急需寻找一处立足之地,群租房成为他们的首选。“地下室的价格也和这个差不多,但是那里没有阳光啊,整天都黑咕隆咚的。”


的确,群租对租房者来说是一种无奈:房价太高,租金太贵,要在大城市生存下去,只有不断地降低生存质量——让更多的人来分担房租。


记者调查发现,出租群租房的人既有一些小中介,更有不少是二房东。一些中小公司往往以员工个人名义租下整套房,由中介公司加以分隔后进行出租。为了争取更优惠的承租价格,同时也可以避免房东接触到分隔后的房子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中介公司往往签上几年的合同并且一次付清。房子越大,可以隔的房间越多,承租的成本就相应越低。中介公司通过分租而获得的收入,很可能是整套承租价的一倍乃至几倍。


二房东也是占了大便宜的。他们从中介或者房东那里租来房子,然后买上架子床或者打上隔断也做起了群租房的生意。以珠江绿洲的一个二房东为例,她以每月5000元的价格租下一套3居室,然后出租给21人,每人按每月400元算,她还能赚上3000多元,“不过,这些都是在房东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买方图便宜,卖方赚大钱,这就造成了群租房的盛行。


治理


难治本在于降房价


针对群租房,上海市房地产管理局曾经下发过《业主公约》、《业主临时公约》示范文本,里面新增了一些制约“群租”的新条款,如人均承租面积必须符合标准,业主不得擅自改变房屋原设计功能和布局等。其中还特别规定,民房出租,一间房只能出租给一个家庭或一个自然人居住。对于这样的规定,记者咨询了北京市建委服务热线,工作人员称,目前北京尚无关于“群租房”的有关规定条例。


对于群租房,知名社会学者夏学銮表示,治理群租房对城市来说是需要的,但不能治理得让这些人没有房子住。他具体分析说,群租现象严重,主要是因为房价太高引起的,不少低收入者无力买房,导致租房市场需求旺盛,也使得一些“二房东”趁机以非法手段牟取暴利。因此,整治群租现象不能不考虑房价、租金高等现实因素。具体而言,群租现象的治本之策在于降房价,使房屋租赁价格回归到合理水平。政府还可以从加大廉租房供应入手,为无力买房的民众提供基本的住房保障,切实解决城市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难题。


对于群租房,李岩又恨又爱,他说:“如果真要清理了群租房,我们又该去哪里住?”


>>浏览更多图片,了解更多热点新闻,请点击进入动态首页。提供新闻联系我们QQ:253916447
<STYLE>
#bja{
font-size:12px;
color:#333333;
text-decoration:none;
}
#bj.fshei{font-family:"黑体"}
#bj.fs16{font-size:16px;}
#bj.hot_big{color:#DA3333;}
#bj.news_yaowena{font-size:14px;}
#bj.line24{line-height:24px;}
#bj.bdc646{border:1pxsolid#646567;}
#bj.pad{margin-top:6px;margin-bottom:6px;}
#bj.padd{margin-bottom:6px;}
</STYLE>

来源:北京晚报

筑龙房地产

筑龙房地产

掌握最新房地产行业动态,分享知名房企经典工程案例,探讨房地产开发热点问题。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筑龙房地产或者zhulongfangdichan,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房地产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