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包工头马永平走极端致17人死亡、33人受伤,工程款久拖不付是首祸

发表于2016-01-12     669人浏览     0人跟帖     总热度:106  

编者按:“银川301路公交车特大放火案”举国震惊!包工头马永平携带两塑料桶汽油登上银川市301路公交车放火,导致17人死亡、33人受伤,包工头马永平此恶魔行径举国声讨!同时经“探针”、“凤凰网”深入调查,包工头马永平纵火可谓是“一场公开的阳谋”,若当地政府对工程债务处理及时一点,若当地警方能提前引起重视,或许这场人间悲剧本可避免。愿伤者坚强,愿逝者安息……

1月5日早上7时,包工头马永平携带两塑料桶汽油登上银川市301路公交车。约3分钟后,他用打火机将汽油点燃,致使车上乘客17人死亡,33人受伤。在政府通报中,马永平是因承建贺兰县洪广镇移民安置区工程时与分包商发生债务纠纷,进而报复社会。但随着纵火者朋友圈内容的逐一曝光,人们发现,公交车纵火案或许本有机会避免发生。为讨薪,马永平曾爬塔吊,当地政府协调时承诺2015年12月31日前解决。但在马永平看来,这个承诺没有兑现。纵火前他还在朋友圈公开报复“目标”,家人曾两次到派出所报警,希望引起有关部门注意。事后看,这些努力都未能阻止事态发生。事后,当地组织基层逐一统计各村农民工被欠薪情况。

1月5日上午8时许,马永平父亲接到贺兰县洪广镇政府领导的电话,让过去领钱,说分包商的欠款筹到了。先后接到电话的,还有马永平欠条上的债主。
马父的第一反应是,儿子出事了。前一天晚上,家人发现马永平在朋友圈里留下绝笔信及一张公交车进站照片,所配文字令人背脊发凉:“宁夏银川公交车的几点火光……”他们立即在银川、石嘴山两地报警。
事后看,预警似乎并未受到足够重视。1月5日早上7时许,33岁的马永平携带两塑料桶汽油登上了宁夏银川市301路公交车,制造了17死33伤的悲剧。“钱要是早给一天,能挽救多少人命?”当天,在暖泉镇派出所得知马永平纵火,其父称绝望至极。老人想不明白,儿子为什么残忍地伤害那么多无辜的人。纵火案死伤者数据,别人提过一遍,老人便牢牢记住,他反复诉说为无辜者感到痛心。

到处烂尾的工地
包工头马永平走极端致17人死亡、33人受伤,工程款久拖不付是首祸-1
洪广镇安置移民小区工地。摄影/郭睿
1月7日,凤凰网走访洪广镇劳务移民安置小区,未见居民入住,门口挂着宁夏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条幅,里面四栋完工的楼房正是马永平承包水暖活的地方。一群年轻男性站在大门附近,看见生人走近便驱赶。
洪广镇安置小区另一侧的几栋楼房尚未完工。住在东侧毛坯房里的周某告诉凤凰网,安置小区有五期工程项目部,不同公司承建。马永平干活的是第一期工程。周某是第二期工程的材料员,与老板刘某是亲戚。周某说,第二期工程,土建老板刘某被拖欠工程款1700万,洪广镇安置小区的开发商为土木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土木基业将一品中堂小区房子以“房票”形式抵押给刘某,共计1670万。然而一品中堂房子处于烂尾状态,无法交易获现。洪广镇的第二期工程一共有11栋楼,尚有3栋因没钱而停工。五个工程拖欠材料与人工费共计四千多万。
丁成宝抵给马永平顶账的一套房,也是在“一品中堂”小区。凤凰网走访一品中堂烂尾楼所在地,发现20多栋楼空置,住在楼房里的工人小王表示,10月份封顶后,没钱发工资,现停工待建。小王今年22岁,三年前来此地干活,做技术,被拖欠工资已有五万。
一品中堂北面有四家开发中的小区,同样处于烂尾状态,共约60万平米。
包工头马永平走极端致17人死亡、33人受伤,工程款久拖不付是首祸-2
一品中堂烂尾工地。摄影/郭睿
附近简易房里住着数十位讨薪的农民工,来自四川或甘肃。四川巴中的鲁菊德带着十几岁的女儿住在板房里,被拖欠工资三万块,曾因去政府门口讨薪被城关镇派出所拘留十天,派出所找来包工老板协调,表示工钱给不了,可以给一千块回家过年,“一千块哪够啊,回家路费都不够,买猪肉也不够”。派出所的人表示,不要这一千块,一分钱都没有。

极端的讨薪之路
包工头马永平走极端致17人死亡、33人受伤,工程款久拖不付是首祸-3
银川北门旅游客运站大厅还张贴着警方的紧急协查通报
单看警方1月5日发布的协查通告,纵火者马永平像是一个经济富足的包工头,名下有3辆车。但其家人和朋友均证实,马永平只有一辆老款奥迪,两三年前花1万元买回来的,总出故障,维修不起便不开了。那辆奥迪至今仍趴在马永平家的院子里,上面落满了灰。
至于所谓另外两辆车,家人和朋友给出不同的推测版本:家人猜是马永平开亲戚的车出了交通事故后,用了自己的名字登记。他的朋友则说,欠债人曾折帐折给马永平两辆破皮卡,抵三五千块钱,但早都报废了。
他家里有一个小书房,墙上挂满了书法字画,书架塞满了书。家人说他不用去工地的时候,就闷在书房里写毛笔字。桌上摞着一叠裁好的方形宣纸,每张都写有一个大大的“佛”字,左下角盖着印章。
书法可以静心。但包工头这个工种,对马永平来说似乎特别闹心。建筑行业拖欠工程款是家常便饭。据银川晚报报道,银川市召开拖欠农民工工资整治会议,公布的讨薪登记统计数据显示:仅2015年1月至11月份,就有10155余农民工被拖欠工资近14.8亿元。
12月7日,为了讨要30余万工程款,马永平爬上了银川一座信号塔,他泼了一身汽油,扬言自焚。此事还被当地媒体报道过。
其家人称,他还在现场散发了“我为什么要直面死亡”的一封陈情书,一页纸。上面提到,他从2013年6月份开始带领工人在宁夏石油化工建设有限公司承建的贺兰县洪广镇劳务移民小区干水暖活,与分包商签的合同。之后出现债务纠纷,他自己垫钱、借高利贷给工人发工资。根据协议,这个项目总人工工资33万元。
知情人称,12月7日,债主丁某只拿来9.9万元,洪广镇镇委书记和新华街派出所的民警后拿来20万现金,劝说马永平下来。但马永平下来后,只拿到9.9万元。镇里向他承诺,会尽快协调丁某,剩下的钱到12月30日前支付。这9.9万元,马永平还了5万元贷款,剩下的用于补发工人工资。接着,他被行政拘留10天,12月18日回家。
朋友晓秋记得,马永平从看守所回家后,还曾请他帮忙操作还信用卡,之前为还债,马永平透支过1万元。其经济拮据的时候,身上连20块钱都没有。家人称,马永平离婚也与其借钱承包工程有关,且因为讨薪,他还被分包商的手下殴打过。
包工头马永平走极端致17人死亡、33人受伤,工程款久拖不付是首祸-4
马父请人代发镇委书记短信的底稿

未兑现的承诺
至2015年的最后一天,马永平仍没拿到欠款。家人反映,他给协调此事的镇领导打电话,人家不接。马永平几天以前就变得焦躁不安,他之前还向几名工人承诺,年底能结清工资。一名朋友回忆,12月28日看马永平一个人喝闷酒,情绪低落。马永平当天的朋友圈里写道,命运取决于政府是否兑现承诺。12月31日下午,马永平回家收拾了两个包,走了。
家人发现其留下的绝笔信,担心他走极端,便赶紧向当地派出所报警,希望引起重视。还是放心不下,马永平父亲尝试给洪广镇镇委书记连发数条短信。老人不会用手机打字,便先写在纸上,请别人代发。在1月2日的一条短信中,他说“……我发现他写了绝命书这次我担心不是跳楼而是要干别的 现在电话关机人不知去向 我怕他会干冲动的事 对大家都不好 我已经报警了 出了事你也有责任。”没有下文。
1月4日,马永平父亲到洪广镇政府替儿子“讨薪”,镇领导的回复是正在处理着,然后对方以要去开会为由坐车离开。当晚,家人在马永平朋友圈看到绝笔信和暗示公交纵火的照片。“以他的性格和所遭遇挫折,我相信他会干出那事儿。”家人向银川公安部门报警,负责承办的丽景街派出所民警建议他们到马永平户籍所在地报警。
家人强调马永平有可能会烧公交、搞爆炸或者杀人,但被告知“不知道到哪里找”。家人留有当时交涉的录音,认为“太荒谬了”,并委托马永平堂兄弟赶紧向石嘴山大武口公安分局报警。
马永平父亲设想,如果预警信息得到足够重视,拎着两桶汽油的马永平或许根本无法顺利上公交车。接到报警后,警方作过何种部署和预判,具体情况还有待官方披露。事后到派出所做笔录时,马永平家人听民警说,马永平约7点上了公交车,从上车到用打火机点燃汽油,大概只用了三分钟。随后从驾驶员位置车窗跳出,逃离现场。当天下午,在贺兰县某在建大楼顶,纵火者被警方抓获。1月5日下午,曾有民警到马永平家调查,只有马永平母亲在家。正在银川的马父通过电话质问民警:早干吗去了?他让老伴儿把民警赶出家门。
朋友回忆,马永平几个月前还提过,要准备考二级注册建筑师。马永平曾到日本进修过三年工程建造,拿到建造师证。在与之合作过的人说,马永平工程预算做得特别到位,人也老实,还是一个文化人儿。但在1月5日,他成了震惊全国的纵火嫌犯,一个用极端行为报复社会的人。
一名银川人在朋友圈中写道:“死伤者都是24到65岁的普通上班族,一大早告别家人,不辞辛苦,从银川郊县荷兰赶往银川上班,没想到竟然乘坐了一辆绝命公交。 “都是养家糊口的普通人,再怎么不能把你的痛苦转嫁到其他底层人身上。”一名伤者亲属说。她的侄女25岁,在火灾中重度烧伤。
包工头马永平走极端致17人死亡、33人受伤,工程款久拖不付是首祸-5
马永平离家前写下的书法
1月8日早上,马永平父亲把两袋子佛经和六尊佛像送到附近寺庙。这些都是马永平平日收藏积累下来的。老人说,既然出事前(神灵)没有感应到,以后也没有什么摆放在家里意义了。

银川讨薪之困
包工头马永平走极端致17人死亡、33人受伤,工程款久拖不付是首祸-6
宁夏自治区人民政府门外的讨薪人群。摄影/郭睿
1月7日,宁夏自治区人民政府外,再次聚集了数百农民工,拉起横幅,讨薪。这些农民工多数来自陕西、甘肃、四川等地,在贺兰、永宁、中宁等银川周边区县工地做工,平均被拖欠工资两万到三万不等。他们把公交车纵火引发的关注,当成一次机会。
包工头马永平走极端致17人死亡、33人受伤,工程款久拖不付是首祸-7
宁夏自治区人民政府门外的讨薪人群。摄影/郭睿
这些工人随后被疏散至自治区政府旁边的信访办,在信访办大厅靠近门口的位置,几个工人歪歪斜斜靠在棉被和行李箱上睡觉。他们已经连续讨薪几个月,已经在信访办大厅住了二十多天,希望讨回从2013年开始拖欠的工资。同样的聚集地还有银川市政府、永宁县政府、洪广镇政府等。
2015年12月16日,银川晚报报道,12月15日,银川市再次召开拖欠农民工工资整治会议。会议上公布了如下信息:“数字触目惊心。在过去的2015年1月至11月份,农民工到自治区、银川市讨薪上访共计689件10323人次,其中我市本级受理农民工讨薪案件504批8284人次,与2014年度相比,同比批次上升22.3%,人次下降42.1%,其中:集体访375批次7913人次,占讨薪上访总量74%;重复访288批次5715人次,重访率57%,涉及农民工10155余人,拖欠工资近14.8亿元。”
当地知情人士称,在辖三区两县的银川市,永宁县比贺兰县拖欠工资严重,而中宁县更严重。
仅以永宁县望远工业园区为例,宁夏三品电器设备有限公司在此占地218亩,于2013年承包给王建良、高万胜等9人组织施工队建设,并收取300万保证金。2014年工程封顶后,三品公司却并未按承诺支付劳务费、工程材料费、农民工工资,已欠款近5千万。包工者起诉三品公司至永宁县人民法院,判定三品公司支付欠款,法院审理中,发现三品公司占用地未办理《土地使用证》、《规划许可证》、《开工许可证》等审批手续,为非法项目,招商引资的永宁县政府,应承担责任。
此为银川周边工程欠款的冰山一角。

精彩推荐:
包工头马永平走极端致17人死亡、33人受伤,工程款久拖不付是首祸_1
包工头马永平走极端致17人死亡、33人受伤,工程款久拖不付是首祸_3
包工头马永平走极端致17人死亡、33人受伤,工程款久拖不付是首祸_5
扫码加入筑龙学社  ·  项目管理微信群 为您优选精品资料、免费课程、高端讲座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查看原图
分享
开始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