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小人物——我在建筑设计院的那些日子里(转载二)

发表于2016-04-13    1291人浏览    5人跟帖    总热度:955  

关注”筑龙结构设计“微信公众号 即送筑龙十大礼包哦!
091453ddzl7phruvappdh0.jpg.thumb.jpg
二.优秀建筑设计师是怎么练成的。

  这在这个行业里,我们称乎对方为X工,工是指工程师的意思,姓王就称为王工,称李就称为李工,称吴就比较尴尬了,称吴工(蜈蚣),男的姓劳也不好称乎,叫劳工(老工)。耶稣如果到我们这里我们也不叫他万能的主,我们会称他为“耶工”。哦,不对,“耶工”应该得称之为总工程师,“耶工”说要有光,就有了光,“耶工”说要有图就有了图,这个可以有,“耶工”说要出图就出图,这个可以有,“耶工”说要改图就改图,这个不敢有啊。
  那么如何才是一个好的“工”呢,也就是说如何判断一个设计师是不是好的设计师呢。
  一,是不是深度近视,或者眼部干涩,红肿,这是天天盯着电脑画图的职业病;二,皮肤过早的失去光泽,暗沉无彩,或者有不同程度的雀斑,老人斑,这是电脑辐射引起的,;三,脖子,背部是不是常常酸痛,或者有腰肌劳损,腰椎间盘突出之间的毛病,这是久坐引起的;四,头发是不是稀疏,或者秃顶,又或者白发丛生,这是用脑过度造成的;五,身形消瘦,或者体重超胖,这是加班熬夜,内分泌形起的。
  如果你满足以上二个条件,那只能是一般的设计师,如果满足三个条件可以称得上是好的设计师了,如果满足四个条件的话,那是相同难能可贵的设计师了,如果五个条件都满足的话,那可不可以把你的电话给我,我联系你,到我们院来上班吧,我们院正缺你这样子的人才啊。
  所以要成为一句好的设计师,第一,你必须有强壮的体格;二,你必须有超人的耐力,能够连续通宵三天以上;三,你必须有惊人的毅力,足以应对几轮的方案设计,施工图修改;四,你必须有牺牲精神,做多了不一定有钱,但是做少了钱是一定少的,要有为社会为祖国无私贡献白求恩似的精神。
  我们生活在一个什么都要快的年代,什么都要急的年代。什么都要跨跃式的方展,但是我们都忘了“步子跨太大了,容易扯着蛋”,建筑设计更是这样子,一个方案两周就要出,一套施工图一个月就要出,一个变更单半天就要,其实建筑是一个“功夫在诗外”的一个行业,你真学把建筑设计这门学问作好,得清心寡欲,不能有太多的功利心,别老想着挣买房,买车,养小三,有闲情去周游列国,去看看别处的风景,看看意大利的,希腊的,学贯中外,等你真正爱上这个行业了。等到你有心情把一个二层半的小别墅做好,不到一百平方的教堂做好就有点希望了,最好你还是别在设计院待着吧,在设计院会把你烦得头都大了,你一定要辞职,对了,你可以学打拳,打拳完拿到了奖金,你去把意大利的教堂都给看一遍回来就有所启发了。什么?问我什么时候有时候去意大利看看?哦,等我这套图出了再说,人家下周急着要。
  现在,我正坐在座位上,用手按了按我的脖子,哎,脖子又硬又酸,老了,真老了,再过几年我也就画不动了。这行其实是吃青春饭的,再过几年经验也累积到了头,我就真不想画图了,看看能不能考个证,拿到建筑师证,我就专心帮人把把关,不画图了,也实在画不动了。 
  我们做的那个项目的修改意见下来了,我惴惴不安地看了意见。长出一口气,还好,意见没有几条,总的户型没有大的变化,主要的修改就是A户型的卫生间洁具摆放位置变了,窗户统一作双开的,之前是有单开也有双开的;B户型的主卧室增加了卫生间;所有楼的一层入口门厅要做得更大气一点;所有楼梯间还要尽量压小,休息平台从一米三改到一米二;阳台则进深增大了,由之前的一米五加大到了一米八。
  我坐在电脑前,大呼:“谢天谢地,祖上烧高香了,改得不算多,太好了,基本没变。”
  对于建筑的改动不大,可是设备和结构的跳了起来了。
  隔着好远都听到设备设计和结构设计的小伙伴们在问候甲方的家人了。
  我们的公司在一个大空间里办公,办公分隔是这样子的,一进门是前台,从前台进来就是我们的大办公室了,总共六十几号人都在这里办公,齐刷刷的过去,都是座子,我们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依次排开。办公室里分成四个所,结构所,机电设备所,土建所,方案创作所,这么一个大办公室里找人很好找,很容易沟通,也就是说有什么事情,你很快的就会有人直接找到你,你一点回避的空间都没有。
  于是,很不小心的,我看到了美女王真真拿着意见书向我的位子走来,她的眼中几乎要迸出火花来了,我就知道,惨了,这妹子真心不好对付啊。她把那意见书拿在手上拍了拍,仿佛那意见书简单就是一把狼牙棒啊。
  王真真是设备所的水专业的设计师,这一次的水施图就是她画的。其实她毕业差不多四年吧,年纪大点的都明白了改图是再正常不过的,改久了就麻木了,我喜欢和她的老大郭菲配合,郭菲见了修改意见总是拉了很长的音,懒懒地说:“说吧,要我怎么改,你们放话吧。”极其配合。
  “这次这么多意见啊,不知道你们建筑怎么搞的,这么多卫生间的器具移位,你叫我怎么画,水管都没地方布了,还有B户型的主卧室怎么增加一个卫生间出来,本周就要出图,你不是要改死我吗?你们建筑老这么变来变去的,叫我们设备的要怎么配合你们啊?”她是不是来自四川,我不太清楚,建筑设计院里的女生一般都比男人强势得多,她们个性都很是彪悍,有强烈的保护自己的倾向,在设计院这个野生丛林里,男生都是比较多的,所以女生常常把自己的獠牙外露,说起话来也都同炮弹似的,人人是小辣椒。倒是男的设计师,一般都比较娘,不,叫做变通,擅长以柔克钢。
  没办法,这个行业哪个不是把女的当男的使,男的当牲口使呢,使久了女的一股阳刚之气,而男的一股奴才之气啊。
  “别生气嘛,这又不是我能够决定的,是甲方定的,你以为我想改啊,要是我能做决定我是肯定不会改的,我们不可能给你制造麻烦,因为那样子也给自己制造了麻烦,之前我们提的那版图,B户型里的主卧室是没有卫生间的,因为没办法采光,甲方也说没办法接受暗卫生间,这一次反而要加卫生间,他们老总坚持要加,暗卫可以接受了,听说那个甲方还指责我们建筑的,为什么主卧室没有卫生间,你说我有什么办法?”
  “做这个项目我真是累得半死,一个空调的冷凝管都换了好几个位置,我拜托你们建筑的定好了位置了再给我行不?”王真真说。
  “甲方不希望空调管外露嘛,那是我们画施工图时候配合的事情,又不是这次要改的,你就别提这个啦。”
  王真真睁圆满了眼睛,张大了口,像是要一口把我吃进去似的,她口中喊着:“这次饶你不死,下次再这么搞,把你碎尸万段”说完猛一回头,头也不回的走了。
  结构的王工也过来了,“阳台不敢做这么大啦,我力学模型都建好了,你这样子搞,我模型都要重新建。等于要重做啊。”
  “没办法,阳台面积算一半,楼梯缩回来的这几平方,甲方不可能要亏了的,只好找个地方再补上去了,加在阳台是最合理的地方啦。”
  “好吧,好吧,你尽快把图提给我吧,我那里还有一堆杂事要处理的。”
  “好,我一定快给你”我说,“好,我下午就改完给你们了。”
  “马上,尽快”结构的王工大喝。
  看吧,做建筑的是各专业中的所谓龙头,但就是这么倒霉,因为工程上有什么事,第一个找做建筑的,很多不是我们的责任的我们也要抗着。
  我曾听说搞建筑设计的一位前辈说过,他说,做建筑首要的任务就是背黑锅,甲方,各专业都会丢个黑锅给你背的,起初你会觉得很委屈,但你背久了就不会觉得委屈,因为你背着背着就习惯了,再到后来,你还会主动的要求背黑锅,一见到黑锅你就很高兴,大叫一声我来背,那时候你才会成熟而稳重起来的,现在你还是太嫩了。
  那位前辈常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无论怎么说,这个项目建筑设计的首先要负起责任的。”
  真是一语中的啊。
  我来这家公司第一天就给我们现在的这个李总上了一堂课,当时他趾高气扬的说:“做建筑的,是各专业当中的龙头,龙头要带好领头的作用,不能随便舞来弄去的,所以不论是做方案还是施工图第一个原则就是要坚持,只有把原则坚持好了,才有可能得到别人的尊重,不能改的图坚持不能改,要不然人家就会轻视你了。”
  “嗯,是的,李总说的对。”我很高兴听到这句话,来这家新公司真的不一样,真的和外面的那些设计院不一样,有新气象。
  接着李总接了个电话,我就彻底傻了。
  怕是房地产打来的电话吧,明显就是。因为李总接起电话来的口气不一样了。“是的,怎么会不给你改呢?我们没有配合你们的工作?不可能的,我们都合作了四年了,合作了三个项目了,你哪次要改,我们院里的人不配合你的,跟我说,我马上开除他。嗯嗯嗯,原则是原则,但也不是不能变通的啊,”
  李总挂上电话后,我张大了嘴,久久不能合上。
  其实,我也想坚持原则,但是对甲方很难坚持,说实在的,甲方根本就不听你的,所以我们和他们沟通,都要很小心,常常要给他们分析利弊,但是他们要是坚持往弊的方向走,你也很无奈。所以只有好业主才有好设计。业主的品味很大程度绝对了这个项目的设计风格和品质。至于在院里面,和别的专业沟通的话,我也会坚持,但是院里面的人,大家都这么熟了,都知根知底了,俗话说太熟了不好下手啊,你也很难板起脸和他们呛,退一步海阔天空了,各个专业之间都常常要沟通的。
  所以搞建筑的天天听着各方对你的吼叫,早都耳朵起茧了,你会仿佛看到一只苍蝇,不,是一堆苍蝇,在我的耳边绕绕的,天天,月月,年年。
  有办法不?没法子,干一行爱一行吧。
不行不行,发什么愣啊,我得先把这个项目的图给改了吧,要是下午没给改清楚,给结构和设备的同事提图出去,我又要找骂了。
  我默默地打开我的文件,看到我的图名,我都快傻了,文件名是这么起的,甲方确定版一,甲方确定版二,最终确定版一,最终确定版二,最终改版1,最终改版2,坚决不改版1,坚决不改版2,打死不改版1,打死不改版2。3,4,5。
  我仰天长叹,又起了一个图名,叫坚决打死不改版。其实院里有一个规定:“请按日期保存每天的图纸修改”原因就是随时要找修改的图纸方便些,所以我们起的图名都是带日期的,比如:“金色花园二期5#平面图XX.09.15。之类的。
  “烟没了,要根烟抽吧。”我们方案所的一个同事来到我这里,我一看原来是“诗人”。
  “诗人”姓施,名仁,我们都叫他诗人,好像他大学时侯真是个文艺青年,搞过学通社,呤(淫)得一首好诗(湿),玩过音乐,组过乐队,正所谓吹萧弄玉的,也泡过不少的妞的,我见过他以前的相片,一头飘逸的长发,长可过肩,看起来极为酷。非常有范儿。
  如今结了婚,有了孩子,长头也没了,头发理成了平头,还特别的稀疏,酒吧也不去了,找他打个台球他也不答应,口头禅是:“我老了,不是小年青了,还是加班赚点钱养家糊口吧。”
  来到公司阳台,俩人抽了个烟。
  我说:“你搞方案创作应该是比较有意思的吧,哪像我们施工图,极为枯燥”,诗人现在是方案所的副所长。
  我们搞建筑设计一般是这样子,先搞出建筑方案来,再搞初步设计,再画施工图,然后出图给建设单位,然后施工。我现在就是分配到施工图的这一个所里。
  施仁说:“搞个毛,你以前又不是没搞过方案的,不要亏我了,都一样,都要折腾,现在甲方的意见和规划局的意见根本不一样,南辕北辙的,立面风格甲方要现代的,规划局的意见是要中式的,照甲方的意见做,规划那里根本报不过,照规划局的意思,甲方那里又不答应,只好找一个折中的立面风格,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哎,真的不好搞啊,效果图都做了四版了。我夹在中间实在两头受气。院里的领导对我的工作也不满意,觉得我费了太多时间在这个项目上了。还有,另一个项目的,我做方案改了十几版了,耗了大半年,结果那老板看了看,只说了一句话,就用第一版的。我差点晕倒了。”
  “这样子也是没办法啊。”
  施仁接了个电话,
  “林董事长,不是的,我们那个项目的图纸深度还差了一点,还要再深一点,明天一定送审,送审一定会通过的。”
  我清楚的听到那里的声音,声音好大的,“干,不够深,我这里好多挖掘机,你可以调几辆去。”
  施仁苦笑不得,说:“嗯,是图纸的深度不足,就是说图纸还不够详细,和挖掘机没什么关系。”
  施仁挂完电话,说:“真是个土逼,可惜我们只能在这帮土逼底下仰人鼻息的生活。”
  我问:“什么项目的?”
  施仁说:“梅林酒店改造项目的。“这个项目真不好搞,我有点担心,说不定有人会死在这个项目上,不一定是我,但是我们的所现在正在一个头两个大。”
  诗人把烟丢了说:“我手上不只一个项目啊,我现在天天跑效果图公司,效果图公司的人倒是很爽,反正他们是改一次收一次钱的,他们乐得叫我施工,一口一个亲热。”
  “嗯,效果图的真是爽,咱们改死了也没用,他们倒真的有钱赚,哎,那你就快点整啊,整完了就过去了。”我说。
  “你以为我不想啊,但是我也没有办法,关键是甲方对这个项目不急,所以甲方有时间和你磨这个项目,慢慢磨,磨到你心力交瘁。如果有一天我呕出十碗大血而死,你可别吃惊啊。”
  “别,明丽花城的扩初图先给我,你再死行不?”
  “靠,没人性。”施仁说。
  诗人说:“你们那个项目怎么样?又要改?”
  我说了一下情况。
  诗人说:“你那还算好的了,做另一个项目,国际商城的同事就惨了,我听到他们从会议室开完会后,就一阵鬼哭狼嚎,听说甲方也是临时通知要改图,本来听说是只改了一点点,意见下来,才知道,整个方案都改了,什么都变了,因为是大型商业MALL,商业的业态变了,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变了,商业规划变了,整个防火分区也变了,疏散梯也变了,那我们之前做的那些工作都成了无用功了。做施工图的同事们太惨了,而且图根本还没出,照我们院里说了,还没出图的不算工程量,那我们以前做的那些工作,一分钱也拿不到的。”
  “这样子啊?一分钱都没有?会补助点吧?”我说。
  诗人说:“当然是这样子啊,你以为啊,其实都一样,你才来公司半年,这家院是这样子给你算的。”
  我说:“是啊,以前我也在别的院干过,别的院平时发得少,但年底可能会多一点,以前那家里年底给得实在少太了,又累,所以我走了。这家院平时倒是发得多一点。”
  诗人鼻子里“去”了一声说:“谁说我们平时拿的钱多?我们是算总工程量的,平时每月分给你的都是预发给你的,到年底算工程量的时候再给你扣完,所以别人上班是赚钱,我们上班其实是亏钱的。做一天亏一天,做一个月亏一个月,要是院里没有工程量,年底一结算,不但没有奖金,你倒欠院里面钱都有可能,我们院有一个专业的名词叫:“负产值”。也就是说,你还欠院里钱呢。大过年的,别人拿着钱欢欢喜喜的过年去,你还不能走,还得把你以前在院里领的钱,给一分分给吐出来。”
  我说:“每个院都会算产值我知道吧,但不会吧,负产值还真会给你扣回来?累死累活干了一年还倒欠院里钱”
  诗人说:“一般是不会把你的钱再拿回来的,毕竟发到你手上了,这是不会发生的,但是,要是真给你算负产值出来,你年底就没有奖金了倒是真的。”
  我说:“哎,看来以前那几家院倒也不一样差。”
  诗人说:“我来这家院三年了,我还不清楚吗?天下乌鸦一般黑,你出了狼穴还会进虎窝的。到哪个院其实都一样,天下乌鸦一般黑的,你来这家院之前,刚刚大换血,有一大帮老员工刚刚走,为什么呢?还是不因为太累了,结果年底还没发什么钱来,所以都走了。”
  “哎”,我长叹一声,“早知道就不来这家院了。”
  我是怎么来这家院的呢?没办法,还不是着了我以前同事的道了,我以前在上一家院里,院里面规定得比较死板,打卡制度十分的严格,早中晚都要打卡,也就是说,晚上一定要来上班,迟到扣钱,早退扣钱,忘了打卡也扣,我以前的同事跳槽到现在的这家设计院里来,有一次,给我打电话叫我跳到他这家院里上班,我问他说,这里累不累,他说不累,我说加班不加班,他说不加,这里都自由加班,我说打不打卡,他说有打卡机,但是不打卡也行。我就来了,结果来了后才知道,自由加班就是天天加班,不用打卡是你根本如果你晚上一两点才回家,早上可以十点来的,如果你天天加班的话,当然不用打卡啊。
  真是太坑人了,不过这行都差不多,到哪儿都要加班,如果你晚上十二点回去,明天你都不好意思说你加班了。只有更累,没有最累。

转载自:天涯社区 楼主:司土洋葱
★★★ 资料推荐         
★★★ 绝版秘籍

混凝土结构设计必备技能

PKPM SATWE参数设置及计算结果分析详解

博文底部 logo色-结构副本.jpg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发表于2016-04-13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10

2

持续更新中  敬请期待哦!

 发表于2016-04-13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10

3

很真实啊。

 发表于2016-04-13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10

4

很多但是很真实~

 发表于2016-04-15   |  只看该作者      

5

文章写得很不错哦

 发表于2016-04-30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10

6

这太正常了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