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

发表于2018-12-07     2409人浏览     1人跟帖     总热度:448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

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MARC FORNES是谁?先不急着解释,其工作室 THEVERYMANY是一家位于纽约的艺术和建筑工作室,专注于将独特的空间体验与超薄轻质结构结合。第一眼看去,一个个充满奇异、魔幻感的建构不论是造型还是颜色都非常地引人注目。仔细研究,发现它们的结构支撑体系是通过极薄的材料,并且运用一种他们自己发明的“结构条带系统”将许多零碎的部件组合在一起,建构的目标也是将许多元素,诸如形式、结构、体验统一到一个整体之中。工作室的名字-The Very Many大概也可以从这个角度理解吧~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

 THEVERYMANY部分作品图集


THEVERYMANY的主持者Marc Fornes在英国、美国及法国都进行过建筑实践,曾就职于包括SOM, Ross Lovegrove并在Zaha Hadid事务所担任过项目建筑师;Marc也参与了许多教学活动,比如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生studio,以及与Patrik Schumacher一起参与普林斯顿、哈佛GSD、密歇根大学的教学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2


Marc Fornes带领的工作室的设计研究深深植根于计算设计和数字建造手段的发展。THEVERYMANY展现了一系列研究,不断推进新的参数化成果,并在建筑及其他领域实施复杂的技术。每个项目都会基于先前的成果进行深入,并通过代码和计算方案进一步研究设计,以探索一种新方法,能将复杂曲线的自支撑表面转换为一系列扁平元件以实现高效建造。在过去的十年中,该工作室发明并进一步开发了“结构条带”技术,这是一种让定制设计的零件可以形成复杂的自支撑曲线表面的建造系统,突破了形式、结构和空间的限制。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3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4

THEVERYMANY部分作品图集


该工作室采用独特的设计和建造方法,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等地设计并建造了一系列“爬行装配体”——艺术与建筑尺度之间的奇幻结构,将表皮、结构和空间体验融入单一系统。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5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6


THEVERYMANY工作室的作品特点主要有以下三点:


1. 原型建构——基于条带的材料系统


THEVERYMANY采用编码式的计算设计,他们的方案明确地写在文本文件中,在计算语法(Python)中表达,调用词汇或来自外部库(Rhinocommon)的方法,最终在软件环境(Rhino3D)中执行。这些方案是通过数控参数定义和驱动的,因此是精确的,但是从设计的角度来看还要求为探索和发明的目的留出惊喜元素的空间,因此他们编写设计的计算方案经常包含一个不确定因素,即为“拥有精确的不确定性的方案”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7

THEVERYMANY项目技术节点图解

经过不断的建造探索,THEVERYMANY将注意力集中于高性能的自支撑结构,这是十分有利于成本效益的,基于最大化表面或体积的整体双曲率的原理,超薄自支撑结构的高性能得以实现。然而,仅有双曲率本身是不够的,虽然Frei Otto的研究表明肥皂泡的结构模型比盒子更高性能,但如果放到建筑物的大小,这种模型的性能相对较低。因此尺度很重要:在建筑尺度上的双曲线通常可以近似为直线或平面的复合,因此必须通过材料厚度或者在主动张力的情况下得到补偿,重型桅杆可以维持拉力,比如奥托的慕尼黑体育场(1972年)。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8

慕尼黑体育场

通过重组产生的线性条带的材料系统的问题在于,虽可在每个条带内选择最佳拟合行为(例如根据曲率),但是不具有整体性。因此发展出基于多代理的系统,引入多种竞争规则来进行总体决策,条带之间存在紧张的竞争关系。这些代理的轨迹一旦转换成几何形状(具有诸如相对宽度、厚度、技术性和其他细节的属性),就可以在片材内被数字切割成线性条带。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9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0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1


2. 着色与色彩(大胆用彩色)


“着色”是在多组零件中应用多种颜色的程序艺术每个部件在专门的商店的受控环境中被涂成单一的纯色,并进行机械组装。该方法允许在节奏,周期,对比度上精确展示的可能性。着色从场地开始 ,将周围环境作为调色板,通过颜色调节作品在场所里的突出与融合。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2

THEVERYMANY在用色方面一举摒弃了建筑师常常喜欢的黑白灰色系,颜色也是建筑所需要考虑的重要的因素,颜色代表着建筑面对场地的展现的态度。


3. 体验制造厂


从研究的角度来看,THEVERYMANY的工作主要聚焦于,通过研究平面条带以及它们的实体重组成自支撑的双曲面,创造因此无需昂贵的模具或临时脚手架的描述网格几何的算法。他们得到的成果是让人们完全身临其境的体验、参与、玩耍和迷失自我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3


接下来就让小编带大家一览详细的作品介绍吧!




拓扑曲面系列



最小|最大 MINIMA | MAXIMA(2017)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4


「最小值 | 最大值」是2017年阿斯塔纳,哈萨克斯坦世博会的展馆,是MARC FORNES/ THEVERYMANY最新的结构条带 “爬行集合体”。在世博会的繁忙场地中,这个永久性的装置提供了一个沉思的场所。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5


从数字几何到建造实体,最大的挑战莫过于使用建构的语言去描述形式。十几年前,THEVERYMANY发明了一种描述与建造形式的独特方法——结构条带。将曲面细分之后得到的单元具有独特性,总数的无穷尽为实体组装带来了噩梦。而THEVERYMANY的方案则基于重组原理:根据所选标准(例如最小曲率的较小元素)对曲面/网格进行曲面细分,重新组合成较大的集合——比如条带,而不是接受独特单元之和作为材料系统。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6


为什么对所有年龄段的游客而言,接近这个结构装置并与之互动似乎是本能的?人们感受到探索并且视觉漫游的冲动。游客拥有孩童般的好奇,无需关于概念的说辞,而是去调动起我们感官的强大力量。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7


例如,一个人将身体折叠在基座的褶皱内,让身体曲线形状与结构本身相匹配。进入它就好像被运送到一个奇异的未来,一个科幻小说世界中,将注意力从世俗中移开,并在内部感受到一种奇迹。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8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9


像硬币一样薄(6mm铝材)的最高的建造——挑战我们对结构和空间的理解。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20

这个面是超薄的:铝材仅厚6毫米。如果把一个鸡蛋放大到与装置相同的高度,甚至鸡蛋壳会更厚

在结构的底部,滚动表面开始轻柔地起皱,其曲折的角度在与地面相遇时轻微上升成完整的褶皱。这种视觉的过渡——从褶皱底部到光滑、连续的双曲面——是微妙的,其结构性能在达到43尺(约13m)高度时得到彰显。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21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22


该项目运用一种多层复合材料:三层扁平条带(白色与白夹粉红色)串联构造,相互支撑,凭借曲率不断升高。每一层都不是独立存在的,都有助于统一整体并从中受益。每层的条带相对彼此垂直地移动,从各向同性材料,例如铝(材料的性质在各个方向上大部分相同),产生各向异性复合材料(复合材料的结构性质取决于方向)。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23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24


该系统需要与纤维技术进行比较,但其独特之处在于,与纤维不同,每个单独的部件不需要处于拉伸状态,并且它们的加工不需要任何模具或临时脚手架。同时这种复合系统是机械粘合的,允许在建造期间进行重新组合和校正。

 

布尔运算 BOOLEAN OPERATOR(2018)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25


为了举办金鸡湖双年展,MARC FORNES在苏州中心的广场上安装了一个大型户外凉亭。其起伏的外壳打破了常规,它似乎从地面起泡,或从天而降。这种构筑既有大尺度又十分精致(比如其白色铝合金),整体轻薄地落在超薄边缘上。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26

布尔运算符 – 以这种确定语句,几何或形式之间关系的函数来命名此项目 - 与周围的城市肌理不同,这种奇特的构筑物投下了奇怪的阴影,它似乎在壳体背后藏了什么。


我们的旅程在第一步开始:你越过门槛,内部气氛的戏剧性让你感觉似乎已经瞬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极薄的外壳将你与外边熟悉的环境区分开来。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27

就像在晴朗的夜晚看到满月一样,你开始观察它的表面,它不规则的陨石坑和可能的深度。你将被吸引并准备进入其内部空间


在光线漫反射影响下,人们能看到细节但又难以聚焦。连续的表面从柱子延续出来,这些柱子可以剥开,形成封闭的壳体。外围护和结构支撑之间没有难以明确区分,但两者都是由连续面构成,自始至终都是自我支撑的。这种关系非常奇妙:柱子内部反而是整个壳体的外部。在曲率最小的地方,铝制零件厚度为1mm,在较大的跨度上达2mm,结构对地面控制在仅有轻微的影响。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28


你必须让你的眼睛适应这种分辨率,分散焦点,仿佛在一个无边的空间里。双曲面不会产生规则的阴影,为给眼睛感知它的尺度或深度带来困难。感知空间的唯一方法是穿过它。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29

你行走的蜿蜒小径不是被刻意设计的,而是由一道光线所暗示,在你自己的探索地图上绘制而出


这个设计灵感来源于《海底两万里》中的场景。柱子分支并重新组合成球状壳体,使得建筑物可以容纳攀爬,躲避,跨栏,躲迷藏等活动。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30

空间的设计灵感来源于《海底两万里》中的场景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31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32

儿童是这里最好的探险家,而父母也想知道这种结构如何在这么薄的情况下进行支撑


表皮上的一系列开口也是一种探索的结果。计算程序的爬行代理在球形网格中找到它们的路径,在一次通过中留下一条非线性条带,在另一条带中留下它们之间的孔径。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33

流动曲线的两个方向来自对数字三维几何的结构分析,代理确定方向适应性以及条带的最大长度,以便它们可以在传统的铝板上被切割。


类似的还有THEVERYMANY工作室于2015年奥兰治县会议中心 - 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的「量级之下 Under Magnitude」,是继Marc Fornes发明了“作为结构条带的计算网格”之后的进一步探索,将超薄壳体作为结构元素。该网格将悬挂在OCCC的大厅内,通过创建较低的“子天花板”来改变大尺度空间的体验。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34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35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36


以及2014年纽约的「情境室 Situation Room」,那是一个轻巧、超薄的自支撑外壳结构,并有艺术家Jana Winderen进行声音设计。整体形式是由二十个直径递增的球体组成,结合起来形成一种带有紧张感的包络,一种在已知的舒适与未知的不安之间的崇高对话。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37


在结构表面上传播的十个声道的共振声音增强了空间体验,系统的程序设定为作曲家和访客都能提供大量的音乐工具空间包络、声膜、结构性能、装配部件和分布式照明是统一的,并通过一层霓虹效果合并在一起,模糊了人们以往的感知。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38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39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40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41



非线性/线性 NON LIN / LIN 

(2011 & 2018)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42


非线性/线性」建造于2011年,是早期原型建筑研究的代表,在过去几年中已经进一步细化为大尺度建造和建筑环境研究。在2018年的五个月里,「非线性/线性」再次向公众展示——这次是在布鲁日Grootseminarie举办的第二届艺术与建筑三年展。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43


该装置是FRAC系列其他建筑作品展览的核心,液态建筑(Liquid Architectures)由Abdelkader Damani策划,以活泼、流畅的形式宣示三年展的主题。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44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45


今年夏天,「非线性/线性」将占据布鲁日Grootseminarie的中殿,这是一座17世纪的西多会修道院。三角形的平面里,这件作品沿着圣所的主轴线扭曲、展开。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46


当你接近它时,由于单一的着色与光线漫反射,你无法确定结构的深度,你必须漫步在它的多孔枝丛中才能感受到它的尺度和深度。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47


连接部件之间的开口可透入上面的天窗的光线,交替地将阴影和斑驳的光线投射到其内部。这种错综复杂的体验具有漂浮于梦幻般的珊瑚状结构的感觉,并且这个装置的衍生物(光、影、氛围灯)给人的感触胜于其任一个体元素。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48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49


在数千个单独的零件中,570个组件预先在40个模块化部分中组装。这个四米高的结构可以拆分并在不同的位置重新组装,实现超越其材料质量的轻盈感,并成为移动性建筑的范例。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50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51


「非线性/线性」是一个原型,它参与了一系列被称为基于文本的形态学的建筑实验。除了对形式的视觉感知外,原型还是通过自定义计算程序开发的建构形式。这些程序的参数基于找形(表面松弛),形式描述(线性元素的组成),信息建模(重新组装数据),层次结构(分布式网络)和数字建造(生产逻辑)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52


非线性结构:展馆的形态源于“Y”模型。三个部分的关系模型不能通过单个双向表面(即:Nurbs曲面)进行形式化和描述,目前Nurbs曲面仍然是一个主要的媒介。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需要解决变化的形态学模型并引入分裂或重组。范式要从线性空间转变,不仅是在形式层面,还是为了适应多种社会情景。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53


形态学的戏剧性变化:从网络到表面。这种原型结构研究从一种状态到另一种的转变。结构网络内的构件正在打开并重新组合成更大的孔,而它们的反面提供密度增加,为人们带来围合感。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54


从描述几何到并行搜索:自定义计算程序将展馆的结构描述为一组线性可展开元素。然后可以展开那些奇异元素并从平板材料中切割出来。由于模型的非线性特性,这种离散化过程不能全局应用于形态学,而是需要搜索过程。由于分布式网络中缺陷会重复发生(具有不同分支数量的节点,改变双曲率类型,变化半径等),全局应用策略将失败。本地应用程序策略将沿着表面分发具有本地“搜索行为”跟踪的代理。这些代理将根据本地决策提供即时解决方案,同时与其邻近的代理不断通信。然后可以将这组信息转换并实现为一系列路径或条带。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55


从大规模定制到高度形态差异化:对这种原型结构的精确描述需要大量的元素,而且形态上极其不同。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56


从整体计算代码到一系列程序:个体形成过程的这种二分法允许多个代码的并行展开。在任何决策过程中都强调了这一过程的一个重要优势,允许进行额外的测试、跟踪和一系列变化。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57


从精确的虚构回归到幻想:该项目影响其参与者,同时影响着限制、过滤和空间深度的基本概念。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58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59





拱壳系列



双曲面 HYPARBOLE  (2017)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60


罗德岛学院美术中心于2013年举办了一个当代公共艺术项目的竞赛,我们的胜出方案是一个更新了20世纪计算生产范式的结构实验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61


学院是一个充满探索与实验的地方,HYPARBOLE坐落在此极为合适。该结构建立在多年的研究基础之上,并进一步发展了工作室将结构、形式和体验统一为连贯材料系统的研究。在一连串的绿色曲线中,HYPARBOLE成为开展创意实践的入口。在美术中心的入口处,这个展馆为工作室人员、教师和校园游客提供灵感。它的顶部开洞在22英寸的高度,3mm厚的铝板在底部仅与三个厚4-12厘米的混凝土基础连接。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62


为了在最小化制造成本和装配时间的条件下获得此高度,THEVERYMANY基于有效的几何参考设计了表面拓扑。 在Felix Candela巨大的抗重力混凝土外壳中,我们基于他的研究,即双曲线几何可以在结构、美学和经济上具有优势。我们的处理方法是将他的钢筋混凝土换成我们标志性的铝单面。通过探索,我们强化了这种建造设计将结构、形式与效率协同作用的能力。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63

 

马鞍面 HYPAR:

马鞍面是一个三维双直纹曲面,可以使用无限平面、线性元素来描述,这些元素可形成一个光滑连续的表面。


Felix Candela在他自己设计的结构混凝土外壳(厚达4厘米)中使用了双曲面几何学,证明了线性建筑模板的材料经济性。虽然有许多项目将马鞍面作为设计的前提,特别是在20世纪中期,但当时常用直构件用作模板和加固零件,很少在连续抛物面上留下一组铰接线。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64


我们对马鞍面的实验保留了这条不可见的线,并且重复它,让众多元素的集合可以被视为一个整体。尽管这些元件是独特的,但它们可以有效地嵌套在一片扁平材料上,以实现更经济的制造工艺。

 

超薄马鞍面原型化 PROTOTYPING THE HYPAR, HYPER-THIN

我们进行了三个单独的实验,测试扁平型铝构件在自支撑双曲抛物面中构成两个曲率方向的用途。每项测试也符合Candela的原则,即设计和建造要在材料和劳动力的效率与效果之间取得平衡。我们提出疑问,当材料厚度减少到几毫米时会发生什么?超薄双曲面有什么新特质?

 

我们的第一个原型反向排列了两层超薄铝条带,并使用铆钉将它们粘合在一起。该系统由一系列铝条组成,单个铝条刚度不是特别大,但在组合时可大大增加刚度。 




虽然超薄自支撑结构的性能通常通过使用双曲率来实现,但我们发现双曲面表面上大多缺乏双曲率。鞍座处的刚度没有延伸到垂直侧面,并且破坏了这个原型的结构完整性。这些准平面区域不承受水平力,例如会影响壳体结构尺寸的风载荷。与以往的假设相反,几何形状对刚度无帮助。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65


关于表皮深度的实验 EXPERIMENTS IN SURFACE DEPTH

在我们的第二和第三阶段实验中,我们试图通过表皮深度增加刚度,在两个薄铝层之间增加更厚的构件和间隔元素。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66


结构深度分为两层管道,并在其交叉处进行处理,以便固定到位。虽然可以快速完成装配,但是大量的应对细节会增加制造成本,不利于在严格的预算下进一步开发原型。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67


分层的结构深度:间隔的横截面模型需要从铆钉过渡到两件式螺钉,这不仅使制造和装配复杂化,而且将成本上升到总预算的三分之一。扭曲条带的两端导致极端扭转,产生难以对齐的问题,使原型无法组装。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68

 

在实现结构性能的同时,这些实验又失败了,因为经济性。


「HYPARBOLE 双曲抛物面」是通过将褶皱与马鞍面曲率相结合而计算出来的。这一系列的峰和谷引入了表面的结构深度,而不会增加厚度、增加硬件或使组装过程复杂化。褶皱也易于拆分为可展开的元素,由此进一步简化了生产和装配。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69


 THEVERYMANY在许多项目中开发的结构褶皱是一种创造性的设计解决方案,使得双曲面可以变的超薄。将582个3mm的主体条带,6mm的锚条带和12mm的锚板从铝板上切下,并使用10082个铆钉固定到相邻部件上。在整体上实现了复合曲率。3037平方英尺的结构通过重叠的铝元件,作为统一的结构系统一起工作。

 

其孔隙度为结构增加了复杂性,带来清晰感和轻盈感。

 

在双曲面表面的图案遵循模拟的力流进行切分


过滤的光线不断改变内部的氛围:它会根据时间,位置,轨迹,高度和速度对你产生不同的影响。这种光的作用使表面出现动态变化,成为公共广场的聚焦点。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70

该项目有多个角色:艺术作品,标志性构筑和罗德岛学院的视觉形象。它异形的形式可进行不同的比喻:精灵的魔法灯,海洋生物,褶裙。




蛹形剧场 CHRYSALIS AMPHITHEATER  (2017)




大约95%的时间里,位于马里兰州哥伦比亚梅里韦瑟公园的新圆形剧场都处于荒废状态。与其等待官方活动,不如通过提供全天候体验的设计来最大化挖掘剧场的潜力。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71


不仅只是提供一个目的地,还有考虑早晨跑步者、周日行走者、下午骑行者的体验,以及任何为了一个节目而来的人。它是一个蛹,是一个在公园的展亭、建筑构筑、树屋和公共艺术展亭,准备好在任何一个时刻参与并激活人们的活动。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72


每个拱都提供特定功能

该项目的主要设计目标在于,创造一个标志性和体验式设计,同时满足剧院功能的标准要求。策略是设置一系列的连续拱,这些拱在尺寸上、功能上都有所不同,并且还是一个结构系统。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73


最大的拱形舞台Stage Alpha,其尺寸和结构适合官方大型活动,包括音乐家表演(可以满足音箱设备和照明设备的要求)。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74


紧邻主舞台的是Stage Beta,这是一个举办小型社区活动的场所,它提供舞台、设备、照明和休息区,适合较少人使用。从地面上升过渡到舞台Beta的连续台地创造一个新的建筑地形,公园游客可以坐在那里,或者站立和玩耍,并且可以作为一个更随意的“演讲角”舞台来激活使用。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75


构筑物后部的拱门主要是卡车装卸口、大型楼梯入口和景观阳台,在演出期间作为艺术家的后台区域。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76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77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78

 

轻盈的支脚

为了获得轻盈和有机效果,以呼应拥有茂密树木的公园环境,该工作室采用了以结构为导向的设计方法,这建立在他们十多年对轻质结构壳的研究和开发基础上,将形式、结构和体验统一到一个整体系统中。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79


「圆形剧场」同样是通过将数字网格绘制成平面而生成的,并且所有部分都被转换为一系列差异化的弹簧系统,然后进行膨胀。将褶皱的约束参数添加到膨胀程序中,带来额外的结构深度。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80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81

在褶皱壳体层内,外骨骼用于支撑内部演出的重负荷,如灯光和其他悬索式设备。支撑骨骼由Arup设计成钢管,它拥有70点负载,每个负载可以承受2,000磅。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82


建造过程 - 水平滑动下图欣赏更多图片↓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83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84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85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86


ZAHNER的建造方法

在其铝合金片板和钢外骨骼之间,该项目采用ZEPPS - Zahner开发的专利界面,并且还用铝卷制造了7,700个片板。每个片板都涂有四种绿色中的一种,这个颜色是从大自然中提取出来并进行人为介入而得。它们共同构成了一种微妙的绿色渐变,使「圆形剧场」在成为一个标志性的信号同时,可以融入到自然环境中。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87


特别是,「圆形剧场」进一步发展了其“兄弟”( 即「PLEATED INFLATION」,2015年建造于法国Argeles)中的方法。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88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89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90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91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92




拱形柳树 VAULTED WILLOW  (2014)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93


「拱形柳树」是位于加拿大埃德蒙顿博登公园的永久公共艺术馆。THEVERYMANY 通过开发结构找形和投影几何的自定义计算程序,探索轻量级、自支撑壳的架构。该项目的目标是将结构,表皮和装饰描绘成一个统一的系统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94


将复杂的板片组装成条带结构,以此来形成表皮。板片是数字建造的条带,互相类似但其实各不相同,通过重叠延伸的板片以使材料厚度加倍。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95


该项目以工作室对自支撑结构的长期研究为基础,轻质单体壳由一系列薄的平面元素组成,通过切向连续性扩散。该方法使用找形程序来生成具有双曲率的结构,内在地通过几何形状产生刚度并且消除对次级结构的需要。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96


设计过程

这些研究通过用具有行为属性的计算导出的动态弹簧网格,详细阐述了悬链曲线的二维几何。弹簧有各种类型(张紧器,矫直器,......),与多个参数(静止长度,角度约束,强度......)相关联悬链网络首先垂直于地平面充气,并且在向外膨胀的二次过程,垂直于表面以实现双曲率;随着力量的平衡,网格停止充气转变为优化结构。因此,在充气过程之前,必须将曲面细分的考虑因素嵌入系统拓扑中。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97


位于表面边缘的条带使片板重叠,便于通过叠片和增加的连接度传递额外的负载。随着对结构需求的减少,孔隙度随着高度的增加而增加,允许更多的光线渗入空间。运行粘合剂将条纹分开并缩短,以便通过更有效的嵌套来简化建造、组装和减少材料使用。铆钉密度也相应结构需求得到解决,在分叉点处,在沿着边缘和朝向结构的基部这两个方向上具有更高的密度和变化的构造。为项目开发的计算驱动的投影几何程序嵌入了每个条带的弯曲轴,角度测量,部件命名和颜色信息。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98

BlueWillow蓝色柳树起源于1780年的英格兰斯塔福德郡。当时仍是学徒的陶艺家托马斯·明顿(Thomas Minton)发明并雕刻了这个设计,大概是受到一个古老的中国传说影响。它描绘了一个富有的官吏,其年幼的女儿与他的秘书私奔。这对恋人被她的父亲在桥上抓获,并被神灵变成了鸟儿,然后飞走离去。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99


结构/形态:由于位于加拿大的户外,那里有很强的雪/风荷载。形态原理直接来自结构原理:悬链膨胀 - 原理借用高迪链模型(或Frei Otto的找形)和他的“自己动手”——跳脱于显而易见的模型,风格或趋势去发现原理。这里,形态学的计算程序完全是定制开发的,不使用任何现有的插件/组件/库。在任何情况下,这都不能被视为质量本身,但可视为发觉失败或其他低效率的必要步骤,以进一步发展并希望衍生出其他设计。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00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01

 

着色策略

Vaulted Willow-拱形柳树是博登公园内的标志性目的地,但条带颜色源自它周围的环境。绿色和蓝色混合成合成洋红色,重叠而成双向的混合柴郡着色方案。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02


颜色是主观的,追随时尚和潮流。许多建筑师选择并长期坚持白色,黑色,有时是原色。曲面细分的计算和程序方案开辟了一种新的颜色范式。正如THEVERYMANY所定义的那样,“着色”是在多组零件中应用多种颜色的程序艺术。色彩梯度结合条带系统的部件区分,让每个部件在受控环境中被涂成单一的纯色,并进行机械组装。该方法为在节奏,周期,对比度上精确展示带来可能性。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03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04

着色从场地开始 ,将周围环境作为调色板,通过颜色调节作品在场所里的突出与融合。


THEVERYMANY的着色词汇表包括:

无色,单色,并置,斑马纹,线性梯度,柴郡,混合柴郡,复杂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05


「拱形柳树」相同,也运用「混合柴郡」着色法的作品还有「挑蓬」(2018年完成于埃尔帕索,德克萨斯州)。这个在El Paso西边游泳馆入口空间处的构筑,深蓝色和暖黄色双向柴郡渐变交替,创造出一个不仅是进出口,而且是可以徘徊停驻的地方。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06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07


我们的德克萨斯挑蓬对巴黎式原来的特色构造进行了反转:不再是雕刻的锻铁框架的玻璃面板,而是超薄铝板取代玻璃和框架成为统一的结构。光不是通过面板进入,而是在面板之间连接处射入,在顶篷内部带来活泼的图案。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08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09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10


又比如「脊路 SPINEWAY」运用的是「线性渐变」着色法。轻质、低维护成本和持久的材料涂上22种(各自独特但相似)颜色,带来一种新的颜色感知,并且会随着一天中的光线而变化。晚上,配合着LED光对路人进行邀请。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11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12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13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14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15


这座永久的艺术品为圣安东尼奥的伍德劳恩湖公园提供了一个标志性的入口,这里是100多年来游客的热门目的地。它与附近圣玛丽大学建立视觉联系,同时象征性地标志着辛辛那提大道走廊的终点和公园大学走廊的起始。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16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17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18



其他类型


THEVERYMANY的作品涉及类型众多,除了以上主要介绍的之外,还有许多有意思的类型,并且也将工作室的理念贯彻其中。


立面漫游墙 WONDERWALL  FACADE (2018)


比如「停车场立面漫游墙」对夏洛特住宅区的外部停车场墙进行了重新构想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19


这个立体建筑表皮由5,768个独立部分组成,包括石墙站停车场的西南和东南立面。七层充满动感的铝制面板让该建筑成为此住宅区天际线中的灯塔,并创造了远远超出停车建筑本身的不同尺度的体验。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20


折叠的金属外立面描述了流动和网络的元素,具有迷宫般的孔隙度,允许光线通过车库内部。


树屋 TREE HOUSE (2011)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21


客户要求我们设计和建造一个“树屋”,就像站在大榕树树冠下的平台一样。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22


该项目正在研究一个复合顶篷,而不是大体量建筑,复合顶篷由模块集合组成,每个模块尺寸较小,因此更容易组装(使用更轻的升降设备),并且也将树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此产生的整体在更具结构强度,因此能够更好地抵抗强大的迈阿密风。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23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24


还有与Louis Vuitton草间弥生合作的“大南瓜”临时展台。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25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_126



目前在数字建造领域中,拱壳或者薄膜结构都是最受欢迎的实践项目类型之一,因为其中不仅仅只是造型探究,还牵扯到了结构找形、性能优化、网格切分、节点设计、材料组合等众多课题于其中。小编曾经参与了一些关于拱壳的工作营指导工作,对于国内外Studio拱壳研究套路较为熟悉了解,但是面对如此“骚气蓬勃”的玩法还是较为罕见,不仅仅是其造型的独特,在深化与建造过程中包含的专项技术、花式节点设计、特殊条状材料运用、色彩渲染拼合等也是独树一帜博大精深。Marc Fornes就像一位花式街球手,当我们都嚷嚷着会打篮球了四处找人1V1证明自己的实力,他却变着花样的秀着骚气的球技让旁人发现篮球居然还可以这样玩,那些自认为厉害的人看后自愧不如。




扫码加入筑龙学社  ·  结构设计微信群 为您优选精品资料、免费课程、高端讲座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发表于2018-12-07   |  只看该作者      

2

离开扎哈后单飞,他成为世界上最“骚”的异形壳体建筑师!

查看原图
分享
开始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