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新基建,一“建”开启传统养护转型之门

发表于2020-04-01     88人浏览     2人跟帖     总热度:512  


本质上,新基建就是信息数字化的基础设施。相信一年三年甚至五年十年后,我国各个相关行业将变得更加强大,不可阻挡。

政策释放利好,新基建正悄然成为最新的投资风口。

与此同时,作为投资拉动的传统主力军,交通行业在经过多年发展后,竞争加剧、利润下滑,在此背景之下,交通企业何去何从?公路养护企业又该何去何从?

养护高峰期来临,不再是一句口号



在经济下行周期来临,出口拉动下滑、消费增长不明显的形势下,基建仍是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带动方式。可以断定,今后一段时期,中央在基建和交通领域的投资力度将会增加。

根据发展规律,未来,交通基建的空间依然很大。发达国家普遍经历了20到30年的高等级交通干线网络大规模集中建设时期,而我国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分别于1998年和2008年起步发展。

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副主任李晓峰建言,从发展需求看,交通建设预计还有10年左右的集中建设期,但具体情况取决于整个经济形势的变化。“十三五”仍是交通大建设大发展的时期,同时养护高峰期也将一并到来。他认为,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形势下,需要促投资、稳增长,但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尚未有效解决,多年来累积的存量债务风险逐渐显现,一些在建项目停建缓建,高速和普通国省道等新开工项目明显减少,投资增长后劲不足。

他预测,2021至2030年,高速公路建设高峰明显退坡,估算总投资6万亿元,而普通国道、省道、农村公路的预计投资将会达到13万亿元。

未来,公路养护需求巨大。李晓峰分析,公路建设需求开始逐渐降低,而养护需求快速上升,预计公路行业“十三五”养护资金需求将超过1.5万亿元的规模。十四五”期间大部分省市公路建设与养护的需求将达到总体平衡,东部一些地区养护需求甚至将超过建设需求

针对新基建发展如火如荼的新局面,传统交通企业,以及传统养护的未来增长点到底在哪?



01
基于大数据的综合运管系统


当前,高速公路管理手段大部分是以人工调度为主,以传统摄像机识别为辅,自动化监侧程度不高,缺少对数据的深层次挖掘,可视化程度差,智能化水平不高。

新型高速公路的综合运管系统,将建立大数据驱动的云计算基础资源层,实时采集车流、客流信息,并接入各类感知数据和业务数据,建立分布式云控平台,实现高速公路场景中人、车、路数据的智能应用,助力路网运行状态的分析、预警、态势推演等管理业务。

该系统可确保各级监控中心形成整体系统,实现对高速公路原有信息系统的颠覆革新。

新基建,一“建”开启传统养护转型之门_1

02
承载式路面光伏技术


承载式路面光伏技术,将符合车辆通行条件的光伏发电元件直接铺设在路面上,实现太阳能发电及电热转换,同步融化路面积雪。不必额外占用土地,且能为沿线城市和居民提供优质的清洁能源。

未来,通过与电动汽车技术的衔接,实现车辆移动充电,遍布全国的高速公路网将会变成一个流动的太阳能“充电宝”。

03
不减速高速公路隧道技术


传统高速公路隧道的通行效率低,存在侧壁效应和黑白洞效应,全国普遍存在“逢隧必降速”现象,通行限速从每小时120公里降到90公里。

新型高速公路隧道可采用工程学、心理学、车辆轨迹学等技术,通过优化洞口设计,实现公路隧道洞口进出断面过渡及洞身尺寸的最佳匹配方案,以最大程度降低“侧壁效应”。

此外,采用光变原理,还可增加现代补光照明设施,消除进出口 “黑白洞效应”,实现车辆在通过隧道时不减速高效通行。

新基建,一“建”开启传统养护转型之门_2

04
高精准传感器的应用


高速公路的路面、桥梁、隧道等结构设施在车辆荷载的反复作用下,都存在一定的疲劳磨损,应力、应变会发生变化,而这种变化能够较好反映结构物的健康状况。传统的应力、应变及挠度等指标都是通过后期的雷达微波检侧,检侧效率低、精度差,耗费人力、物力。

新型高速公路在建设时提前植入高精准传感器,特别是在高速公路易损路面的基层、特大桥梁的桥墩和梁板、隧道周边的衬砌,可将应力、应变及挠度等指标动态监控、实时回传,实现高速公路的精准养护和高效安全管控。

05
北斗导航高精度技术应用


我国幅员辽阔,地质地貌差异较大。西部山区,沿线地质条件也更加复杂,深挖路堑、高边坡分布较广。然而,高速公路的高边坡大多只进行简单的加固处理,并未实施可靠的监侧预警措施,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

建设基于北斗导航的CORS系统,搭建高精度定位平台,通过地面差分基站的数据采集,可解决高速公路滑坡等,实现地质灾害的提前预警。

新基建,一“建”开启传统养护转型之门_3

06
基于5G的车路协同系统


在新型高速公路建设过程中,以5G,  LTE-V为核心的通信技术是车路协同和自动驾驶的必要条件。

通过5G技术的高速信息传输,实现车辆、道路设施、行人、网络之间的快速交流和响应,发出和接收车辆位置、速度、状态等信息,最后在高速公路封闭系统内达到车路协同、自动驾驶的状态。

对“新基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中央谋篇布局已久。

2018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自此一年多时间内,中央先后有8次重要会议对“新基建”进行了强调。尤其最近三个月就有4次之多。

我国近些年进行了大规模的建设,基础设施的投资回报率相较先前有所下降。尽管如此,传统基础设施的存量市场大,仍有着十分可观的增长空间。尤其是农村基础设施等方面存在有待补齐的短板,在传统基础设施数字化改造升级方面有着巨大需求。

因此,只有将“新基建”和传统基建双管齐下,方能推动经济向好发展。

扫码加入筑龙学社  ·  路桥市政微信群 为您优选精品资料、免费课程、高端讲座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发表于2020-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2

新基建,一“建”开启传统养护转型之门

查看原图
分享
开始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