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北京国际三年展研讨会文字专稿——创意联结

发表于2011-10-09    450人浏览    0人跟帖    总热度:10  

杨冬江:大家下午好!我们创意联结单元论坛开始,非常感谢大家今天来到这个会场,创意联结单元是在整个三年展当中最大的单元,这个单元我们一共有150位设计师700余件作品,去过展场的朋友会看到,这里既有经典的设计作品,也包括2011年最新的设计作品。这些设计师来自于24个国家,这个单元是由我和来自意大利的博亚迪女士策展,这个单元分了五个部分。一会儿博亚迪会对这个单元做一个比较深入的主题的阐释。
   我们先请博亚迪女士为大家放一个关于她们杂志的宣传片,之后她会给大家做一个关于我们这次主题的精彩演讲。下面掌声有请博亚迪女士。


博亚迪:大家下午好!谢谢主办方给我这个机会,来谈一谈国际的设计和国际的设计师。这种“仁”是我们这次策展的主题,我们是在中国国家博物馆进行这次的展览,那么这个“仁”是我们首次的“三年展”的主题,我们这次的主题是以中国的一个“仁”字代表的,当然 “仁”有不同的理解。左半部分是人,右半部分又包括了设计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设计的主题,人与人之间要进行沟通和交流,在我们这次展示当中,我们也看到了这种沟通和交流的因素,可以看到这些西方和东方文化的交融和沟通。东西方在自古以来就有很好的关系,这也显示了我们在文化和交流方面的潜力。我们这次的展览主要是要吸引不同文化、不同国家的优秀设计师来展示,我们在设计方面的一些成果,包括技术的创新、不同的工艺、技术。


   东西方这种很好的关系,我们在这次展示当中也可以看到,所以这就像我们经常所说的人和作品及产品之间的应该有的结果。大家知道乒乓球在中国是很受欢迎的运动,现在也是我们这样的一个形式,或者是这样的一个形式的代表。那么乒乓球这种不停的运动,双方互动的运动也是来展示我们这次展览的主题,也就是说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设计互相碰撞、互相交流,我们这样的想法就是要选择不同的产品、不同的创意,来作为全球的展示品,来展示每个产品的能力。展示出我们某一个国家和某一个地区设计的特点,从而让全世界其他地区欣赏它。我们这个单元是叫创意联结,包括了传统的一些技术,也包括其他的各个方面。当然我们现在有来自世界上很多地区的艺术家来给我们报告,讲他们的感受和设计理念。
   谢谢大家!


杨冬江:谢谢博亚迪女士,创意联结单元大家去国家博物馆以后会看到,我们被分成了两个部分,其中一部分在西大厅,另一部分在S1厅。创意联结单元博亚迪是我们最早确定的策展人,但是筹备过程中经历了变化和坎坷,光场地就有了三个调整。不管怎么样博亚迪女士还是把世界上优秀的作品呈现给了广大的设计师和观众,而且我们中方设计师也是拿出了非常优秀的作品,在整个单元占了20%—30%的规模,有了这次平台我们就可以更多的吸收国外设计的先进理念,我们这个单元最早策划的时候还有一个副标题叫做设计的乒乓,也是希望在这个单元里来展示设计师、制造商和公众之间的反弹,像乒乓球一样的反弹效应,所以西大厅我们也悬挂了很多鲜艳的乒乓球,今天大家看到的作品也呈现出非常多不同的风格。


   下面有请来自意大利的斯蒂凡诺·乔凡诺尼先生来为大家做他的精彩的演讲。斯蒂凡诺·乔凡诺尼先生1954年出生于意大利,1978年毕业于佛罗伦萨建筑学院建筑系,1989年任教于意大利多摩斯大学,同时也是流行设计团体的发起者之一。掌声欢迎。


斯蒂凡诺·乔凡诺尼:我们的活动主要是跟工业设计紧密相关的,我们是在1995年的时候开始的,我们是跟很著名的文化设计公司一起来合作,我们为(LIS)这样的品牌为他们做设计,一直到2000年左右。在21世纪前10年里,我们到了亚洲,首先到了日本,我们跟日本一个很大的公司,是日本最大的电信公司,还有第二大的电信公司,还有日本其他大的公司,和他们一起合作。到了日本之后我们到了韩国,我们跟三星、LG都合作过。现在,我们是跟一些中国的公司进行合作。


   这是我的第一个产品,在1988年的时候我为(LIS)公司设计了这样的产品,它其实是在而且史上最聪明的想法之一,现在看上去可能有点傻了,但是它背后却是有一个非常好的概念。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发现只有精英的人才能从事设计上的工作,但是我却把设计开放给更多的人,我们看到这里有它的标志性的形象是小人,它其实代表着一个流行文化,这个小人就是代表了流行文化,大家都可以明白它,因为大部分人看设计看不懂,但是我们发现小到小女孩老到老妇人都可以明白这个设计的意思。实际上在销售历史上也是成绩骄人,第一,当时卖掉了700多万份的产品。这是两年前我们做的一个设计,我们用的是新的彩色的颜色做了这样一个系列的改造,他们实际上理念是一样的,就是用基本的产品,这个产品到处都可以买到,物件本身的设计感并不是很多,超市里都可以买到,但是实际上通过产品跟人们之间的跟用户或者顾客之间的交流是重点。


   在90年代初期,当时有一个关于(LIS)公司非常热烈的讨论,能不能设计出这样的一种用塑料材料生产的产品?这个公司为什么有这样的争论?以前他是用钢材,当时有人说能不能用塑料来取代一些钢材的使用,有些人反对是觉得使用塑料就会使得公司的标识或者身份失去独特性或者辨识度,后来我们就想到了这样的解决方法,我们有了这样的一些产品,比如说像刚才的水果盘、香皂盒一样的放饼干的东西。这个是厕所刷马桶的刷子,还有神奇的兔子。这个神奇的兔子实际上是灵感来自于魔术师变魔术时盒子里或者帽子里会变出一个兔子,它很快成了销量非常好的产品。我们每年能够销售达30多万以上的产品,这个成绩维持了很多年,对这个公司来说塑料是很好的替代品,转变很成功。当时还没有人能够复制他们这种做法。因为这个公司成功的秘诀就在于他们把自己的目标设定的更广,面向更广的消费群体,这是他们的开放度决定了他们的成功。


   另外,这个是1999年的作品,是一个锅的系列,我们当时想到了一个锅的形状,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它可以不仅仅是有用的锅,而且是可以带感情的锅,它不仅仅是设计方法的实现,而且还传达反讽的意味在里面,就好像这个锅有记忆一样。


   这个是我们的一个(LIS)公司所有系列中最成功的系列之一,这里有厨具、杯子、盘子,除了厨房以外浴室的一系列产品也非常受欢迎。当时我要用陶瓷材料,我就用水和石头创造出这样的质感。这个是我们的一个浴盆,就是洗脸盆,难点是要把石头挖出这么一个槽上它成为盛水的区域,这是我们第一个系列的,站立式的惯洗盆,当时是首创了用这样一个完整的陶瓷。这个产品可以说是至关重要。大家可能都见过这个产品吧,很多人都以为它是中国人设计的,其实它是我的,是我在1996年设计的,而它在全世界各地包括中国都有很多人防止它的形状,有很多类似于它的产品。这个椅子也是这个系列的产品之一。这是第一把交椅,这实际上是使用了塑料成型的技术,之前在做模型的时候空气容易进去,但是这次我们把坐垫和椅背做了有空间充气的部分,在工业设计之间我们有很大的责任,因为我们的产品往往做成以后都要有很高的价格,比如说我们要用塑料的椅子的话,那我们一定要确保这个产品在市场上是受欢迎的,而它又跟企业的价值或者说利润是直接挂钩的。这个椅子腿实际上是空心的,我们当时的理念是怎么样把一些古典的家具通过新的材料、新的手法做一个改头换面。这也是一个椅子的系列,中间的蓝色椅子是可以随着你的需求,可以椅背搬过来做成一个榻。


   我当时是这个博物馆的主任,我当时看到中国的皇宫为之震惊,比如说中国的青铜、中国的瓷器、中国的传统工艺品,非常非常的漂亮。当时中国故宫博物院的人问我能不能就我的感受做一些产品,回到意大利我做出了这样一系列的产品,大家看到的是清朝的官兵,这个里面我刻划的是乾隆皇帝,他们带着清代的红顶子的帽子,另外,这是一个吃煮鸡蛋用的鸡蛋杯,另外还有一个勺子,这个是装胡椒和盐的小瓶子。通过借鉴中国的文化,我们可以有一些非常精美的、细致的作品。这个是我们的一系列作品,它的灵感来自于中国的语言,大家可以看到这里面有陶瓷,我们用到了陶瓷、塑料,还有一些比较有标志性的动物,它们都是跟中国历史息息相关的,右边的这个是鸳鸯,这边是放糖的。这个是吃寿司的小碟子。还有意大利的很多公司来中国生产这些产品,在意大利从事大宗生产这些产品的话因为成本太高。刚才是厨房的。这是烤面包机。这个是和西门子合作的一个项目的产品之一,这是一个投影仪,它是无线的投影仪,我们当时为一个从事科幻影片制作的香港公司做的。 这是日本第一家无线通讯公司,我为他们做的通讯工具。这是为意大利电信公司做的产品,它实际上有两部分,两部分完全一样。另外我们还用到工程设计方面的原理和设计。我们在韩国跟他们交流了汽车工程方面的技术。另外,有的时候我们工作要非常细,细到毫米的精度。这是我们跟电子公司的合作,它实际上是放在厨房用的触摸板。这是最后的产品,是在两个世界上最大的公司,谷歌和三星之间的产品。这个你可以上网,可以连接在你的电视上。这个是我们厨具的一部分。这是我设计的车。这是我们一些新的项目,主要是关于生态和可再生资源的。这个是我最近为日本做的一个手机的设计,大家可以看到它可以和其他的电子设备连接、使用。作为手机它可以跟不同的电子设备连接起来使用,这个是它的外壳的包装设计。
   谢谢大家!{{page}}


杨冬江:因为我们今天下午安排了一共10位设计专家进行演讲,所以我们就请下面演讲的各位专家尽量把演讲的时间控制在10—15分钟。谢谢!下面掌声有请卡罗·科伦坡先生为大家带来演讲。卡罗·科伦坡先生1967年出生于意大利,1993年毕业于米兰理工大学,之后一直作为设计师和设计顾问开始工作,1995年开始在米兰理工作为教师,开始他在建筑学院的教学生涯。下面掌声有请。


卡罗·科伦坡:大家下午好!


   我叫做卡罗·科伦坡,今天非常高兴来到这里给大家讲一讲,(XX—英文)是世界上最好的杂志。今天我给大家先放一个短片,作为一个设计师来说,这个短片可以显示我的设计风格。


   我们来看第二个部分,是另一个项目,是在迪拜阿布扎比的总部,也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我们跟其他不同的人进行合作。所以我想也给大家展示一下我们在这个部分来做的项目。这是一个生态的项目。我们是需要用不同的材料、不同的数量,就像我们在做一个蛋糕一样,要看用什么颜色的奶油和材质才能做出很好看的蛋糕。这是在意大利的一个项目,我们开始是在湖前面有不同的建议,这是第一个,在同样的土地上我们可以把这个想法进行一个改变,然后我们把材料、形状都进行改变,这是我们当时的第一个建议,这是这个项目的效果图。这是我们用的新的一种纤维,我们当时是不太喜欢用电脑,我更喜欢用笔在白纸上画。这个地方是非常的漂亮,是离米兰很近。现在已经成为我们这个品牌的中心。我喜欢用木材这样的材料,这是我们的SPA,我到20年之前就到亚洲旅行,所以我对亚洲文化和亚洲人都有很深刻的印象。虽然这个SPA在意大利,但是风格很像泰国等等其他亚洲国家的风格。我在印度南部也做了一个项目。这是在香港刚刚开了一个月的,我们用了很多的钢材,这个椅子挺有意思的,大家看到很多不同的球,不同的颜色,非常漂亮。这是非常现代的,浴室是用玻璃隔开的,而且这样的厨房也是用玻璃隔开的,是非常现代的风格,而且非常简约,同时又是非常的复杂。这是我们在瑞士的一个房子,在意大利布罗尼亚的房子。这是我自己的房子,在(迪瓦特),我设计很多的产品但是不愿意把我的产品呈现出来,所以都是尽量的少用家具。这是很美丽的地方。


   这是我刚才竞选的我的一些作品,其实我在这方面做了20多年,虽然用10分钟把这些讲出来是很困难的,其实我是想和大家进行很好的交流。
   谢谢!


杨冬江:感谢卡罗·科伦坡先生,它的作品从产品到室内到建筑,涉猎的非常广,我想从他的设计当中也会给我们设计师很多的启示。下面有请威廉·萨瓦亚先生,威廉·萨瓦亚先生1948年出生于黎巴嫩贝鲁特,1973年毕业以后就开始了他的设计创作,从1984年开始与保罗先生成立了世界上非常著名的家具公司。


威廉·萨瓦亚:大家下午好!


   这里可能是一个不太一样的例子,我是一个生产商同时也是一个设计师,因为在平常大家可能看到这样的情况不是很多。其实我可以讲一个多小时,但是我们的时间只有10分钟,所以我会把我的材料进行一个浓缩。


   我是黎巴嫩人,现在是意大利做设计,我是在贝鲁特出生的,我是在1978年到了意大利,跟我的合作伙伴,当时我们建立了一家公司,到目前为止我们有很多活动。1984年我们成立了一家家具公司,主要是生产非常先锋性的家具。


   首先我先来说一说东西方的文化。因为我们这样的创意环节关注了这个话题。我会给大家展示一些我们最新的设计产品,首先我给大家讲一讲东西方的文化。我会给大家看一下我们建筑方面东西方的风格。其实现在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并不是差别特别大,所以我们的工业来说就没有特别是的区别,互联网对于缩减东西方文化的差距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国际的艺术已经可以涉及到每个人,所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看法。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语言表达的问题。人的本性其实都是一样,无论是在巴黎还是在北京还是其他地方,我们需要在各个方面满足其他的需求,所以在每人的生活当中,传统的东方文化可能会使用传统的自然材质,相反使用这些新的技术、新的材料,是西方艺术家、设计师尝试的。所以我们提出一些问题,比如伦理、审美这些问题。可以看到这种高质量的产品在市场上也是会出现的。


   在这次的活动当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互相影响的作用,以及东西方文化的融合,无论是从文化角度还是从传统角度来说。那么不同的设计师会对同样的作品有不同的解读,根据他们自己的背景。在设计师的队伍中,这些建筑师可能会更敏锐的捕捉人们的需求,来制造出下一代或者把现有的产品转化成更多的满足人们和社会需求的产品。我想举一个在黎巴嫩的项目,我想做一个这样的对比,就是内部设计的对比,在欧洲可能更现代一些,有点像邦德这个电影里。我们发现现在有些时候家具设计师还是当时面临着界限上或者定义上的模糊,但是后来他们都有了很多的机遇和潜力。另外,我们把东方的文化加入到我们的设计主题里,并且成为我们的强项。我们在年轻的设计支中间架起了桥梁,通过我刚才给大家展示的项目还有产品,我就不一一做这些年轻设计师的介绍了。当时有一些年轻的设计师,他们为我们多文化的设计注入了语言、注入了力量。只有一种情况下我们是完全认同的,就是设计是我们情感的一种表达,实际上是我们内在感受的一种表达的。另外,我们还有很多普通的但是又有互相看似矛盾的相互悖论的概念也会表达出来,而设计就是表达这些想法的语言,我们非常骄傲能够设计出这样的一些产品。


   就我来说,我能够有自己的目标、有自己的工作,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喜欢我的工作,我对设计充满热情,我不断的去挑战面前的难题,在这点上我可以说比别人强很多。另外,我有多重的身份,做设计师、建筑师、室内设计师等等。这些都丰富了我的视野。像其他的设计师一样,我总是喜欢从多维度充实自己,或者从不同的角度观察事情,我有的时候会有特别喜欢的一种设计,但是我特别喜欢挑战,喜欢迎接新的难题,尤其是你第一次用这种方法尝试这种设计的时候,这种感受非常棒。我非常喜欢跟别人合作,喜欢尝试新的技术、新的材料,其实并不那么简单,但是如果你喜欢的话就可以从中创造出属于你自己的设计的类别。而且我对从传统工艺到技术,从实验到新材料的使用,从新老材料的结合,从它的外形的优雅,从它的实用性都不可以忽略。


   我最近的一个设计是这个椅子,我用木材、塑料、金属都尝试做这样的椅子。在其中25件作品中,我尝试了不同的材料和手法。我还有一些其他的项目和产品,包括玻璃杯、照明、厨具,为了达到这样的一个目标,每个设计师都要付出努力,要有梦想、要有热情,从市场的需求、从对市场的调研到整个产业化的过程,到最后你的产品得到大家的认可,你也要在这个过程当中尊重设计师,而且还要尊重工厂的工人。我们当今的设计师大部分情况下不能忽视他的可持续性,或者说它的环保性、审美性、功能性,这些都是我们不能忽略的因素。因此,我希望这些问题从我自己做起,能够受到设计师的关注,而且我觉得我们的顾客值得拥有这样好的设计和产品。


   谢谢!{{page}}


杨冬江:下面我们有请郑曙旸教授为大家带来精彩的演讲。郑曙旸教授是中国著名的设计家和教育家,1953年出生于兰州,现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常务副院长,同时也担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艺术学科评议组的成员,同时也是教育部高等学校实验教学指导委员会的委员。下面有请郑曙旸教授。


郑曙旸:我这次非常荣幸能够真正置身于创意与联结的世界,为了这次展览我特别创作了一套作品,这套作品实际上反映了中国的现实,我下面通过一个对中西文化的阐释来解释我这次的所想。


   实际上我们现在处于一个置换的世界,对于中国设计师来讲只有在融会中才能创新。我先从一个社会现象讲起,叫做置换的描绘。那么在2011年的9月,在苏州有一个展览,展览名称叫指挥的描绘,是四川美术学院院长罗中立画展的开幕式,这样一个图像实际上就反映了目前中国的现实,无论是艺术,还是设计,一方面我们还是一种农耕文明的思想意识,但是我们还经历着中西融会,现代与过去的交融之中,这种图像给我们带来的思考应该是很深远的。作为东方的文化观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发展观,作为西方的文化观,是以人为中心驾驭自然的发展观,在这样一种观念下,人类文明经历了三种形式:渔猎文明、农耕文明、工业文明。如果以一天来计算它的时间,渔猎文明时间相当漫长,以二十四小时计算,基本占了23小时,农耕文明不到1个小时,工业文明在1个小时之中只占不到1分钟的时间,我们面临的在当前有两种文化的冲突。因为从东方文化来说,它所体现的是农耕文明的本质,而从西方文化来说则在今天体现是工业文明的本质,从人类整个发展来讲我们实际上都是在争取一个理想的生存空间,这是人类文明进程的一个本质体现。


   面向未来只有走向生态文明才是人类唯一的出路。


   第一个问题,两种文化与两种文明。东方文化的环境价值观,是建立在与自然高度融合的基础上,他所反映的建筑与环境也体现了这样的价值观的本质。西方文化的环境价值观,同样也是预示了我们当今世界以工业文明以人的意志为主体的观念,所以它的建筑形态、园林环境都反映出了这样一种向上的以拥挤的和这种以现代文明所体现的城市面貌。两种文化和两种文明实际上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东方的文明本身到今天为止本质还没有脱胎于原来的农耕文明,而西方传统文化观,它的环境观,在今天已经达到极致,作为东方的文明形式来讲,从中国来看是始于春秋战国时期到,然而在汉代以后则以儒家为独占的状态。虽然后来经历过1919年中国近代以后的五四运动,又到1966年,1976年,文化大革命达到了极致,似乎农耕文明也包括一些封建意识,已经被逐出人们的视野,但是现实并非如此。西方文明以欧洲为例,则是以宗教的状态预示了它的发展过程。那么这张图我是借用了一本书,澳大利亚学者的一本书,叫做《你一定爱读的极简欧洲史》,通过这两个图表我们就理解为什么东西方文明在今天成为置换的状态,乃至交融的状态。中国的核心在于封建伦理的三纲五常所构建的宗法秩序,核心理念集中体现于仁、义、礼、智、信,然而在设计领域严重阻碍了我们思想的发展,由此导致的是绝对均衡的构图原则和循规蹈矩的手法。以北京紫禁城为例,就能严整的表达出以上的理念,然而由于圆明园被毁于一旦,真正中国人最精髓的对生活的理解在今天并没有看到,所以似乎北京紫禁城就代表了我们在建筑与设计领域经典的传统。


   当然这样一个环境是不符合我们今天人们的熟悉的。于是引出第二个文化中西文化对冲的现实。


   我这里借助叔本华的两句话,有两种美的意想,一种是雕绘满眼之美,还有一种是出水芙蓉之美。由于整个中国发展的历史,从刚才看到的图表,实际上是一个独尊儒术的传呈现。虽然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全球化的时代,虽然我们的工业文明将要在未来达到一个今天已经在西方国家达到的高度,但是我们的思想意识依然顽固的停留在过去的时代当中。何以见得?因为我们已经在西方文明交织的大网中生存。实际上我们中国人到今天为止依然还是由西方支配的这种思想意识的一种生活状态。于是,作为中国人,依然会坐着美国的梦,然后美国梦在代表了工业文明以来人们的最高追求,也就是说,我们都把有房有车作为成功的标志,当然中国人有房有车和美国的有房有车是有天大的区别,假如中国人要达到美国人的有房有车,那么以目前地球现有资源是绝对不可能办得到的。


   由于消费主义和物质主义的全球泛滥,因此导致了我们在20世纪初的时候我们过多的对自己文化传统最精髓部分的取舍,而全盘西化的道路上往前行进。这都是宗教建筑,这个宗教建筑恰恰是我们近10年在中国新建的。这是中国无锡的凡宫。通过这样的符号大家能够理解它所反映的含义。再来看意大利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它所传导的意象,再看北欧赫尔辛基大教堂。通过这些我们就能看到我们整个观念还没有达到欧洲宗教改革以后达到的思想认识水平。


   第三文化传承与融会的创新。实际上对于中国的建筑师、设计师而言,我们所要继承的文化净化传承决不是单一的儒教,而是要融会四家净化,在今天达到一个更加高度,因为我们意识到在所有世界的文明形式中,只有华夏文明有可能贯穿所有的文明形态,然而这种只是理论上的推断,能不能做得到,又取决于我们当代的设计师两个转型:第一步能不能从原有的农耕文明意识转换到工业文明意识的现代转型,这一步我们正在走,然而还不够,因为地球环境已经提出了警示,于是必须让我们在很短时间内从第二步,从工业文明意识到生态文明意识的后现代转型,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我们终极的目标。这是需要我们在未来实现融会交会中的创新,因为在今天按照可持续发展要实现生态文明发展,仅靠一个地区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不可能办到,我们已经被紧紧的拴在一个很小的地球上,所以需要全球设计师的合作。所以我认为设计对于中国设计师来讲要从封闭走向开放,对世界所有设计师来说要要在交融融会中实现创新。


   基于这样的思考,专门为这次创意联结创造了有中国传统文化又有现代意识的作品,名字叫对话。其理念也就是要传达我刚才所说的概念,我的这个材料的选择有最廉价的也有最昂贵的,廉价的这套椅子可以用几百块钱就做成推入市场,而最高贵的用紫檀做成的高达上百万。也就是说从功能来说这两款椅子是两个极致,符合中国的习惯和趣味。而从设计本身的尺度来说,我又选择了一个最大的尺度,因为中国人现在都愿意大,但实际上这个尺度当它放在国家博物馆的时候并不显得大,这只是尺度对比的原因,我们最终是需要适可而止,我们不能按照一个所谓的需求,达到我们地球所不能承载的状态。


   因此,这个理念是通过中国传统的符号又以地域的对比,东南西北中的概念来预示我们中国的状态,我们东富西穷。因此既从现实达到我们的概念,也从理念上反映了中国设计目前的现实。假如我们在对话中实现传承,我们就可以将中国本质的一些理念,通过和谐的概念最后走向可持续设计。


   设计的创新在何处,因为设计本质在于创造,而创造本质的关键就在于我们变革一种生活方式,而只有健康的生活方式才能促进可持续发展。


   谢谢大家!{{page}}


杨冬江:下面有请饶江宏先生为大家做精彩演讲。


饶江宏:谢谢主持人。我发现我可能是今天唯一一个不做设计的发言人。接下来我讲的内容既和我有关,也和他们有关,他们指的是中国原创的设计师。主题是中国设计的联结之路,因为在策展环境当中我跟杨冬江老师有很多交流,之前也帮他做了一些小小的工作。在27号开幕式的时候,我去参观了展览,我在现场有一个非常深的感受,我觉得很准确的表现了中国原创设计的状态,众多国际著名品牌里看到中国设计师做的设计时其实有一点小惊喜,其中这种状态恰恰也是国际设计界对于中国原创设计的整体感觉,有些小惊喜,因为我们总体设计实力还不足以打动他们。


   我们还能看到中国原创设计的另外一个状态,中国设计在国际设计界的比重,有好的设计但不是太多,有自己的位置但是 离中心舞台还比较远。我们一直在努力的寻找在世界设计版图中的坐标。但是这个过程其实我们走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严格来讲中国原创设计只有不到10年的历史。前两天上海的(班木)刚刚举办了他们品牌的回顾展,(班木)应该是国内做设计品牌比较早的企业。中国家具设计是在中国改革开放和中国住宅市场背景下展开的,在它的发展过程当中,也像中国的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一样,之前他们经历了向西方设计思想和价值看齐的过程。但是很难发现这条路很难走。所以大概五年前的时候,中国的原创设计发生了一个变化开始往回看,希望从传统中找到立足世界的根本。出现往回看的历史其实也和西方设计界到东方找灵感发生的,当时很多设计师通过对传统符号样式的再表现。我们会发现大部分的设计师做的是基于表面化的所谓的新中式和中国化的东西,很快在商业上取得了成功,但是很小的一部分设计师在潜心的研究中国传统文化,以及传统文化呈现的形态。还有另外一部分人,他们通过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反思以及传承,他们很多来自于海外留学回来,他们对于西方观念了解更加深入,同时他们也有很好的教育背景,对中国传统文化研究比较深入,于是他们更倾向于用现代观念重新解读传统,并采用现代的设计技术和材料对传统文化进行符合,从而诞生了一大批优秀的设计。其实我觉得在“三年展”的创意联结部分,大部分产品是在这样的层面。


   接下来的话题我觉得比较沉重,因为中国的家具设计和商业的对接一直是我们很困扰的一个话题。因为中国家具对全世界的冲击大家是有目共睹,但是这种冲击是基于大规模生产出廉价的产品形成的冲击,并不是来自于中国设计对世界家具市场的冲击。为什么这样?经过几年的发展实际上中国家具已经产生大量的好作品。我跟很多设计师聊过,他们为什么投身产品的设计?其实是对抗,是对现实的不满而产生的自发性的设计,所以两者在商业协作上存在排斥性。还有大部分原创设计是建筑师投注与产品设计当中。并且相当长一段时间是靠原有的建筑设计的利润填补产品研发方面的亏空。这种情况下其实很不利于中国原创家具在商业上的拓展。另外中国家具品牌基本上还是设计师品牌而不是设计品牌,因为在米兰可以看到很多优秀的设计我们叫做设计品牌,中国还是依靠某个单个设计师的创造维持生存和发展。这个可以存在,但是如果整体都是这种状态,那么整体的商业发展有很大的困难。


   接下来,我们希望设计师为自己的设计建立一个商业的价值体系。郑先生前两天也提到整个设计创意的连接环的问题,我们这个环在中国是断的。所以我们也希望接下来能跟在座的设计师和企业一起探讨如何建立起良性的商业设计系统和商业环境。


   接下来,我讲一些我们杂志做的事情,从最初的学习然后到对传统的关注,继而对传统与现代结合的研发,以及到到商业上的探讨。我们杂志从08年开始正式投入很大的精力开始关注中国的原创设计,我们集合了很多中国刚刚开始涉足家具产品设计的设计师,后来我们又特意在杂志社定期开了一个专栏,通过这个专栏介绍中国新的设计师。从08年我们开始做了一些展览,第一个叫暖程,这个展览第一次以群体方式推出中国的原创设计师和原创设计。之前有陆陆续续的产品出现和好的设计师,但是他们基本上是以个体方式,所以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通过这个展览,整个09年掀起了对中国原创设计的极大的关注。因此他们成立了设计师的品牌联盟,通过联盟的运作在商业上推动原创设计的发展。09年我们推出了叫经验惊艳的主题展,这是对中国原创设计比较完美的整合,之前我们做的更多的还是业内的交流,从这一届开始,企业方面也开始对中国的原创设计关注,整体推升了中国原创设计的热度,同时那期我们推出了14位设计师,现在这14位设计师在国内家具设计界都是走在比较前面的一批人,大部分参加了今年“三年展”的作品,以及今年北京设计周的各类展览。


   这次展览我们选的产品大部分还是从中国传统文化核心考虑。这个是广州的一个设计师做的,他们用了中国传统的丝竹工艺进行编织。他的另一款产品在创意联结能够看到。这是上海的一个设计师用水墨概念做的沙发。这是杭州的设计师做的,他本人是一个摄影师,也跨界做户外家具的设计。这个在创意联结也能看到。2010年我们又在09年14位设计师基础上调整了新的产品和新的设计师去法兰克福做了OOOCHINA展,我们当时在展览现场不停的被人问你们是不是来自于中国,他们一直以为我们这个展区来自日本或者来自泰国,最靠谱的也说你们是不是在德国的设计团体,没有一个人相信我们来自中国。通过这次展览让很多欧洲的媒体,在他们自己的国家了解到中国设计师和中国的设计,从此改变了他们很多看法,当时媒体团参观的时候特意在我们那儿设了一站,所以我们有很长的时间跟他们交流。这是展览的现场和展品。这个产品在当时和丹麦的一个设计品牌签约,2010年我们在上海做了一个完设计主题,这个开始探讨中国原创设计的商业化路线,之前有很多作品非常优秀但是在商业上并没有找到很好的方式推广,这次我们做了这样的尝试。通过对设计品牌和设计师品牌以及设计师和企业合作的项目推广。这个是陈大瑞,他应该可以说是中国现在可以称得上是设计品牌的一个品牌。摇摇木马这个是在“三年展”的混合现实里可以看到这个作品。我们都知道深圳是中国家具的生产基地,我们2011年也去了家具生产的最前沿地方,我们希望通过在那个地方通过和企业的交流对接把中国原创设计商业化,这一步我们刚开始走,尤其是作为只是一个推动,更多的还是希望中国设计师和中国家具企业界和中国媒体共同推动这个事情。


杨冬江:按照原来的时间安排,我们在中国会有一个讨论的环节,但是现在设计师发言的比较多,现在是茶歇时间,一共是20分钟。{{page}}


杨冬江:我们现在开始下半场的演讲。下半场我们首先邀请帕特里夏·乌古拉女士,帕特里夏·乌古拉1961年出生于西班牙,就读于马德里理工大学的建筑系,后又转入米兰理工大学建筑系学习,2001年在米兰开办自己的工作室,同时设计出一系列的产品,使她声名鹊起。下面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帕特里夏·乌古拉女士为我们做精彩的演讲。


帕特里夏·乌古拉:下午好!我是帕特里夏·乌古拉。


   作为策展人和设计师我们有自己的工作室,我的团队同事也跟我来到这里,我们也做一些建筑和设计方面的工作。我过去10年的一些作品是使得我想开自己工作室的原因之一。我跟大家分享一些比较个人的东西。一会儿会有一些图片展示给大家,比如说这个图片并不是我的产品,而是一个瞬间,是我周游世界在巴西的时候拍的,当时被这种颜色、被居民区的街道深深的迷住了,我喜欢被扔弃的沙发。我喜欢把人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充满好奇心的,一种是对什么事情都不是很好奇的。那些有好奇心的人觉得什么事情都很有意思,作为一个设计师如果你有好奇心是非常有帮助,因为你通过听其他人的故事、历史,你其实就是在思考重新感动的或者说跨越你本身一些界限的过程。


   这是我在上海做的一些工作,我在上海八年前的产品,我给大家展示一点点,我在上海待的时间还挺长,在上海做很多不同的事情,这种椅子在中国随处可见,我非常喜欢它们,我为它们着迷,它们是木质的,而且非常便携,它并不是某个公司的产品,而是一个文化,是一个过程的产物,是一个思考的产物。有的时候你是如此喜欢它们。这是我第一次做了这样的产品,我想要在欧洲或者意大利或者是其他的市场寻找到一些诚信,寻找到一些尊重,通过产品表到出来,最后我们找到了(莫罗索),我们非常高兴的能够从文化、从产品、从市场的角度一起合作。我觉得作为设计师来说,如果你的工作是设计的话,或者你的一辈子都要为其他做设计的话,你要找到为自己做设计的那一刻还是蛮难的。还有我们的类别或者一个系列的产品我们待到全世界的展览,我的丈夫把它们带到威尼斯双年展,因为这个空间有室外、室内,我们选择了室内,这个环境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这是我们去年展览的图片,我本身是西班牙人,但是我在意大利生活的时间比西班牙多,我现在把意大利的价值观加入到了我的价值观里面,你的根永远是不会丢失的,你随着经历只会获得更多而不会失去你文化上的根源。


   这个名字翻译过来是表示饰物,这是另外的一个展览,是几年前做的。它就好像是一个干洗的机器,我们在工作室用手工做出来的作品,它们动起来是非常美的形态。另外,我经常有各种各样的概念,我跟公司、跟业内一起进行概念设计,要对产业有个了解,要对我们现在解决的问题有个了解。但是我接受这些事物并不代表我停止思考,我拿到了新的工具,我也会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改变,随着文明的推进而推进。大家看到的这个是在印度做的,我们把这个东西拿到印度去做,我们发现印度人跟我们理解不一样,所以我们要把这个东西拿到当地去,比如我的助理去了印度很多次,了解他们是怎么样手工编织地毯的,最后我们发现应该选用这种颜色,其实也就是我和印度进行文化交流,我的助理和我的公司在跟印度同行进行交流的结果。我非常的高兴,我跟我的客户一起挑选,比如说选用什么样的陶瓷制品,选用什么样的颜色。你做的任何事情可能看上去很简单,但是实际上并不那么简单,比如模型很难做,那么你要上手一些新的技术,另外还要用一些新的陶瓷材料,而且还不能把这些不用的材料给扔掉,因为你后面可能还会用到。另外,还要保证它的生态的、环保的特性,这对于我来说非常有意思。而且要通过这样的产品表达我的理念,它实际上是铺在地上的地毯,但是它出来是非常的漂亮,是一个完整的展品。


   这个是陶瓷的一个设计,在工业设计里,其实他们对陶瓷的处理跟我们的工艺完全不一样,他们喜欢用模型,我们觉得我们要花很长时间做很多模型才能成型,陶瓷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是让它们做到通透的质感,要通透就得薄但是如果太薄又不能在厨房里用,所以最后我们找到了这样的解决方法,就是用普通的材质,我们使得它变得尽量的通透。这是我们的一些模型。我知道做设计的人最喜欢做模型了,这是一个用塑料材质做的灯,我们现在已经完成了原型,正在产业化它,大家的反馈还不错,我们现在正在定价。但是这个项目背后的理念,或者说所有的这些作品都展示了我们对瓷器或者对陶瓷、塑料材质的理解。这种是大理石,大理石是天然的材质,它需要特别的技巧加工,但是我当时并不知道可以怎么样用一个新颖的方式处理大理石,然后我找到了这样的方法,就是用公司不用的边角料,比如说这块实际上是大理石的边,我们把它们裁成小块儿,我用的是他们公司剩下的边角料,我们这个系列用的所有材料都不会超过50×50的大小,然后我们展示了我们利用废料创作的能力。


   还有一个想说的,我并不是跟产业在合作,我是跟人在合作,跟人一起工作。比如说上面的这位先生是我的非常重要的大叔,他每次都给我很多经验,跟我一起分享很多的知识。我们做了很多的讨论。另外,还有一些边界是可以突破的,比如说我们一年一年不断的改善,突破我们的局限,这是我们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小组活动,这是给宝马公司做一个艺术的展示,就是我们怎么样在车里生活,我跟他们说,我并不是一个特别对车着迷的人,但是我可以把车改成一个栖息空间,那么我们就把重点转移到了车内。我们看看在车里能做什么呢?我们想有比较好的效果,我们觉得最基本的是可以在车里躺下睡觉,然后又想到了其他的很多工具,最后车展览的时候是以这样的方式呈现给大家的。在3个月内我们做了不可想象的工作,宝马公司对我们的工作非常的满意。


   这个是我们带到日本的一个展品,我去过好几次日本,我每次从日本回来的时候,我的旅行箱里总是装满了各种日本人做的小玩意,比如说泡茶用的茶具,我发现有这种金属灯,我就把从日本带回来的物件用在灯的设计里,我的客户也非常喜欢。这个是非常老的椅子,我很小的时候我们家里就有这个椅子,这个椅子是塑料做的,它实际上是我生活的一部分。现在我们也想重新仿制这样的椅子很难,但是我们正在努力的完成。这是一个室内和室外的椅子,这是我去年的最后一个作品,我们想编织一个椅子在室外也可以使用,但是用手工做的话可能太大了,没有办法在短期内完工,所以我们做了这样的一个设计。这个看上去像鸟的形状,他们让我给威尼斯双年展做一个作品,意大利这样的传统手工艺正在消失,而在其他国家玻璃吹制比意大利保存的要好很多,我用这样的一种玻璃,这个黑色的缸子的把是灭火器上的,我把它放在两侧。还有一个看上去像手套一样的椅子。这个也是一个椅子的设计,这个椅子是为意大利另外一个公司做的设计。它非常简单,并不能很多的讯息在里面,它只是想通过塑料展示,塑料也可以做成有纤维、有质感、有硬度的感觉。这是一个可以放在家里的家具,这个公司要求高质量的产品,当时的问题就是什么是质量?如果把这个椅子放在我家里,过了一段时间沙发套能不能便捷的更换,如果可以换的话,或者说再次使用的话,或者更换沙发套的话,那就很好。所以跟一个公司的合作关于产品有无限的可能性,不仅仅是理智还有感性上的表达。


   我对这个产品感到骄傲,这个是我们跟一个公司做的一个项目,他们想要的高质量但是价格又不能太高。他们要它成为一个多功能的物件,同时价格又不能太高,所以我们使用了不同的材质,使得它的价格比较合理。通过这些例子我想说,其实你在置换一些材料考虑价格的时候质量不一定是打折扣的。


   我们还做建筑设计。跟客户坐下来谈的时候,我们不仅仅是做一个酒店的内部设计,我不是你的设计师,我是跟你玩儿游戏的人,或者咱们一起把这个事情做的更丰富一些,所以我们最后把他们做成了一个内部空间延伸到外部空间的设计,而在这个酒店的内部分了两层,然后又用了一些空间的划分划分出来,因为它是在海边,所以我们想把海边的感觉延伸到里边,这很多都是我和我客户共同想出来的,并不是我个人的想法。另外我经常压这,我会接触到很多的手工工艺,这是手工做成的一个很大型的展览系列的一部分,它有很多不同的展品,这是在菲律宾制作的,我想我要到菲律宾去,我在那里花了一周时间,我可以跟当地人上手制作这些东西,我们把他们家里放的非常漂亮的东西,都包含到了我们的展品中。所以我们做了很多的事情,在完成的时候大家都感觉到非常的骄傲和自豪。


   所以他们希望我们和我们的意大利办这样的展,我们做了很多的现代的作品。所以对于设计师来说是很好的经验。


   谢谢!{{page}}


杨冬江:谢谢帕特里夏·乌古拉女士,在我们的创意联结当中其中有一部分叫做设计师与协作。下面有请郭锡恩和胡如珊。郭锡恩和胡如珊是如恩设计研究室的合伙创始人,他们也是时间共和和如恩制作的创始人。下面掌声有请两位。


胡如珊:首先感谢主办单位请我们来北京,也让我们参加了这次的“三年展”,我刚才坐在底下一直看上面的创意联结,我觉得这个主题非常适合如恩设计,因为我们的确联结了很多不同的东西,我们背景有中有西,我们目前的项目当中也有联结了建筑、室内与产品设计,我们的项目也遍及在世界各大城市,我们也希望是当代的中国设计与建筑的不算是先锋者,但是的确是跨到世界的第一步,所以非常感谢主办单位。


郭锡恩:主要是来感谢这次主办方邀请我们来到北京做这样的展览。我们就简单的介绍我们自己。


   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只不过是在上海,我们在很多的方面都有跨界,我们是建筑学的建筑师,我们也是城市设计师,也是设计师,我们有很多的建筑,我们有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方言,我们设计师都是在上海,而且我们对于设计都充满了热情。
 


胡如珊:现在很多不同作品希望能够代表我们工作室这几年来的一些项目。大家能够看到,有建筑、室内设计、产品设计,其中一有一些都市规划的方案。我们可能只会选几个项目花多一点时间解释。


郭锡恩:在座有一些外国人,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上海,除了跨界的设计,不仅仅是做这些建筑,而且做产品设计,而且我们还做室内的设计。我们在(麦克格瑞夫)就使用我们的设计,所以他们对于我们这种跨界的设计非常喜欢。另一方面我们做的是多文化的工作,也就是说吸取世界上各种各样的文化,然后我们也希望能够吸取很多中国文化的精华,把这个产品设计带给世界。我们还有一个设计室,我们把世界上很好的设计放在这里。这样我们年轻的设计师可以看到其他的著名的现代的产品。


胡如珊:我简单的介绍一下不同的作品,这是一个上海的私人住宅,正好是我们在上海住的地方,我们家。这是北京三里屯楼下的一些餐厅。这个是在美国佛罗里达的一个美术馆,这个是拉萨的酒店。这个是印度的餐厅。上海的一个小弄堂的别墅。这是在上海江宁路我们设计共和的旗舰店。这是在北京给万科做的项目。这都是北京。上海一个老房子的改造。这是香港一家鞋店的旗舰店。这个是香港大学在上海的学院。上海的一个高档公寓。新加坡的一个公寓。这也是在新加坡。这是在伦敦刚刚做完的一个高档餐厅,这是餐厅的室内,在伦敦一个非常中心的地带,也是现在在伦敦非常红的一个厨师,这是在西安即将要开幕的新的五星级酒店威斯汀,这个项目我们融合了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和产品设计,这个是在曼谷的东方文化酒店。然后是北京的黄埔会在金融街。这是上海的外滩3号7楼的一个餐厅。这是在菲律宾。这是苏州一个墓地。我们很快的让大家看我们公司比较代表性的作品。刚刚的是在合肥,这个是在北京。应该是明年要开的一个新酒店。这是菲律宾一个渡假村,这个是香港。这是扬州。郑州。郑州的私人豪宅。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讲比三个项目。


   我们是继承了这样的一个房子,当时我们看到这个房子的时候,我们觉得这个房子起“黑盒子”的名字是很好的,如果飞机出事了必须要找到“黑盒子”才能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样的问题。有这样的一个概念,我们就希望我们设计出这种黑盒子,也就是说室内设计对于建筑师遇到问题的时候就可以来到我们的黑盒子,来到我们的办公室找到方法。大家可以肯定我们室内的装饰非常简洁,这是我们的内饰。下面有一个店,我们会有一些创意产品的展示。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产品,有一些铝制的产品。


   这是我们在中国的一个项目。因为时间不够了,所以给大家快速的展示,这是一个瑜伽的场所,所以我们用这样的绳子。


   我们还在佛罗里达做了一个项目,一对美国的夫妇来到中国找中国的设计师,我非常高兴的接受了,在我们的领域它是非常重要的,这是在墨尔本,主要有三个主室,我们想把它分开,把它分成不同的小箱子,然后把它放成中国四合院的概念,然后告诉这对美国夫妇这是很好的选择,我们非常惊喜他们非常喜欢我们的创意,所以根据我们的创意建了这个房子。


   这是我们在成都市区的一个项目。我们从对手那里学到了很多知识。我认为在这场竞标当中我们也学到了很多东西。这是上海外滩北部老码头的地方,我们做了一个精品酒店,这个酒店只有19个房间,业主来找我们的时候也就是一栋三层高的老楼,只是水泥的外立面,当我们看到这个老建筑的时候,业主问我们是不是重新拆到,其实不是什么历史建筑但是还是有历史意义,我们希望从这个项目里头能够探讨一些历史性改造,我们希望尝试不同的手法改造项目,大家都知道现在的改造项目要么完全翻新,旧的痕迹是看不到的,或者是另外一种手法,把它做成有点像迪斯尼乐园那样,做成一个模仿历史、模仿古代的一种手法。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尝试一种新的建筑设计,也就是把它老的地方只是补修,但是还是保持它的原装,我们觉得这种原装还是有它的美在里面,也希望来到的客人能够看到这个建筑,虽然它没有什么伟大的建筑历史,但是它还是有它的历史,所以我们在外立面保持了它的原装,然后在室内的大厅也保持了墙壁的原装,但是在中间有一个中庭,我们用了全白的方式,因为这些墙壁的确是新的,有一个新旧的明显对比。在酒店不同区域我们也保留了平常设计师会拆掉的地方,比如说一些小楼梯,它是走到一半就停了下来,但是我们觉得这些可能是这个老楼的一些独特处,所以住在这个酒店的客人也会跑来跟我们说,的确我们在这个酒店经常可以找到一些历史痕迹,我们也希望在空间的处理上有一些独特性。因为来这个酒店的客人也都是不住在上海的人,所以希望能够带来平常上海弄堂的生活性的空间,所以从房间的卧室可以透视出去看到别人的洗手间,或者从大厅能够看到别人的卧室,或者从你的卧室可以往下看看到楼下的餐厅,所以一些透视性的也是很独特的上海弄堂房子的地方,我们也把它彰显出来。
 


郭锡恩:给大家展现一些我们的产品设计,比如说这个紫砂,还有镜子、凳子,这个是山水烟灰缸。另外我们还给意大利的公司做了一些产品设计。这是蒙古床,这个是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做的,这个是来参展的作品。最后我想通过引用一个名言结束我们的介绍,我们希望事物不会失去它原本的意义,我们希望中国在建设新中国的时候,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我们更能够清楚的意识到我们做的事情,我们能够意识到我们的责任,不管你是中国人还是华裔,你是来自香港还是台湾,还是外国友人,当你投身于设计这个产业工作的时候,那么你创造出有意义的作品是何等的重要。在20世纪40年代的时候,可能跟中国的现在有些相似性,当时有很多传奇性的设计横空出世,意大利也是通过几代大师努力有了这样传奇的设计、经典的设计,我希望在中国有一天也能够创造一些高质量的设计的传奇,留下永恒的设计经典。


   谢谢!{{page}}

来源:筑龙网

筑龙室内设计

筑龙室内设计

10万粉丝共同关注,追踪最新室内设计行业热点资讯,展示国内外精彩案例,分享精品施工图纸,探讨最热门行业话题。请在公众号中搜索筑龙室内设计或者zlinteriordesign,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室内每日精彩内容推送。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