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理解当代博物馆建筑的一个重要前提是理解博物馆的独特功能

发表于2016-12-21     860人浏览     0人跟帖     总热度:10  

理解当代博物馆建筑的一个重要前提是理解博物馆的独特功能,不得不说,这是建筑师普遍忽视的一个方面。人们普遍倾向于把大多数博物馆看作“公共建筑”(就其“外在”的规模和功能而言),但是在建筑史上,现代博物馆的起源却和私人化的建筑类型密切相关(就其“内部”的尺度和经验而言),更确切地说,最早的博物馆建筑曾经和“住宅”的功能相差无几——没有收藏就没有博物馆,现代意义上的博物馆起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私人收藏,在阿拉贡的阿方索家族,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收藏都是其中著名的例子——庄严的“博物馆”其实是个充满个性气息的“大房子”。

  如何把“住宅”和“殿堂”的气质予以结合?这种“内”“外”的差异性和博物馆的历史伴随始终,并延续到极为特殊的“国家博物馆”的实践。如果重要纪念性建筑的出现总是应对着新的城市境遇的话,2004年进行的将革命历史博物馆改建为国家博物馆的竞赛也面对着如是的任务:宏大的公共空间可以适用于艺术欣赏、文史学习乃至社交聚会这样的个人需求吗?由“公共”“个人”与生俱来的冲突,国家博物馆建筑的内“虚”外“实”中蕴含着特殊的矛盾,那就是它不仅仅是一座静态的神庙,在日益走向开放的世界性大城市中,它还隐含并应该逐渐凸显出“运动”的特征。

  2004年,当德国建筑公司GMP战胜包括赫尔佐格-德梅隆、库哈斯等明星建筑师在内的对手,赢得中国国家博物馆设计竞赛的时候,人们多少感到有些意外,因为GMP是家中规中矩的企业型事务所,并不以“设计”见长。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建筑竞赛的意义并非一定是求得最具“突破性”的方案,它也是特定政治、社会、文化条件在项目中的放大。事实上,国家博物馆的实施方案远不是GMP的设计方案,通过并非一帆风顺的深化设计阶段的磨合,这家素来对“先锋”创意并不感兴趣的德国公司,最终遵从和实现了中国业主的意图,也不可思议地使得国博扩建项目和德国新老国家画廊(卡尔·弗里德里希·辛克尔)更替的故事发生了某种对话。对于这座具有历史意义的建筑物的重生而言,这是一个富有意味的结果。

  2004年竞赛的焦点实际集中在新的国家博物馆要成为什么样的公共空间。新国博形成了空廊(外)-庭院(中)-空廊(中)-室内公共空间(内)-展厅(内)的复杂层次,使得原来由空廊进庭院再直入中央大厅的格局更加自然,使得观众有了漫步盘桓的缓冲;但是,更决定性和富有意味的变化还不仅仅如此──就在观众刚刚步入室内公共空间的那一时刻,现在有了两座南北方向的巨大梯级──原来革命历史博物馆设计中不寻常地“消失”了的中央楼梯现在回到了国家博物馆,让原先匆忙开始的展览有了一个宽裕的前奏。整个建筑除了有一个宏大的“外”主立面,还有一个同样宏大的“内”主立面,其中大量出现的竖直线条再次重复了“外”主立面的主题,它不仅复合增强了原有空廊的阵列效果,更重要的是,国家博物馆的室内前厅现在毫不遮掩地展示了建筑室内空间具有的水平动势。尽管尺度和构造无法等同,可这分明是辛克尔在柏林的老国家画廊中使用过的同样手法。它所传递的明白无误的信息是,现在博物馆的功能已经不仅仅限于被厚重墙体重重包裹着的传统展厅,它也可以是门外一马平川的广场公共空间的延伸,将不寻常的变化无端的城市情境引入了室内。


扫码加入筑龙学社  ·  建筑设计微信群 为您优选精品资料,扫码免费领取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feifeng86104

云南 昆明 | 园林景观

9 关注

0 粉丝

16 发帖

0 荣誉分

该博主未添加简介

猜你爱看

添加简介及二维码

简介

还可输入70字

二维码(建议尺寸80*80)

发站内信息

还可输入140字
恭喜您已成功认证筑龙E会员 点击“下载附件”即可
分享
入群
扫码入群
马上领取免费资料包
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