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

发表于2019-03-04    2029人浏览    1人跟帖    总热度:240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1
△ 凯文·罗奇  ©Nathan Benn

一个时代正在和我们告别,2019年,大师离去的步伐并没有放缓。据纽约时报3月2日消息,著名建筑师凯文·罗奇(Kevin Roche)于2019年3月1日在美国康涅狄格州吉尔福德的家中去世,享年96岁。

凯文·罗奇,现当代最重要的美国建筑师之一。1977年,法国建筑学院授予他金奖,1979年授予他院士称号;于1982年获得第四届普利兹克奖。

在群星璀璨的建筑界,罗奇似乎一直都显得有些沉默,2017年,导演Mark Noonan为他拍摄了一部纪录片,名为The Quiet Architect。但实际上罗奇对曾经师从的密斯、沙里宁等现代主义大师有着深刻的批判与继承,形成了“摒弃风格”“为人与自然而设计”的建筑设计理念,迄今为止参与设计了超过40座办公大楼与博物馆,此外还包括大学、会议中心等在内的各类公共建筑,作品遍及全球。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2

罗奇1922年出生于爱尔兰都柏林,1948年移民美国时,起意环球旅行10年,每年为不同的建筑师工作。他的第一站即是芝加哥伊利诺伊州路德维格工艺学院,师从现代主义先驱密斯·凡·德·罗。

但在1951年,罗奇开始认识到,现代人对建筑形式的重视,远远超过对这些形式背后功能的重视,现代主义也日流于僵化的形式。因此他决定转而进行建筑人道主义方面的研究,并加入位于密歇根州花田山的沙里宁事务所。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3
△ 罗奇(右)与沙里宁(左) © Eero Aaarinen Collection Manuscripts and Archives

自1954年开始,到沙里宁1961年猝然辞世,罗奇一直是事务所主要的设计成员。在完成沙里宁留下的几十个知名工程后,1966年他与约翰·丁克鲁(John Dinkeloo)成立了新的事务所,并在20世纪70年代设计了包括奥克兰博物馆、纽约联合国综合大楼在内的众多代表性建筑。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4
△ 约翰·丁克鲁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5

在一个变革之声四处回响的年代,相对于很多同时代的建筑师而言,罗奇并没有体现出太多设计风格上的创新,也没有鲜明符号化的个人标签。除了对古典主义建筑形式的偏爱,他甚至拒绝对建筑风格进行评定和分类,而将现代建筑学定义为“为了找到基于特别环境下的解决方法而沉浸于本质问题的思考”。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6
△ 凯文·罗奇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7

但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建筑与自然环境的呼应协调,应对美国高速公路大规模兴建的“高速尺度”概念,以及对现代主义进行批判的历史隐喻。由此诞生的众多不以风格与流派定义,重视追求人性化与解决方案的建筑创新,正是“罗奇式”设计的本质体现。

正如普利兹克奖的评语:“他(罗奇)是一个不为创新而创新的人,一个不盲从潮流的建筑师,安静谦恭,工作严谨,能构思和创造出伟大的作品。”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8
△ 凯文·罗奇  ©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9

迪尔总部办公大楼
Deere & Company Corporate Headquarters

迪尔总部办公大楼位于美国伊利诺亚州,是罗奇在沙里宁事务所时参与的项目,体现了其对工作场所环境的关注。3层高钢结构的附加部分由一座覆盖玻璃的长钢架桥,以及七层高的公司总部大楼(钢结构,由埃罗·沙里宁设计,1964年建成)连接,在大楼内部有一个玻璃顶多层花园,作为“室外”餐饮空间。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10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11
△ 迪尔总部办公大楼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12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13
△ 玻璃顶多层花园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加州奥克兰博物馆
The Oakland Museum

奥克兰博物馆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被认为是罗奇的设计商标,也是罗奇·丁克鲁事务所成立后设计的第一个项目。错落有致的台阶式屋顶绿化,使植物成为建筑表现的主题,也是罗奇离开沙里宁事务所后,对沙里宁设计体系的重要补充和超越。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14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15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16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17
△ 加州奥克兰博物馆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福特基金会大楼
Ford Foundation Headquarters

福特基金会大楼位于美国纽约,是世界上第一个带有现代大型中庭建筑,被称为现代建筑的“第一中庭”。罗奇在此进一步发展了把植物当作一种“建筑材料和构件”的理念,舒适自然的空间旨在形成一种融洽的团队气氛,同时建立起建筑、人与自然之间的融合关系,创造出一个洒满阳光、接近自然的生态空间。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18
△ 福特基金会大楼  ©Addison Godel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19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20
△ 福特基金会大楼中庭  ©Richard Barnes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21
△ 福特基金会大楼中庭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是美国最大的博物馆,也是罗奇丁克鲁事务所在美国纽约最的重要项目之一。1970年事务所为博物馆的扩建制定了沿用至今的总体规划,并且负责所有新建部分的建筑设计,其中包括极具现代感的玻璃立面和博物馆的后侧部分。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22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23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24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25
△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哥伦布骑士会大厦
Knights of Columbus Headquarters

哥伦布骑士会大厦位于纽黑文,服务于全球最大的天主教兄弟会——哥伦布骑士会,奇特的造型仿佛是一座有四座圆柱形角塔的“堡垒”。耶鲁大学建筑艺术史名誉教授文森特·斯卡利(Vincent Scully)形容它是“军事狂热者”的典范,而萨姆·斯蒂芬森(Sam Stephenson)则借鉴它的结构体系,设计了都柏林中央银行。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26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27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28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29
△ 哥伦布骑士会大厦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联合国广场 I&II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总部
United Nations Plaza I & II / UNICEF Headquarters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精致的蓝绿色玻璃包裹着整个建筑。罗奇运用现代主义建筑词汇,试图创造一种感性而生动的视觉效果,完全不同于现代主义常见的冷峻风格。总部大楼的形式不仅反映了内部的功能要求和地段限制,同时还通过北立面的倾斜后退及南立面的斜角而与周边的低层建筑相协调。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30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31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32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33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总部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卡耐基生命保险公司总部
College Life Insurance Company Headquarters

尺度夸张是罗奇60—70年代作品的显著特点。由于当时正值美国高速公路大规模兴建,建筑物大多时候是在车上被看

到的,因此他引入了“高速尺度”的概念。卡耐基生命保险公司总部削顶金字塔状的简明几何形体、夸张的尺度、强烈的虚实对比和重复的韵律,就使得这座位于印第安纳波利斯远郊平原的高速公路边的建筑,给观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34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35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36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37
△ 卡耐基生命保险公司总部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马萨诸塞大学美术中心
Fine Arts Center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马萨诸塞大学美术中心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包括一个会议厅和临时的展览馆。罗奇通过简洁的混凝土体块,在大地上构筑出一个偏向极简主义风格、带有纪念性和仪式感的建筑。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38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39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40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41
△ 马萨诸塞大学美术中心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通用食品公司大楼
General Foods Corporation Headquarters

通用食品公司大楼位于美国纽约,在罗奇看来:“它既不落后于时代潮流,也不引领潮流,它只不过是一项再简单不过的设计。作为重要的经济活动中心,设计如果要得到大众的认可,就需要为员工提供舒适的工作环境。”体现了他对人性化建筑的追求。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42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43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44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45
△ 通用食品公司大楼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联合炭化公司世界总部
Union Carbide Corporation World Headquarters

联合炭化公司世界总部位于美国丹伯里。罗奇认为员工们长期在室内朝九晚五的工作不利于身心健康,因此设计中有意将周边的森林最大化纳入办公室的可见范围之内,并提供了14种不同的方案以供员工们选择。同时基于时代背景,建筑以车行交通为导向,设置了尽量临近办公场所的车行道和停车场。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46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47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48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49
△ 联合炭化公司世界总部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JP摩根大楼
J.P. Morgan & Company

JP摩根大楼位于美国纽约,是罗奇使用历史隐喻手法的代表性建筑。52层的大楼虽然全部采用现代感极强的玻璃,但在形式上却极像一个带有基座、柱身和柱头的古典主义建筑柱式。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50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51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52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53
△ JP摩根大楼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都柏林会议中心
Convention Centre Dublin

都柏林会议中心位于爱尔兰的都柏林港区,面对利菲河的斯宾塞码头,建于废弃的铁路棕地之上,于2010年9月开幕。罗奇在项目中结合了绿色技术,强调建筑低碳、低维护的特点,是世界上第一座实现“零碳排放量”的会议中心。从中依旧可以看到他一以贯之的建筑结合自然以及人性化设计的理念。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54
△都柏林会议中心  图源网络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55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56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57
△ 都柏林会议中心  ©Kevin Roche John Dinkeloo and Associates


送别凯文·罗奇|第四届普利兹克奖得主96岁去世,一个不盲从潮流_58

我们究竟应该如何评判建筑,是从形式中所呈现的艺术批判性,还是布局中蕴含的人类与环境关系的思考,又或者是物理空间使用的舒适程度。我们又该如何理解阿尔托至始至终对于日常生活的诠释,以及柯布逐渐从极简的现代主义转向对传统建筑中人性化设计的关注。

在普利兹克奖的领奖台上,罗奇说:“我们常常容易忘记我们是为那些必须看到和使用这个建筑的人们进行设计;我们还常常忘记这些人都是具有不同需求和品位的独立个体而并非简单的“众人”。我们应承担起创造环境的责任,并利用我们的职权引导和教育社会去改善它的生存环境,而将判定什么是艺术、什么是创造的权利留给未来的时代。”


来源:建筑    微信公众号    有方空间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发表于2019-03-05   |  只看该作者      

    2

    太美了!爱辽爱辽

     回帖后跳转到最后一页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