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停转的风车:中国风电场遭遇产能闲置的尴尬

发表于2017-2-10  1条回复  6132次阅读    筑龙币+50  搜索相似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50

Jane佳佳

来源: 纽约时报
简介: 中国酒泉——建在戈壁滩边上的酒泉风电基地象征着中国对主导世界可再生能源市场的渴望。这里是全球最大的风力发电场之一,超过7000台涡轮机沿着黄沙漫漫的地平线成排伫立,发电能力足以满足一个小国的用电需求。
中国酒泉——建在戈壁滩边上的酒泉风电基地象征着中国对主导世界可再生能源市场的渴望。这里是全球最大的风力发电场之一,超过7000台涡轮机沿着黄沙漫漫的地平线成排伫立,发电能力足以满足一个小国的用电需求。
T16lVTBTJT1RCvBVdK.jpg
但近些天,风力机看上去像优哉游哉的稻草人一样,一动不动。虽然外边狂风大作,但由于需求疲软,在位于西北省份甘肃、有着大片沙漠和农田的酒泉市,很多涡轮机都被关闭了。工人们计算着如果需求再旺盛些,这些涡轮机能发多少电,琢磨着它们会不会盈利,什么时候盈利,借以消磨时光。
“我们没有太多能做的,”在一家国有能源公司担任经理的周升钢(音)说, “ 这个只能靠国家层面。”这里的134台涡轮机由他负责,它们每年约有60%的产能处于闲置状态。
作为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中国指出,它正在积极地用风能、太阳能和其他能源替代煤炭,以便让自己走在全球对抗气候变化行动的前列。
中国各地总计安装了超过9.2万台涡轮机,产能为145吉瓦,几乎是美国风电场的两倍。现如今,世界上每三台涡轮机中就有一台在中国,而且政府正在以每小时超过一台的速度继续安装涡轮机。
但中国的一些最雄心勃勃的风力发电项目并没能充分释放产能。很多项目都在勉力应对全国性经济放缓问题,后者抑制了用电需求。另外一些项目则因地方官员一向偏爱煤炭行业,以及缺少从北方和西部农村地区向中国发展最快的城市送电的传输线路而受阻。
这导致中国无法产生足够多的可再生能源,大幅降低空气污染和碳排放——尽管政府掀起了一场涡轮机安装高潮。虽然涡轮机数量无与伦比,但中国仍落后于美国。据中国国家能源局统计,中国的风力发电量仅占全部发电量的3.3%,而相较之下,美国是4.7%。
中国官员把风电行业面临的挑战称为成长的烦恼,称投资可再生能源从长期来看会带来回报。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建设效率的提高,风电项目的成本正在迅速下降,这使它们相较那些依赖煤和天然气等化石燃料的发电厂更具竞争力。
此外,中国政府承诺继续对可再生能源进行大力投资。政府本月宣布,计划到2020年为止,至少投入2.5万亿元人民币,用于开发可再生能源。
分析人士称,中国能否成功将取决于它是否能够克服政治上和实际运作中的障碍,包括地方政府对可再生能源的抗拒,以及大城市附近涡轮机的匮乏。
“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场政治斗争,”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简称IEA)可再生能源部门负责人保罗˙弗兰克尔(Paolo Frankl)说。“不过,它有着非常非常坚实、稳固的轨迹。”
北京可再生能源咨询公司安元易如(Azure International)的研究顾问总监麦振兴(Sebastian Meyer)说,中国在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上“超过所有人”,但仍需推动达成痛苦的政策决议,比如允许在能源价格的制定上有更大的弹性。
“多年来,他们一直在讨论电力行业改革,”他说。“但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一种不同以往的市场方针,能够激励今后更多地使用可再生能源。”
2008年得到政府批准的酒泉风电基地项目,体现着中国想要成为全球清洁能源领导者的雄心壮志。政府承诺到2020年以前要投入174亿美元,并建造一个发电能力达到20吉瓦的大型风电场——比好几个国家的风力发电能力加起来还要大。
但这个尚未完成的项目进展缓慢,尽管政府继续推进着建设工作。
部分问题出在地理位置上。甘肃是个贫瘠、多山的省份,因其强大的风力和发展潜力而中选。但它和日益繁荣的中国东部城市相距甚远,这让电力传输成为了一个难题。
目前,甘肃风电产业的产能闲置率在中国位居前列。根据国家能源局整理的统计数据,2015年,该省的弃风率达到了39%。
弗兰克说甘肃的弃风率“高得惊人”,并强调,中国需要架设更多超高压输电线,以便进行长距离的电力输送,还需要在更靠近主要都会的地方安装新的涡轮机。
此外,在甘肃等地,中央政府遭遇了地方上的抵制。风电产业的倡导者指出,地方政府官员降低了生产配额,为的是照顾煤炭企业。
煤炭产业对很多省份而言都是经济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在中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政府计划到2030年为止,让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比例升至20%计划。为了推进这一计划,它承诺要遏制火电厂的扩张,但却在某些地方继续增建火电厂。
“蛋糕只有这么大,”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在北京的活动人士、从事气候变化和能源问题研究的严菁说,“但是很多新能源公司都希望从传统能源那边分得一杯羹。”
严菁说,即便能够架设更多的输电线,政府在说服高度发达的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的企业从偏远省份购电时也会遇到麻烦。
“官方并没有很好地考虑需求层面的因素,也就是说‘我们怎样能够更靠近电力的用户?’”她说。“在东部应该布局更多新能源,这样电力才能更好地被消纳。”
上周,官员们在推出一个新能源计划之际承认,把涡轮机集中安装在远离城市中心的地方,已经造成了不平衡。国家能源局的官员何勇健说,政府现在打算把大部分新增涡轮机安装在东部,部分是为了降低电力远距离输送需求。
但鉴于火电厂占据着优势,加上缺乏强风和未开发的土地,在东部地区兴建风电场可能并不容易。
电力需求在经济滑坡期间放缓,也让可再生能源面临的问题变得更加严重。2015年,电力需求仅增长了0.5%,创下了1974年以来的新低;而且在消费支出重拾升势之前,电力需求仍将处于疲弱状态。
在酒泉风电基地,周升钢为华润集团的一家子公司管理着一个小风电场。华润集团是总部位于深圳的国有能源公司,在甘肃运营着两个风电场。他说风电产业的这些问题损害了士气和生产。由于面临着电力销售方面的挑战,华润集团在酒泉的这家子公司已经小幅削减了其32名雇员的工资和福利。根据对工人的采访,当地的其他风电场进行了裁员。
该公司的办公场所是一处封闭式园区,位于沙漠里的一条高速公路边。办公室外,运煤的卡车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轰隆隆地开着。周升钢身穿黄色制服,手中摆弄着一支铅笔,从自己的办公桌那里注视着一大片涡轮机。
“我只能和员工说做好本职的工作,”他说。“我说长远来看,新能源是有前途的,困难只是短暂的。”

Xixmy为【[分享]展柜】增加了20热度值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当前离线   发表于2017-5-11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10

2

国际市场风电企业必须符合国际行业标准和技术规范要求。

点赞 (0)     点评(0)      举报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币下载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