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拥抱新能源中国超美国风电生产将超三峡五倍

发表于2009-12-21     207人浏览     0人跟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Northernstar

标签: 供电 行业动态

随着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召开,全球温室气体的排放,不仅是各国政要关心的问题,在媒体的倾力报道下,也成为普通民众关注的话题。中国作为一个新兴的工业化国家,温室气体的排放,成为西方国家躲避责任的一个口实。近期即将出版的《纽约客》杂志,刊载伊万·奥斯诺斯的文章,对中国政府主导下的能源技术革新,予以了长篇报道,并对中国在开发清洁能源新技术方面的努力和成就,表示了肯定。


环保中国并非空中楼阁


1986年3月,4位科学家上书邓小平,进言中国必须加入世界的新技术革命,否则就会被甩在身后。他们建议发展从生物技术到空间研究的一系列工程。邓小平在信上批示:必须立即采取行动。这是中国的“史普尼克时代”,该计划后来被命名为863计划。在随后的数年里,中国政府向实验室、大学和企业注入数以十亿计的资金,项目涉及从克隆到水下机器人等各个方面。


接着,在2001年,中国官员突然提出一项计划:能源技术。理由很清楚,中国的小汽车目前正以每天2000辆的速度增加,已从曾经东亚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变为进口国;它的能源安全从远洋连绵的油轮中可见一斑。与此同时,中国8%的电力来自煤炭,这给空气和气候变化带来严峻的挑战。日益上升的海平面如果制造了难民,那在中国会比任何其他国家都会多。


2006年,中国领导人再三强调新能源技术;他们增加了研究投入,确立了建造风力涡轮机、太阳能电板和水电大坝的目标。这一年,中国的风力发电增加了一倍,次年再增一倍。2003年,中国根本没有太阳能产业,5年后,它制造的太阳能电板比任何国家都多。中国最高领导人今年10月要求,在新一轮的全球能源革命中,国家必须抓住先发机遇。不难想象一个再次环保的中国的横空出世,尤其对那些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


国家资助风电技术研发


中国是如此巨大,乃至它的温室气体排放,在2006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之最。如果中国继续如同过去30年那样,这个国家在未来30年里排放的废气将影响巨大。但5个月内曾五次造访中国的美国能源政策和国际事务助理部长桑达洛说:“中国对清洁能源的投资是非同寻常的。”对美国来说,此举的含义是清晰的,桑达洛补充道,除非美国投资,否则在未来的数年和数十年里,我们在清洁能源技术领域将毫无竞争力。


863计划中的公司之一“金风科技公司”(音),在北京远郊亦庄的高科技开发区里操作着一座工厂和一所实验室。亦庄曾经是皇家的游猎场,如今是成排的玻璃大楼,由诺基亚、博实和其他公司占据着。当地规划官员欣然接受了新时代的语汇:E城。这里不仅要成为电子商务的模范,而且还要是E政府、E社区和E知识、E公园的样板。


金风公司董事长吴刚51岁,身材高大,戴着金丝边眼镜,有着游泳健将般的宽阔肩膀。吴说他过去不是强健的孩子:“我的教育是刻板的,只是学习,学习,学习,我要跳出来!”他曾带领17人到遥远的西部登山冒险。吴是新疆人,那里遍布着制造自然风带的高山大川,有时候狂风猛烈,乃至能将火车刮出铁轨。1980年代,欧洲工程师来到新疆,以测试他们的风力涡轮机,当时年轻的工程师吴刚在一个风力研究中心,与来自丹麦的工程师一道工作。他沉浸在涡轮机的原理中。1997年,政府科研主管官员给他提供了一个项目,让他研制一台600千瓦的涡轮机,按照国际标准这个功率很小,但当时在中国还是未知领域。许多政府科研基金的获得者只是用这些钱进行试验,但吴把这笔钱视为未来的核心。他用来自政府的每一元钱再从银行吸引十倍的贷款:“我们给他们看,这些钱是我们从科技部拿来的。”


       风电生产将超三峡五倍


吴刚认为没有理由从零开始,金风公司从一家德国公司购买了设计图纸。但制造并不简单,早期的尝试是“可怕的失败”,“整个轮叶都掉下来了。主杆也断了,真的非常危险”。金风公司关停了3个月,在863计划和其他政府资金的帮助下,最后终于解决了问题。它的业务扩展到整个大型的精密的涡轮机领域,许多产品出口国外。因为在中国生产,这些涡轮机的价格还不到欧洲和美国竞争对手的1/3。从2000年到2008年,金风的销售每年增加一倍。2007年公司上市,圈钱近2亿美元。


中国在环保技术方面取得如此坚实的基础,部分是通过国内贸易途径。直到2003年,各风电厂都要求使用当地制造的涡轮机。等这样的期限结束后,中国的涡轮机已经统治了当地市场。据估计,中国的风电增长迅速,以每年20%到30%的速度上升。但电力生产过剩只是这些厂家的问题之一,它们还面临另外一个问题,也就是由于政府缺乏足够的技术标准,导致许多厂家使用廉价的不可靠的涡轮机。


然而,这个严峻的问题可能是暂时的。中国已经购买和安装了世界上最有效率的输电路线。根据世界资源协会资深官员塞利格森的看法,该领域中国实际上已经走到了美国前面。在接下来的5年里,中国计划装配的风电设备,能够生产五倍于三峡大坝的电力。


变黑色煤炭为清洁能源


太阳和风力的前景是如此引人入胜,乃至它遮盖了一个不那么吸引人的事实:煤炭很快就无路可走。即便最乐观的预测者也同意,中国和美国在可预见的未来将仍然是煤炭的饥渴的消费国。能源专家朱利奥·弗雷德曼说,中国和美国未来五年在煤炭领域的决策,将决定这个世纪的未来。


2001年,863计划启动清洁煤工程,清华大学热力工程学教授姚强被任命负责这项计划。863计划的资助流向诸如西安热电研究所这样的地方。影响是巨大的,该研究所总工程师徐施森说,“就拿我们的项目来说,如果成功,将把废气排放降得很低。没有863,这项技术会耽搁许多年。”这家研究所的实验室,一幢八层的混凝土大楼,里面充斥着如此之多的管道,看上去就像船上的机房。房间中央是一个设备,看上去犹如一个家庭锅炉,尽管其尺寸要大上三倍。这就是气化器,利用强压力和热量将固态碳变为气体,燃烧时释放的废气很少。煤炭气化器几十年前已经存在,但它非常昂贵,价格从500万到2亿美元不等,因此几乎没有任何美国人使用。然而,西安的研究者们,开始着手研制更好更便宜的气化器。


研制的工程师之一徐越,1997年参加到气化器工程中。他们加班加点,十人一组实行12小时轮班制。他指着控制室角落里说,那里有张床。徐越工作勤奋,但他每年挣10万美元,除薪水外,实验室里每件东西都比美国实验室里便宜得多。在气化器研制结束后,它的价格标签上的数字,仅是西方的1/3到1/2。美国的工程师在测试了西安版的气化器后,说那绝对是他们见过最好的。美国的公司购买了中国的设计图纸,标志着中国煤炭技术进军美国的首例。


中国的研发资金迅速增长,比其他任何大国都快,去年达700亿美元。863计划下投入到能源研究的资金增长更快,1991年到2005年间,金额增加了近50倍。而在美国,事情发展截然不同。1977年,在能源危机冲击下,卡特总统警告寻找新能源,但到里根政府后,这个政策掉转了方向,导致美国在这个方面趑趄不前。如果局面继续延续下去,那么到2011年,中国将拥有世界上最高科技的低排放碳化工厂。

来源:中国宁波网

筑龙电气

5万粉丝共同关注,探索建筑电气行业前沿,分享精品安装工程案例,传播最新电气技术。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筑龙电气或者zhulongdq,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畅享筑龙电气每日精彩内容推送。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费下载资料

扫码安装筑龙学社
随时随地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