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淡水项目主任马超德:“给三峡工程一个客观、公正的位置”

发表于2009-12-31    212人浏览    0人跟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Northernstar

12月28日17时,三峡大坝上游水位降至169.57米,这比今年试验性蓄水曾达到的最高水位171.43米下降了1.86米。


由于长江已全面进入枯水期,三峡水库今年已无法实现175米的目标蓄水高度。在此之前,三峡蓄水和长江中下游雨量减少的双重影响,使得中下游水位空前下落,部分江段甚至出现船舶搁浅的情况。


而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和三峡蓄水时代的到来,长江流域各省近日纷纷出台建坝计划截江蓄水。随着湖南开始在湘江上修坝,江西的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也已进入刚刚获批的《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的视野。


“长江中下游的水资源和水生态问题,是后三峡时代必须重视并审慎研究的命题。”WWF(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淡水项目主任马超德对本报记者表示。


此前,各方对三峡工程影响的关注,集中在移民问题和上游的地质、生态问题;但随着工程竣工后水库开始正常蓄水,长江中下游的水资源和水生态问题开始凸显。


马超德参与主持的“长江流域气候变化脆弱性与适应性研究”,被带至前不久举办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会场。这份研究报告对后三峡时代长江流域四大生态系统的变化做出预警。


“当下再去批评三峡工程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座大坝的存在已经成为一个既定的事实。”马超德认为,目前需要做的,是析清三峡蓄水对中下游的实际影响程度、并拿出可操作的应对方案。


毕竟,从河道航运到农业灌溉、从工业生产到城市生活,中下游平原区的8000多万人都仰赖这一江之水。


给三峡工程


一个客观、公正的位置


记者:今年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干支流普遍缺水。随着气候变化的加剧和三峡大坝蓄水时代的到来,长江中下游地区的缺水问题如何解决?


马超德:长江流域的水资源非常丰富,但仍然面临着不同时间、不同空间的水资源短缺问题,这包括水质性缺水和水量性缺水。在目前已有干支流水利工程的情况下,如何通过科学调度、理性运营这些水电站进行水资源调配,以满足不同地区和时间在水量、水质和水温上的要求,是后三峡时代流域管理的核心命题。


长江的问题本来就很复杂,三峡大坝等水利工程上马后改变了中下游的水情状况,又牵涉到不同区域的资源利益和生态权益问题,使得情况更为复杂。但我认为,无论情愿或不情愿,我们已经进入后三峡时代,对于三峡大坝应不应该建的批评已没有任何意义,国内外的专家都要面对这一既定事实。


现在的重点,是研究根据中下游生态保护和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如何进行多目标的水资源调度。我们和三峡总公司签署了一个5年的合作备忘录,即希望以务实的方式来全面探讨这一问题。


记者:怎样判断和减轻三峡大坝对中下游水资源和水生态的影响程度?


马超德:首先应对流域变化的相关数据有一个系统的收集和了解:三峡工程建成以后,中下游湿地生态系统、农业生态系统、河口生态系统等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我们要厘清,这些变化中,哪些是三峡工程的影响造成的,哪些是气候变化的自然因素造成的,哪些是其他人类活动引起的。要给三峡工程一个客观而公正的位置。


一定要把这几类的变化研究清楚,把源头找到,然后针对这些变化的源头提出战略和技术上的应对措施。比如,针对气候变化的因素,我们用三年时间同国家有关部委合作完成了“长江流域气候变化脆弱性与适应性研究”,对四大生态系统提出了全面的适应性应对措施。而针对其他人类活动,包括工农业污染、湿地破坏、改变河道、采砂及非持续性的渔业经营等问题,要各找到相应的解决方案。


针对三峡的影响,我们的基本观念是发展“绿色水电”和“低影响水电”,并要对“绿色水电”定一个标准。目前有必要应用国际上推行的“环境流”理念、方法和措施,来研究如何科学、多目标地调度三峡工程的水量,以满足对长江中下游生态的需求、以及工农业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求。


要综合考虑流域影响


记者:近年来,不少中下游地区为应对缺水问题,纷纷在支流上马水利工程,比如湖南已经动工修建湘江大坝、江西也加紧筹建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这些地方的“护水运动”会给流域生态带来怎样的影响?


马超德:不少支流的水利工程该不该上,现在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我们也非常关注这些工程可能带来的生态影响。比如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从孙中山提出工程构想,到现在几乎一百年,还是有很多争议,包括对建坝还是筑闸的方案,包括坝基要修多高、蓄多少水,目前都没有一个透明的成熟结论。这说明也许条件还不够成熟。


后三峡时代,整个长江流域系统都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些需要生态系统去适应、需要人类活动去调整。江湖关系是天然所成,“户枢不蠹、流水不腐”,是有生态学上的道理的。而许多水利工程,不管是坝也好,还是闸也好,都是阻断了江湖的这种自然联系。哪怕仅仅阻断一个月,也会给生态系统带来很大的影响,并导致水资源的进一步分化。这些影响不少我们目前的科技水平所能预测和解决的,人类往往过于高估自己的能力。


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切实落实科学发展观,由于会涉及流域影响区域和我们的后代,新上水利工程的决策必须慎之又慎。这不是花几个月做一份环评报告就可以的。


记者:我们的环评机制应怎样改善?


马超德:对于未来的水电站规划建设,要综合考虑水利工程对于整个流域和区域的影响,尤其是明晰我们水资源开发的底线在哪里。如果破过这个底线,我们的流域生态系统就会出现系统性问题,那么整个流域的经济社会发展也会受到巨大影响。


目前的情况是,环评各地都在做,但是流域战略环评做得比较少。一条江河上单个大坝的单独影响比较好评测,但如果十个大坝都在这条河流上建呢?这就涉及到一个叠加影响的问题。因此,我们要有一个整体的战略:这个区域、这片流域应该建多少水电站比较合适?流域生态的红线在哪里?所以,流域战略环评应该做在前面,然后再针对个体工程做单独环评,而再不能走跑马圈水、无序开发的旧有道路。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淡水项目主任马超德:“给三峡工程一个客观、公正的位置”_1

筑龙给排水

追踪给排水行业最新动态,凝聚行业热点,和小伙伴们一起聊工作、讲生活、畅谈给排水。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筑龙给排水或者zhulonggp,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给排水精选内容推送。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费下载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