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哈尔滨水价听证疑点重重代表扔矿泉水抗议

发表于2009-12-10    114人浏览    0人跟帖    搜索相似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Northernstar


哈尔滨水价听证会现场


2009年12月8日,在哈尔滨马迭尔宾馆,哈尔滨水价听证会正式召开,比预定日期推迟了23天。


经哈尔滨市物价局委托,哈尔滨市消费者协会面向社会公开召集13名消费者作为听证会参加人。根据哈尔滨市消费者协会的安排,消费者向所在的区消协报名,要求这些听证代表“有参与意愿、对相关问题有一定的调查研究、并具有一定语言文字表达能力的消费者。招集形式将以全市六区消协为报名地点,并根据听证会相关要求,以消费者的不同职业和身份特点分配名额。”


身份的真伪


听证会当天,13名消费者代表和哈市消协副秘书长董长晓组成消费者团参加听证。


在哈尔滨市物价局提供的《哈尔滨市调整城市居民生活供水价格调整听证会会议指南》上,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13名经遴选的消费者代表中,有下岗职工两人,分别为谷孝发和杨秀梅。退休职工两人,为刘汝文和刘天晓。教师两人,为何淑玲和周福仁。社区干部两人,为马淑英和李桂芝。一名企业职工王继辉,一名企业领导宫立君,一名办事处干事修利文和一名律师李民,还有一名是医务人员刘国斌。


哈尔滨市物价局综合处处长王文斌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参加听证的消费者代表有两种遴选方式,一种是按照发出公告后的报名顺序来选听证代表,先到先得,额满为止。第二种是委托市消协推荐人选。他说,这次的消费者代表都是消协推荐上来的,物价局没有遴选,也不知道消协的遴选程序。


13名消费者代表中,据哈尔滨市物价局价格处处长霍恩杰介绍,指南中提到的下岗职工杨秀梅当天没有到现场,坐在他位置上的是太平大有坊社区干部孙晶。而另一位下岗职工谷孝发,经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谷是哈尔滨市信访局退休干部,现年70岁,1994年退休,并非下岗职工。


两名退休职工中的刘汝文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是哈尔滨现代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而且是黑龙江省民进委员会委员,不到退休的年龄,也不是退休职工。


消费者代表中的律师——道里区司政法律服务所的律师李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国家有法律规定,水价三年一调整,调整的幅度为8%~10%”。当记者询问是哪个法律哪个条文或者是否是部门规章时,李民只说,是有这么个法律。记者在全国律师网站上查询,并未看到黑龙江省有叫做李民的律师。


代表的质疑


根据市物价局提供的调价方案,居民生活供水价格上涨0.6元,即从1.8元上升到2.4元每立方米,涨幅为33%。哈尔滨年售水量为19961.3万立方米,其中居民水量9980万立方米。居民生活供水价调价额约为5988万元。


5名来自哈供排水集团的参加人陈述了调整水价的必要性。他们称,自松花江水污染事件后,哈尔滨市兴建了磨盘山供水工程,其中输水管线总长度达到176.22公里,管线直径2.2米,市区配水管网工程140.4公里,这些工程的建设投入了巨资,供水企业负担沉重;另外哈尔滨城市居民生活供水价格从2001年12月起已经8年没有调整,而在这8年中,煤、气、电等供水必需品的价格普遍上涨,更加重了供水企业的负担。


在消费者中,对待调价主要持三种态度。


一种是认为磨盘山水质好,成本高,赞成提价;一种是认为涨价可以,但是涨幅应该降低;第三种认为应该暂缓涨价或者不涨价。


其中,坚决反对涨价的,只有退休教师刘天晓一人。在听证会现场,一直得不到发言机会的他甚至向主持人丢了一瓶矿泉水以示抗议。


刘天晓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哈尔滨供排水集团并没有提供一流的服务,水的质价不符。多年来,哈尔滨很多小区没有水表,“比如南岗区的平公小区、宣西小区、清明小区,道里区的安升小区、安和小区等。”


他介绍,市供排水公司几十年都未曾给这些消费者“消费账单”,这些小区的水费都是按人头均摊,造成了用水一笔“糊涂账”,用水少者为用水多者埋单。


本次《拟调整城市居民生活供水价格方案》中,提出“再加上0.1元每立方米水表改造资金”。刘天晓说,其实早在2001年哈尔滨水价调整时就规定,调价后哈尔滨供排水集团每年从每立方米水价中收取0.08元用于计量设置专项基金,用作水表的安装、测量和更换。据估算,8年已经收取累计达1.2亿元,而水表依然没有安装上,这次还要重复收取该项收费,这笔巨资流向了何处?


哈尔滨供排水集团称,为水源地建设共借贷45.5亿元,平均每年还息2.28亿元。刘天晓质疑,水是社会公共产品,而且松花江水污染事件之后,国家对磨盘山水源地工程进行立项,而国家立项的工程,银行提供低息甚至是无息贷款,怎么每年会有这么多的利息?


“哈尔滨的相对水价比很多一线城市高。”来自哈尔滨商业大学的听证代表周福仁说,水价应该跟当地的收入水平联系起来,水价收入比哈尔滨在全国城市是偏高的,所以水价涨幅超出了居民的承受水平。


“哈尔滨周边的很多城市都在看,如果涨上去,会引起连锁反应。”周福仁说,这种示范效应会阻碍黑龙江经济的发展,基础产品的价格不能轻易动,它会带来其他商品和服务一起涨。


水价的测算除了供排水公司,监督机制并不清晰,谁能保证数据是真实可靠的呢?刘天晓说。


调整的背后


哈尔滨以前水源来自松花江,但近年来松花江污染严重。2005年11月13日,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一厂爆炸,导致约100吨苯类物质流入松花江,造成松花江水体污染。哈尔滨市政府决定于11月23日零时起,关闭松花江哈尔滨段取水口,市区停水4天。


这次事件后,哈尔滨加快了改换水源的进程。2006年12月23日,磨盘山第一次向哈尔滨市区供水。


哈尔滨供排水集团成立于2003年,是国有独资的市直属企业,也是哈尔滨唯一的供水企业。其网站上公开信息表示,“集团组建以来,积极参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入35.34亿元,完成了磨盘山水库供水一期工程”,而在本次听证会的定价成本监审报告书上,一期工程的投入变成了37.7亿元,多出了2.36亿元。


上个月,有媒体报道称,北控集团和清华同方水务正在与哈尔滨供排水集团谈判,意欲入股哈尔滨供排水集团。这两家企业入股的前提条件:年内上调水价。


清华同方在香港发公告称,向哈尔滨水务增资6000万元,增资后占股约17.8%。此前清华同方已经与哈尔滨供排水集团有过合作。2004年初,清华同方(哈尔滨)水务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负责哈尔滨太平污水处理厂投资、建设和运营,特许经营期为25年。


记者就入股一事采访参加听证的哈尔滨供排水集团供水公司总经理乔惠平,他称此事“无可奉告”。而对于入股事件跟涨价有没有联系,他的回答很干脆“没有”。


此前,在其他城市纷纷酝酿上调水价之际,黑龙江齐齐哈尔市却将水价由每吨4.2元降到每吨3元。据悉,齐市此次水价下调后,停收的供水二次加压费将由政府承担。

来源:中国青年报

筑龙给排水

追踪给排水行业最新动态,凝聚行业热点,和小伙伴们一起聊工作、讲生活、畅谈给排水。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筑龙给排水或者zhulonggp,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给排水精选内容推送。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币下载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