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水价上涨风潮中的齐齐哈尔样本

发表于2009-09-10    987人浏览    0人跟帖    搜索相似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citytree

    齐齐哈尔位于松嫩平原,河流水质比南方一般城市好。


和其他城市一样,齐齐哈尔调价,是水涨船高的逻辑。自来水提价的动力若为补偿成本,那么,降低成本又是否有足够的动力?


“该涨的(城市)没涨,不该涨的却涨了。”建设部城市水资源中心主任邵益生说。


水价上涨浪潮,今年已然席卷全国。上海、北京、天津、沈阳、广州、南京、宁波、兰州等都已上涨或举行了调价听证会,争议注定不可避免。


邵益生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城镇供排水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这个简称为“中国水协”的协会,是全国城市自来水运营单位的行业联盟。


8月中旬他告诉记者,水协计划召开新闻发布会解答公众疑问,但后来却取消了,改为奔赴各城调研,报告直递高层。


补偿升高的成本,几乎是各地涨价的通行理由。但对于普通市民,这一切就如雾里看花。清华大学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涛上月撰文《水价十五论》,建议让水价公开透明。


在众多调价城市中,黑龙江齐齐哈尔如今4.2元一吨的居民用水价,几乎是全国之冠,但居民却多抱怨水质不如从前。选择齐市为考察样本,我们试图厘清:上调价格是否解决供水问题的万能药剂?


水价改革十年


此轮水价上调风潮的重要依据之一,是1998年形成的《城市供水价格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


《管理办法》的制定,与亚行技术援助中国项目“供水价格研究”有密切关系。邵益生当年是该项目的中国专家组组长,他证实,那次研究为中国城市供水体制改革提供了技术指引。


亚行技术援助中国项目,始于1997年,共分两期。第一期是为中国政府在草拟《管理办法》过程中提供咨询,第二期从机构和技术上协助中国政府实施新水价,现在被媒体广泛报道的河北省张家口,正是第二期项目的首个试点城市。


在亚行项目组的协助下,2000年9月21日,张家口首先颁布《城市供水价格管理实施细则》,颁布次日,就举行了听证会上调水价。按照方案,张家口将分6年调整水价,上涨的水价,将用于逐步偿还水源工程贷款。


张家口的试点,符合《管理办法》的核心思想———供水公司必须用水费补偿成本,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高层对此非常重视,并向各部委批示“张家口水价改革经验和问题需要总结研究”———中国各城市供水市场化改革的序幕由此拉开。


上世纪末,随着国有企业深化体制改革,本为公益事业的自来水供应,也逐步脱离原来不计成本的运行轨道,开始尝试自负盈亏。一个城市的自来水厂从国家无偿支持的公益事业单位,改制后期望逐步变成现代企业。


{{page}}


稳赚不赔的买卖?


齐齐哈尔自来水公司2003年改制,正是自来水行业改革的途径之一———引入外来资本。来自哈尔滨的翔鹰集团,出资1.2亿买下68%股份,成为齐市供水企业的大股东,其余股份仍为国有。摇身一变,齐齐哈尔自来水公司成为了公私合营企业。


翔鹰集团是一家从事房地产开发、装饰、建筑等行业的多元化集团公司。在收购自来水公司股份之前,它从未涉足供水行业。


此前,外来资本进入供水行业,已有基本成熟的可持续发展模式。1997年,确定“成本补偿”的《管理办法》酝酿之际,世界水务巨头威立雅获得了中国的第一个项目,与天津市供水部门签订特许授权合同,改造经营天津凌庄水处理厂。这个项目运行至今,之后威立雅又通过一系列资产收购,陆续在上海浦东、深圳、昆明、常州、柳州、兰州、海口、天津获得了全面供水合同。


财大气粗,是威立雅中国收购予人的印象,据媒体报道,2007年,威立雅以超出竞争对手四倍的价格,拿下兰州供水集团45%的股份。同年,在争取天津市北水业49%股权时,它的出价超出净资产3倍。


早在外资高溢价收购时,就有人提出担心,会不会在将来拉高水价。事实看似如此,2009年,有外资参股的城市都成为申请听证上调水价的先锋。


有舆论认为,外资拉高中国水价。


记者就此咨询威立雅,得到的答复是,不能做出回答。因为兰州的水厂项目中,威立雅并不是大股东,最大的股东应该是当地国资委。


实际情况是,外资高溢价收购有可能拉高成本,但在没有外资参股的城市,比如齐齐哈尔,水价一样上调。


要达到《管理办法》中“补偿成本、合理收益、节约用水、公平负担”的目标,就意味着要通过水费,完全补偿成本,并且取得一定的净资产收益率,水费还应该补偿同水有关的成本,比如包括基础设施、饮水工程在内的投资。


而水价除了纯水费之外,还应包括水资源费、污水处理费。在受益于南水北调的城市,比如北京,水价还包括了南水北调的工程费用。


城市供水,变成了可以提供求稳定利润(6%-12%)的固定资产投资,从某种意义上说,供水几乎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正是在《管理办法》颁布后,包括翔鹰集团在内的私营企业陆续进入供水行业。


涨价理由


齐齐哈尔位于松嫩平原,嫩江穿流而过。日本侵略东三省时期,在这里修筑了大量工事,部分延用至今。除了齐齐哈尔火车站,日本人还修筑了庞大的城市供排水体系,甚至修建了水厂,并开采地下水源。那些有几十年历史、深埋于城市土层中的管道,现在还是城市公共配套设施的一部分。


8月18日,齐齐哈尔突然大雨滂沱,市中心大水漫过膝盖,直到次日,古旧的排水管才把雨水排尽。齐齐哈尔的供水管道则同样古老,每次大规模停水之后,从管道放出来的水,都有惊心的锈黄。


但齐齐哈尔的水源,在全国各大中型城市中,却属一流。以往,齐市取水点全在地下,有的还是日本人的选点,最近几年则一半取嫩江水,一半取地下水。地下水清洌甘甜,即使作为地上水源的嫩江,源自大兴安岭支脉,沿途工业较珠江、长江少,水质也好于南方一般河流。


老旧的设施、面向500多万人口的特许经营权,是齐齐哈尔2003年开放公共事业时的资本。自来水和城市供暖都先后卖给私企,《黑龙江日报》2006年曾发文详述改制的好处———齐齐哈尔壮大了公益事业,政府不仅没花一分钱,反而净赚2个亿。


作为项目投资方,翔鹰集团虽无任何管水经验,也提出了未来30年经营计划,包括技术改造、旧管网改造的长期目标。


翔鹰集团入主6年,今年春天是第一次上调水价。齐齐哈尔召开听证会,把居民用基本水价从每吨3.7元上调到每吨4.2元,特种行业用水高达每吨七八元。


齐齐哈尔涨价的理由,似乎比宁波、兰州更具体,它列出了一个更详细的账本,让我们可以窥见水价端倪。


上调的理由是,因为电价上调、管网改造,企业成本增加,但销售水量下降,单位供水成本从2002年的每吨1.27元增加到2.25元。自来水公司近几年亏损经营,尚欠贷款。有关部门判定,企业提出调价符合相关法律规定。


自来水公司还对外公布了每吨4.2元的具体组成,2.2元是纯水费,0.8元是污水处理费,1.2元是二次加压费。其中二次加压费,记者从齐齐哈尔水务局了解到,是作为该市二次加压泵改建的建设费用,属于预收的建设资金。0.8元污水处理费是按黑龙江省统一标准征收。


也就是说,在自来水公司看来,即使收每吨4.2元的水价,也不能保证盈利,这和水价改革预期的可持续发展相比仍有差距。


然而在群众看来,每吨4.2元还是太贵了。听证会期间,上调方案遭到一些代表的反对。市政协委员周晶指出,不能把企业的亏损转移到群众身上。


“不涨不行”,自来水公司总经理吴化鹏则对本报记者说,“电价、工人工资都要涨,电价涨了6次,电费占自来水成本的1/3,自来水怎么能不涨?”


据记者了解,近两年,齐齐哈尔自来水公司工人确曾要求涨工资。参加过上访的一位员工说,省里水厂职工的平均工资是1450元,他们的收入完全达不到这个水平,现在公司给涨了几百元,还是和黑龙江自来水行业整体收入有距离。


{{page}}


成本如何约束


和其他城市一样,齐齐哈尔调整水价,是水涨船高的逻辑。自来水提价的动力若为补偿成本,那么,降低成本又是否有足够的动力?


一个悖论是,若自来水公司通过高效营运减少成本,按照规定,它的盈利也不能超过12%。但如果亏损,则可以通过调价申请进行平衡。


“现在国内还没有有效的机制来约束供水公司的成本”,清华大学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涛建议,建立一个行业标准成本,给自来水公司压力。


那么,下面需要考察的问题是,齐齐哈尔自来水公司的经营效率是否令人满意。


总经理吴化鹏向记者透露了一个数字:公司的产销差高达46%。也即是说,从自来水厂流出来的水,近一半无法计算在水表内,而这部分成本必然由自来水公司承担。


巨大的产销差存在多种原因。吴化鹏说,位于松嫩平原的齐齐哈尔,地下都是沙子,北方水管要深埋,漏水不易发现。其次是市郊几万农户,没有水表,按户收费,夏天缺水,农户用自来水灌田。每年夏天,自来水公司会出动3台大卡车到邻近农村稽查,每天都能收回整整一车橡胶管。另外,无偿供给城市的消防用水也不计入销售,水表普遍灵敏度不高,漏水也无法计算。


北方城市自来水管网老化,产销差普遍偏高。“齐齐哈尔并非产销差最高的城市,”吴化鹏称,黑龙江有的城市甚至高达60%。


除了产销差带来的损失,改制后的齐齐哈尔自来水公司,似乎仍无法解决公共行业的效率问题。


改制未改变公司的基本架构和人员配置。当时签署(转让)合同时,即明确规定,员工除特殊情况不能下岗,这让自来水公司至今保留了上千人规模。“工人年纪都大了,下岗如何生存?”厂里的领导很为难。


但因为改制,以往一些可由政府买单的项目,企业要自掏腰包,如每个季度十几万的送水化验费用,以及管网维修费用。


“价格由政府控制”


在今年的水价上涨浪潮中,齐齐哈尔早早就完成了听证、提价程序。事实证明,越早调,阻力越小。宁波、兰州等准备调价的城市,无一不被置于媒体聚光灯下。网民爆宁波自来水公司一股东企业自来水业务“毛利率高于房地产”,马上被全国媒体转载。


但齐齐哈尔人还是突然从媒体报道中“醒悟”过来:即使其他城市都涨了,也没有本市水费高。比如北京,3.7元/吨,上海的调价目标是每吨2元多,兰州9年调价5次,如今目标也不过每吨2元多。


在城镇居民人均月收入不超过千元的情况下,齐齐哈尔水价超过北京、上海有点尴尬。一位齐齐哈尔市民近期在贴吧上发帖,如发现新大陆一般,称齐齐哈尔水价全国最贵,跟帖者甚众。直到现在,水价仍然是齐齐哈尔物价局接受群众投诉的五大热点之一。


水价上调,自来水公司须首先向水务局上报,而后上报至物价局,并召开听证会,收集各方意见,报市政府和省物价局批准。齐齐哈尔水价上调便是黑龙江省物价局批准。


“自来水公司不能随意调价”,上届齐齐哈尔水务局局长胡银波曾向媒体表态,自来水公司股份转让,并不会让水价上调,因为“公用产品的价格是由政府控制的,并不是企业自己说了算”。


齐市水务局分管供排水的副局长杨军对今年的调价表示认可。他说,3年一个周期,齐齐哈尔在前两个周期都没有调价。目前自来水费主要高在二次加压费上,二次加压泵改建完成后,这部分费用可能降低。而且,虽然齐齐哈尔水费现在是黑龙江最贵,但哈尔滨调价之后,肯定会超过齐齐哈尔———提及哈尔滨的原因在于,水价是区域性很强的项目,不同地域差别极大,水价调整的重要依据是周边城市的水价。


但值得注意的是,二次加压费虽然可能降低,齐齐哈尔现在的自来水价中并未包括水资源费,国家对这一部分目前还没有强制规定。


{{page}}


水质的抱怨


齐齐哈尔的水价几乎全国最高,但以一户月用水五吨计算,它的水费不超过可支配收入的2%,仍然低于发达国家水费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


这预示着光明的前景,也是外来资本看准自来水行业投资的动因。


“我们的水虽然贵,但水质比北京上海好得多。”一些市民对齐齐哈尔自来水供应感到满意。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认为。改制后自来水公司提供的服务也引致许多不满,其中不乏低效、低质的抱怨。


南浦街道化工社区居民告诉记者,今年夏天,17户居民停水快一个月,多次打电话报修,自来水公司要求他们自行承担维修费用;收齐管道维修费上交,隔了半月仍无人处理。经《齐齐哈尔日报》报道后,自来水公司上门检修,第一天挖了两个大坑,没有发现水管,回去找图纸,找了两天才返回修好,发现只是一个管道被堵塞。


一位水厂工人则对记者坦承,自来水漏计严重,也影响了公司增加供水的积极性,压力不够,城区偶尔会停水。


更多居民反映,水价更高,水质却变差了。在齐齐哈尔大学教工宿舍区,记者看到,居民用来接水的容器都是铁锈一般的暗黄色。一位居民称,这个夏天放出来的水发黄、发黑,把洗衣机的白管子都给染黑了。他们既不敢喝,也不敢用来洗衣服,怕洗脏了。


齐市水务局副局长杨军8月中旬参加了齐市《行风热线》,这个节目邀请和民生密切相关的司局级单位,现场接受行风监督员的提问。现场他发现,居民意见最大的不是水价,而是水质不稳定。


水质为何不好?


自来水公司一位副总在节目现场把原因归结为嫩江上游污染。


但锈黄、泥沙从何而来?


杨军说,齐齐哈尔正在改建二次加压泵设施,改建过程可能会产生这些问题。自来水公司管网所所长还告诉记者,如果停水后突然来水,水压可能会把铁管里的铜绿、锈带出来。


两年前,北京《网络报》记者曾到齐齐哈尔调查水质问题,报道称该市自来水不合格。不久,齐齐哈尔日报发表了结论相反的报道,市领导检查水厂,并亲自饮水,证明可正常饮用。为了消解不信任,取地上水源的浏园水厂也开始不定期开放,供市民参观。浏园水厂厂长说:“一般水厂是保密单位,但我们为了让老百姓放心,给他们看。”


提案:收归国有


今年,湖北南漳和内蒙古赤峰相继发生供水污染的公共事件,其中赤峰的水源污染导致4307人就医,而两地皆为私营企业取得特许经营权的供水单位供水。相较水价,公众无疑更关注饮水安全。


与南漳和赤峰相比,齐齐哈尔自来水质问题只算“小儿科”。在街头随机调查,市民对水质的褒贬各半,但若问今昔差异,约9成人会认为现今不如从前,有人还会补充一句:“卖给个人了。”


自来水私营,在这个城市并未得到一致支持。“政协每年开会,我们都要提提案,呼吁把自来水公司收归国有。”齐齐哈尔市政协委员周晶说。


“问题并不在于私营”,清华大学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涛认为,私营不会必然导致服务变差。但他一直呼吁应限制没有供水服务经验的企业进入城市供水行业。几年前,在齐齐哈尔改制引入没有经验的翔鹰集团时,业内就有不同看法。


实际情况是,周晶等人“收归国有”的提案很尴尬,地方政府可能没有足够资金回购自己出售的自来水公司股份。


“我们以前每年都呼吁,义愤填膺”,周晶说,“做了很多调查以后,我们觉得没办法。拿不出这么多钱,齐齐哈尔财政收入有限,大型央企财税上交国库。一个基层干部曾到南京考察,回来后很诧异,说南京一个区的收入都赶得上齐齐哈尔一个市了。要实现供水旧管网改造的长期目标,齐齐哈尔怎么负担得起?”


关键问题是,水价涨了之后,自来水公司就能拿出这么多钱吗?


这笔钱该谁来出?

来源:南方都市报

筑龙给排水

追踪给排水行业最新动态,凝聚行业热点,和小伙伴们一起聊工作、讲生活、畅谈给排水。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筑龙给排水或者zhulonggp,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给排水精选内容推送。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币下载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