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事故大楼无证施工建筑工人边干边学

发表于2009-11-17     384人浏览     0人跟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Northernstar


海口一在建办公楼

楼板坍塌致1死3伤

坍塌面积481平米,初步估计直接经济损失近20万

11月15日晚上9点半左右,位于海口南海大道的康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在施工的质检办公大楼因楼顶模板失稳造成现浇混凝土坍塌,4名在4楼施工的工人被坍塌的楼顶埋压。昨日凌晨1时15分,从医院方面传来消息,最后一名被救出的工人因抢救无效不幸死亡。死者李飞燕,男性,46岁,湖南邵阳人。

省委常委、海口市委书记陈辞获悉事故发生后,立即指示全力进行抢险救援,确保被埋压的工人生命安全。海口市委副书记、市长徐唐先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指挥救援。海口市领导许云、林北川、宋顺勇、朱寒松、袁光平、林甫肄等赶到现场。海口市委宣传部、海口秀英区政府,海口高新区管委会,海口市公安、消防、建设、安监等部门领导也紧急赶赴现场。

海口市政府新闻办当晚在现场举行新闻发布会,海口市消防局李俊东局长介绍救援情况。据介绍,事发时正在施工的有12名工人,4楼楼顶发生坍塌时,先后有8名工人逃离现场,4名来不及逃离现场的工人被埋压。当晚9时45分,消防部门接警后,先后出动8辆消防车和63名消防官兵紧急赶往救援。项目经理部管理人员按照应急预案,和业主、监理单位一起采取应急措施,并报告110、119。5分钟后,消防人员迅速赶到现场施救,约在15分钟内将3名被困工人救出,并送至省人民医院治疗。后来通过打电话,找到了第4名被困者。历经2个小时的努力,当晚11时55分,第4名被困者李飞燕救出送往省人民医院救治。医院对李飞燕进行了1个多小时的全力抢救,最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据了解,此项工程的建设单位为海南康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设计单位为海南省建筑设计院,监理单位为海南中城建设工程监理公司,施工单位为海南联合建工集团有限公司。

事故发生后,为贯彻海口市委、市政府领导的指示,市政府副秘书长林一民、吴成贵、李运文在现场主持召开秘书长办公会议,立即成立新闻报道组、现场抢险组、善后处理组、事故调查组、经验教训总结工作组,全方位进行指挥救援。

目前,3名受伤人员张延军、程先轮、陈章友均无生命危险,其中2人需留院观察1至3天即可出院,另1人骨折,等待手术。事故现场已封闭,并安排人员值守,尚未出现任何异常情况。

从业主单位和施工方昨日上午10时许向相关部门提交的事故情况报告,记者获悉,坍塌事故的(屋面板)跨度分别为26米和18.5米,四周高度为6米,中间高度为9米。此次坍塌面积达481平方米,约占该项目建筑总面积4200多平米的1/10。初步估计直接经济损失近20万元。

昨日上午,省建设厅工程质量安全监管处负责人到事故单位了解情况,业主单位和施工方没有提供施工许可证。

目前,1名现场施工负责人已被警方控制;事故伤亡者家属正在赶往海口的途中;事故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事故大楼没报建就施工

省建设厅工程质监处现场调查,业主单位和施工单位拿不出报建手续

本报讯昨日9时10分许,记者再次来到坍塌质检办公大楼现场。记者看到,这栋坍塌的办公大楼出现了几个连续的大窟窿。大楼周围围上了一圈警戒线,施工现场已停工,几名药业公司的安保人员在现场看守。

昨日上午9时30分许,省建设厅工程质量安全监管处副处长杨梅到现场调查了解情况。杨梅首先对事发当晚的情况进行仔细询问。随后,她要求与会人员拿出相关资料进行查看。最后,杨梅表示要看看该项目的报建手续,但业主单位和施工单位未能拿出施工许可证等相关报建手续。

杨梅昨接受海南特区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欢迎媒体记者对重大安全事故进行监督报道。对一些工程质量不过关、相关规划手续不完备的工程项目,也希望新闻媒体及时曝光。

随后,记者又向项目施工方——海南联合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一负责人询问报建情况。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这一片项目都需要海口高新区规划局进行审批,目前相关报建程序还在进行中。他说,之所以在报建手续还没完成的情况下就施工,也是无奈之举,是因为“时间紧、压力大,为了按要求完成,我们就得加紧建,抢进度”。{{page}}

一名现场施工负责人被警方控制

昨日下午6时许,记者致电海南康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幽泉。李幽泉告诉记者,目前几名死伤工人的家属正陆续赶往海口,对于最终的赔付情况以及赔偿方案,可能需要等家属到达后才能最后敲定。1名现场施工负责人夏某已被警方控制。

海口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谷子良昨日下午6时接受采访时表示,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尚无最终结论。发生事故的在建办公楼将如何处置,要等专家作出技术质量鉴定后,才能决定。

现场直击

镜头一围观者自动让出一条“生命通道”

15日晚上11时55分许,大楼坍塌事故现场变得嘈杂起来。“里面传出话,人马上就可以救出来了,我们大家赶紧把通道让出来啊。”站在距离事故大楼最近的众人纷纷向身后喊着。短短1分钟内,从事故大楼封锁线向外延伸、直到120急救车之间几十米的距离内,挤作一团的几百名围观人群中,一条“生命通道”迅速形成。

2分钟后,最后一名被困工人李飞燕在医护人员和消防官兵的簇拥下,从大楼里被担架抬了出来,医护人员一边走一边为其输氧,围观群众始终保持着通道的畅通。随即,李飞燕被抬上了等候多时的120急救车,医护人员立即开始对其进行救治。记者透过车窗看到,李飞燕躺在担架上一动不动,医护人员对其进行胸外按压式心肺复苏。随后,120载着他,直奔医院。

镜头二有人称“发生事故是早晚的事”?

15日晚上11时30分许,离李飞燕被抬出还有20多分钟。“唉,这事早晚会发生,谁赶上谁倒霉。”当记者穿梭在围观人群中时,一位干瘦的中年男子蹲在靠近警戒线旁的高台上自言自语地说。“我跟你说,这个楼刚开始盖的时候,我们就感觉其中一根纵向承重梁有问题,位置好像偏了,可‘有些人’说没问题。”攀谈中该男子如是说。

该男子称,自己也是这个工地上的工人。“我们工作时发现,这个承重梁似乎偏离了正常的设定位置。打个比方吧,本来该在中间位置的,可这个梁却搞到右边去了,这不就是偏了嘛。”该男子说,发现问题后,他们曾反映过,可对方只表示知道了,叫他们先干好自己的活再说。

该男子告诉记者,私底下,工地上的老乡之间也议论过这件事。“我就担心,哪天谁的运气不好,出事了,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该男子不停地摇头叹气。

之后,该男子就什么都不肯说了。

幸存者陈章友讲述惊魂一刻:

一人自己爬出安然无恙

遇难者被压后接过电话

本报讯昨日凌晨,躺在省人民医院病床上的陈章友依然心有余悸,他告诉记者,当天晚上混凝土送达工地的时间比平常稍晚,只能延时加班,才能用完混凝土完成工作收工。当时,木工李飞燕正在检查模板,“我和其他十几个工友都在楼顶面浇灌混凝土,突然一下,什么情况都没有,一下子就塌了,来得好突然。水泥、钢筋、模板,一下子全都落下来了。”

5人被倒塌构件压住

一人自己爬出安然无恙

据陈章友回忆,当时总共有5个人被倒塌的构件压住。一些在楼面边角,以及反应敏捷的工人,依靠扒住周围竹架等逃脱。5人中,一个人自己爬出去了,而且安然无恙,捡回一条命。陈章友、张延军以及程先轮、李飞燕4名工人被压而无法动弹。

遇难者李飞燕被压时

曾接电话介绍自己方位

很快闻声赶来的工人以及工作人员开始向事发地聚拢,营救人员很快抵达现场。据营救人员透露,救出3人后,还剩下一人没救出,情况紧急。有营救人员通过工友家属得到李飞燕手机号码并拨通,李飞燕当时竟然接起了电话,还勉强表述了自己的大概方位。最开始抵达李飞燕遇难的地点,还看见李飞燕一只手指在晃动。{{page}}

李飞燕被救出来后

胸骨塌陷左侧锁骨骨折

在省人民医院,经过院方采取多种积极措施抢救了一个多小时,李飞燕仍没有生命迹象。据一位参与现场抢救工作的医生介绍,李飞燕从现场被救出来以后,已经没有心跳和呼吸,而且他的胸骨塌陷,已经被压瘪,左侧锁骨等多处骨折,“埋压的时间太长了。”昨日凌晨1点多,李飞燕最终抢救无效身亡。

伤者程先轮:事故发生一瞬间,我们跟着整个顶子往下掉

“我们的技术是一边干一边学”

本报讯昨日中午,记者赶至省人民医院,向3名伤者了解事发经过。伤者陈章友,重庆开县人,住重症监护室,不能探视。伤者张延军,安徽濉溪县人,当时正在休息。伤者程先轮,44岁,重庆开县人,记者到达时,他刚吃完饭。随后,记者与程先轮就前晚发生的事故简单地聊了一会。

“进工地,什么证都没要”

记者(以下简称记):包工头是哪里人?

程先轮(以下简称程):小包头好像也是重庆人……不太清楚,我们都是介绍过去的。

记:你们去工地干,要不要什么证?

程:不要证。

记:什么证都不要吗?

程:不要,去咯,他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记:那你们的技术主要从哪儿学的?

程:都是一边干一边学。

“事故发生时,脑子是空的”

记:那你们在这个工地干了多久了?

程:3次到4次……有时候搞到下午,有时候搞到晚上。看情况。

记:那你知不知道这次为什么干到这么晚?

程:昨天(11月15日),下午3点多开始搞,搞到下午没搞完,要把这个顶子封起来。这个工程不能停,停了过后它这个板不打好,它要漏水。

……

记:事故发生时,你们都在干什么?

程:有的在楼顶浇水泥,有的在打板……我正在楼顶搞水泥。

记:事故发生一瞬间,你当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程:脑子里是空的……我们跟着整个顶子都一起往下掉,后来我被一个横杆挡住了腰部……然后我就昏了过去。

记:那其他人当时情况你了解吗?

程:李飞燕一个人在楼下检查模板,其他人都是在楼顶上,板子塌的时候,有几个人靠脚手架比较近,反应快的就一把抓住脚手架了……我还算幸运的。

记:楼下的李飞燕没有这样的运气。

程:……(沉默很久)

靠熟人介绍工作,到处当临时工

聊天中,程先轮说,事故发生后,等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有工友跑进来把他往外背了,他很庆幸自己活了下来。程先轮告诉记者,他现租住在海口市坡巷村,来海口约5年时间,家有两个孩子,一个在广州打工。日常干工不固定,都是靠老乡朋友熟人介绍等,到处当临时工人。{{page}}

施工工人多是包工头老乡?

海南康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几位女工告诉记者,这些人都不是他们厂的,是包工头自己叫的,好多工人都是他的亲戚朋友老乡。一位陪同接受询问的工人,也告诉记者:“出事的那些工人,都不是住在工地里面,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现在这里没有工干,他们肯定就不过来了。”

马上就访

记者昨日走访海口多家建筑工地,部分工地存在安全隐患

“做建筑工程最重要是要有责任心”

本报讯昨日本报记者分赴海口多处施工工地,调查了解工地施工安全情况。走访发现,大型工地安全措施比较齐全,但是部分私宅和小型工地存在安全隐患,施工人员安全意识淡薄。记者刘操马俊虎

记者走访海口小工地隐患多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海口市凤翔路、坡博村和忠介路等工地较多的路段和片区,对正在施工的工地进行走访。

上午10时,记者来到坡博村一处工地看到,该工地除了临街的墙上挂有一些破烂的安全防护网外,其他墙面均没有安全防护措施和硬性围档。住在附近的居民称,有时看见工人在没有任何安全防护措施下进行高空作业,不时还有砖块从上面掉下来,路过的人都会心惊肉跳。

在走访中,记者发现虽然大部分施工人员都佩戴了安全帽,但由于工地管理不严格,外来人员可以随便出入工地,很多工地经常可以看到没戴安全帽的非施工人员出入。

施工方负责人安全生产比什么都重要

昨日上午,海口凤翔东路某建筑工地内,施工方负责人梁先生紧紧盯着工人们的一举一动。梁先生在得知前晚海口发生的楼板垮塌事故后很心痛。“发生事故最根本原因就是施工单位负责人缺少责任心。”梁先生说,“做建筑工程最重要的是要有良心,要对手下的工人的安全负责,不能为了节约成本把安全措施丢掉了。”梁先生说。

“悲剧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出现安全事故对任何一方而言都会是沉重的损失。”海口滨海大道一建筑工地负责人王先生说,他负责建筑工地施工已有10余年之久,每次看到那些遇难者家属悲痛的眼神,总让他觉得追求安全生产比追求任何其他东西都更重要。

建筑工人

宁愿少赚点

安全最重要


记者走访了解到,海口各大建筑工地的工人大多来自农村,他们最迫切的愿望是能够在一个正规、安全的工地工作。“如果连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就不出来了。”四川籍农民工老唐在海口打工8年,海口几处大型建筑工地上都曾有过他的身影,他对自己找工作的要求很简单:工程合法、有合同。“我们出来做工哪怕少挣两个,也要保障自己的安全。”老唐告诉记者,就在一年前,他的一个老乡在工地工作时不幸坠楼摔伤,由于所在工地属于违法施工,包工头始终不露面。老乡为了治疗摔伤不仅花光了自己打工多年的积蓄,还向亲朋借了好几万块钱。“现在人也残废了,也不能做工了。”老唐说,像他一样属于弱势群体的农民工友,最迫切需要的是政府部门的重视和施工部门的保护。

来源:海南特区报(海口)

筑龙监理

关注质量管理,强化安全意识,筑龙监理带你了解更多最新行业信息,分享精品免费资源。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用微信直接搜索筑龙监理或者zhulongjianli并点击关注,即可获得监理每日精选内容资讯。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费下载资料

扫码安装筑龙学社
随时随地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