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筑龙实录]对话王大君——首创禧瑞都“构建中国特色大都会”之对话

发表于2009-12-17    327人浏览    0人跟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citytree

   王大君:禧瑞都室内设计师,王大君空间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


   CBD的公共艺术


   【易介中】很高兴我们把王大君大师给请到现场,我刚刚跟社科院的李河刚刚谈到了一个话题,很有意思,这个项目它大概是这个区域里面最顶级的,我们谈单价概念,应该是标杆性的项目,以前CBD给我们的感觉都是去中国化,甚至是中国的语汇在这里是不符合北京成为大都会的整体形象,但是这个项目非常特殊,中国北京到今天已经有这么个项目,在一个非常高端的项目里面,尤其是绝佳的概念,甚至跟CBD的过程里面,走的是国际概念,这边走的却是新中国风或者有北京印象的概念发生。我们刚才还说,这个观念仅限于在住宅本身,我们现在还在期望CBD东扩,还在期望更多的公共建筑和写字楼出现。CBD和我们很多的金融区不太一样,它有吃喝玩乐,有很多的地方,王建筑师让您最有安全感的地方也在这个地方。我们是个新的CBD人群,CBD人群不代表你要居住在CBD,我们会觉得CBD是一个比其他地方更具备首都文明的地方,称不上文化,这边包含各个地方的人,都能融洽的在这边生活,因为这边并没有北京价值观,在这个地方我们会有很强的归属感,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我希望你能谈一谈,你觉得北京的CBD,目前这种生活状态,你的满意度是多少?


   【王大君】一开始想象中的CBD是从2000年开始,知道未来是这个结果,其实那个时候我认为是晚上人走光了,变成一个食城。我觉得是老外对东方的一个崇敬,住宅和商业,还有娱乐都放进去,以后还有酒店进驻。CBD我认为还是有东方人的生活习惯在里面,所以一楼开始活跃起来,虽然都是老外做设计,使用者是老中,后来我很喜欢在CBD的感觉,它不是那么冷酷。像纽约真正的金融区其实也是一样,当然这几年开始慢慢的做改变,我想这就是中国跟西方结合的文化。我觉得中国的建筑,我们的生活方式其实都是西式的生活方式。有人问我说中国的生活方式,我们看到的都是宫廷建筑,庙宇建筑,就是看到是神,帝王的居住,没有看到人,到近代才看到。这个发展过程,我们在住宅上面,也是跟着西方走,把西方的东西拿过来,最明显的例子,我们到东南亚去度假,六星,七星级的饭店,其实他是把西方的精神吸进去,当地的生活方式反映出来的最高级的度假环境,那个度假环境,那个过程可能是二三十年,因为也都是老外设计,可是它慢慢跟当地的生活习性结合,就会出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生活环境。我觉得现在其实在中国我觉得就是酝酿出来的东西,台湾跟这边的最大差别,台湾混杂了西方,日式还有中国,它是个大融合的,中国这边是比较纯的,尤其在北京,是北京纯的中国的居住观念,我觉得慢慢会形成纯中式西化的结合居住方式,你开始先要有生活的品质,然后会产生一些文化,这些文化反映到居住里面,我想这个是可以期待。一开始没有想象到,你要讲一个红建筑是很可怕的,可是后来看到那个模型出来,其实很协调,我觉得是突破了一想到中国建筑,以前很可怕的,一听到中国建筑……


   【易介中】就是有土的联想。


   【王大君】我讲个最简单的例子,说我是后现代或者新古典,没有一个人的脑袋里想的是同一件事,讲建筑,它有文化背景跟一群学士,大家讨论出来的定义,可是你室内根本就没有。中国建筑也是一样,大家会想到早期封建时代戴小帽子的时段,就把中国建筑局限住了。


   【易介中】我们大家观察这个项目很有意思,就是当时听到CBD在这么一个金融背景之下,你怎么会想要把巴黎的生活方式,悠闲感带过来,你当时怎么想这个问题的?


   【王大君】从一开始,其实是售楼处那种观念,以售楼处来讲,给我们蛮大的感触,它不去彰显售楼处的概念,反正它是目标性的,你不会开车看到一个接待中心,我进去晃一下,它是大现隐于市的概念。一开始的方案是四面全部是六米高的白墙,就一个洞,我们那时候认为,它不是在马路边,绝对不会有人开车说看到,它不用彰显本身的内部,在反映到户型的时候,对我感觉,因为它里面是大户里面小户型的。我是用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两边飞,现在是台北跟北京是一半一半,我来北京,一个人的时候,我想要居住在什么样的环境,那是个小空间的概念,一个人居住的环境,我早期就谈过这个事情,我可以选择小单元的,绝大部分都是通行非常厉害的,这个空间要给你的定位,那时候早期是日本跟台北飞,我带的行李,里面放的东西,决定了我进了台北的家,我回台北喝酒什么的,还是回台北谈事情。那个时候我在三个城市一直扮演不同的角色,室内其实它的形式上面不是那么重要,空间的重要,它就决定你的舒适性。


   【易介中】就是它的反差更大。我觉得你在这个隔离用一些巴厘岛的语汇,特别适合在这个里面。我们的观察是它其实在巴厘岛的那些艺术,大概有几十年的。


   【王大君】受到了日本的占领,欧洲,然后又美国。


   {{page}}


   


   户型设计的艺术与实用


   【易介中】对我们中国而言,它都是似曾相识的,可是又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如果我们今天所有东西,都拿原来中国的窗棂,中国的石雕,中国养成习惯的,宋朝啊,唐朝那些东西拿过来,又回到很沉重的概念,你在心里面就打不开了。可是如果完全是那些你眼睛看又看不懂的东西,比如欧洲的神像,雕像,欧洲的大卫像,又有很大的新鲜,很大的隔阂,所以你巴厘岛的策略,在豪宅里面,是非常非常成功的。你看到它又东方,它又带有宗教味道,它又能把比较休闲的掌握住,那你觉得平面的规划,针对CBD,他们可能更具备后面的性格,因为这个地方,并不是一家三口,子孙三代居住的方式,这样的性格,你觉得目前北京CBD,其他的区域,你在北京也有很多的豪宅,你当时会觉得你特别会关注哪些地方?


   【王大君】以我自己的立场,早期我在北京还没有家的时候,最想住的其实是河桥,河桥的户型很多,在这个过程中,国际通行的概念,很希望你进驻的空间有弹性。比如禧瑞都的小户型来讲,一百六,更小的是一百一左右,我们在规划的时候,它其实并没有针对所谓的纯住家的,它在一百六的时候是两居半,它是连通的,你可以很单纯的睡觉的空间,它本身还有另外的,可以工作。在我自己的经验,比如我去了一个城市,比如呆十天,我甚至更长。我一个高中同学,也是公司派到五这边上班,他前半年住在欧洲俱乐部,他有时候来会呆一个月,他的老婆小孩会跟着国家,所以没有办法满足他,所以他会搬到东方新天地那个地方,那边是两居,两居他又感受说,我今天住了两居,两居里面放了两张床,他绝大部分都呆在客厅里面,所以这个产品,你这种人,高级的主管,他需要有一个独立的书房,所以当初在一居的时候,我们把卧室跟客厅连接起来,这个空间可以变的很弹性,虽然当时有一百平米,那个空间你可以当书房,所以在这个案子里面,你自己使用者去定义,当打开的时候,你去决定那块儿,不是设计师把你定义起来,这边就要做什么用,而是使用者本身富裕他一些定义。


   【易介中】最好的设计就是满足各种行李箱。


   【王大君】我觉得这就是精装修的概念。美国,日本,欧洲,全世界人都住在精装修的房间里面,只有台湾或者香港,或者早期的中国,大家是住在样板间,为什么会有样板间?因为在精装的过程中,考虑太少,考虑少的时候就变成说,当你考虑多的时候,你可以把人的需求考虑进去,当你考虑少,反正就这么定了,反正要开盘的时候把墙都满上,我可以交房,可是生活的品质要求,我相信纽约和东京人,或者是英国,法国对生活品质要求他们绝对比我们高,可是他们为什么去买一个精装的产品?中国人我们在那个城市还没追上,可是我们要求比他们还大?这是前期文化的影响,这个文化的影响,当然是市场的影响最大。现在到四万,五万那开发商就有能力帮你做精装了。其实我本身在台湾做了太多的样板间,做了大概有两百多,做到最后真的是手软了,我不知道做给谁。我们学建筑,我们的目的是要服务到你做的东西最后有人居住。


   【易介中】李教授认为CBD是大秀场,CBD的主要文化就是表演,像你刚才说的,样板间情景模式,其实刚好满足了有表演欲望的人,他们内心里面最重要的,他本来就是希望他成为一个演员,他希望给他好朋友看,所以说像禧瑞都我们就觉得说,它的整个空间,应该是来自于有一些人可能会把朋友带到家里来开派对,他不是说他自己关起门来过小日子的人。另外是你刚才说的很有意思,我们是以为精装修反而是无个性化,其实欧洲也好,或者是纽约也好,日本,最高端的项目,不可能是毛坯房,反而是帮你做好。


   【王大君】我跟好多开发商都聊过,因为在北京精装市场跟别的地方不太一样,我的观念是说,因为我已经用太多力气做精装,没有个性。今天我给你个弹性,看你个人的品位,今天你要挂一个中国的画也可以,挂个毕加索的画,你墙上做的非常古典,挂个现代画,跟你的空间搭不上,这块儿我觉得很庆幸,国内的开发商他们能从以前的样板间逻辑跳出来,我觉得精装在开发商满足业主的是回归到建筑,房子要盖的好,你的节能,设备要一流,隐藏在天花板里的东西,管线排的很整齐,这些东西我觉得才是建筑的最重要的。我们要提供一个好的平面规划,这个好的平面规划,就是让你住的舒服,或者让你使用的舒服,当然平面规划上,做比较保守型的,或者是开放型的,这两种平面都有,可是这些都是平面,它并不是说把这个平面变成立面。


   {{page}}


   豪宅的特性


   【易介中】所以您的理念,说白了就是人在空间里面,有二次,或者第三次,或者花很多时间挑选他喜欢的家具,而不是建筑师一次把外立面都搞好了。


   【王大君】大家都知道纽约的超豪宅,基本上都是白楼,他要给你的就是最好的,可是他刷白漆的时候就刷白漆,我给你的地是最好的地,你所有的水电封,外保温都做的最好,有些地方是留白的,在纽约特别你买不到精装的房子,你今天能买四万一平米的房子,绝对有能力买很高档的壁纸。人本身其实就是个精装,可是你穿一个什么样的衣服出去,就决定了后面的事情。可是加入说我把你贴的都是花,你怎么配衣服?你脸上都已经是花了,你怎么配衣服?


   【易介中】他付那么多费,买一个四白楼,他肯定特别痛苦吧?


   【王大君】其实在台湾已经很清楚了,你的售价的十分之一到十二分之一到十三分之一,一万块一平米,他的精装就是一千到八百,他会给移出来一个费用。今天是四万块一平米的,就是四千块一平米的精装。它所有的东西,都是在合理的结构下,当他这个数字出来的时候,你设计师要怎么样让这笔钱,让使用者买到最有价值的。我们扮演的角色,我要把这个事情拉过去。


   【易介中】你自己买房子,除了你自己做的设计以外,你买了一个毛坯房,你要自己做,你自己是从事这个行业的。


   【王大君】我不敢买毛坯房,我搞不定后面的事情。你画完图以后,谁帮你搞定其他的,施工,监工,这些你不可能自己看。


   【易介中】所以这些都是靠专业团队帮你做好。


   【王大君】我在中国一定是买精装房。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趋势,尤其在中国,台湾因为毛坯房的历史太长了,所以毛坯转精装,开始是很辛苦。我在上海看到很多环境很好,可是因为户型的格局太烂,但它还是卖的很好,这里有很多因素。除非是因为它有很好的投报率。


    【易介中】所以精装修房子进去还是有微调,所以好的设计并不是最关键。


   【王大君】我觉得精装最好是让人家可以加东西,而不是让人家敲东西。美国其实我们每一步住的过程中,不管是别墅也好,还是公寓也好,大家进去了,他规划的很好,尺寸都帮你预测的非常舒服,你只是说我要什么样的家具,把那个房间装饰城你的个性。像禧瑞都后来我就刻意的丢掉了风格这块儿,你们用的家具品牌,我说内部是用阿玛尼,我觉得这些名牌家具或者名牌汽车,它已经形成一个风格,而且这个风格是很清楚,它不会超过室内设计的风格,因为它没有实际的主导。所以后来我说你们一定要介绍那个是阿玛尼。


   【易介中】你用品牌带这个概念是对的,设计师尤其是做样板间,我觉得做样板间蛮难的,做到后来,做那么多项目以后都是豪宅,所以说最大的问题就在这个地方,可是我觉得好的跟坏的还有区别,好的一个人做完的项目,可是像你说的,敲墙率很低。


   【王大君】我宁愿让人家加东西,也不要让人家敲掉。精装修最终的观念,你都长这个样子,你平面本身也要满足绝大部分人,而不是它里面的设计。所以它的平面你定了以后才能满足。


   【易介中】在你的经验里边,建筑师交货给你的时候,建筑师的图到你身上,你能够保留多少?


   【王大君】我非常尊重建筑师,因为我也是建筑师。


   【易介中】等于是建筑师是第一批把这个方案做出来的,交到你,你会保留多少?


   【王大君】我会尊重它原来的概念,我要做的时候,我会从里面找出一些概念出来,从里面做做,可能有个户外庭院什么的,所以最近几个案子,本身我也是自己在做建筑,室内设计这块儿从里找出来,跟外面衔接,我们室内的开窗希望在哪儿开,这都是有一个互动,所以在不破坏建筑外观原则上,怎么把里面的尺寸调到最好。


{{page}}


   CBD东扩豪宅走向何方


   【易介中】因为我们其实在禧瑞都这个项目之前,CBD称得上豪宅的项目,都有一个趋向,都有一个绝佳的地段跟价格,CBD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住宅,因为它不需要靠特别好的住宅概念吸引人。我觉得禧瑞都这次是个很重要的宣誓,等于是它真的说明区域的豪宅是在哪里。在这之前,随便的一般就是三居,四居,还是传统的项目到这个地方来,甚至它还不用花更多的力气做外立面,这个地段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确实是在市场高度竞争的时候,CBD是高质量生活开始要慢慢形成,所以我特别好奇,下一个阶段的CBD,你觉得豪宅怎么走?如果CBD东扩了,它的豪宅应该从哪边开始着手?


   【王大君】我很希望看到一个越来越纯粹,越来越干净的豪宅出现。精装其实很重要一点,我们中国人的生活习惯还在变,一个精装产品,从你做设计,那个平面五年还没有被批评,至少五年那个平面没有被批评,不适合我居住啦,当然人变多了,嫌空间小步部分算。五年内它还是一个需求,它开始朝着更国际化,这个更国际化是空间的格局,可是在人文上,也要加入更多的中国的观念。禧瑞都的售楼处就是一层楼做这么大,你在路边一定要大玻璃,要让人家看进来,但是我这里面,它这种内涵,北京人会把住宅这块儿定义成放松的地方。我可以是五百平米,可是我是放松的,所以高端的产品就会分的很清楚。


   【易介中】那你觉得建筑师的品牌会不会很关键?现在大部分人买房子,现在还不知道建筑师是谁,有的人甚至不关心,但是设计师反而成了重点,反而把建筑师忽略了,在纽约你的经验,那些地产商很重视建筑师品牌吗?


  【王大君】我回台湾的时候做了一栋,从里做到外,最后觉得没有那个力气,变成你在做的过程中间,你会很自然的在那么短的时间,你就因为建筑物的外立面牺牲了里面。我觉得是时间的压力,我觉得台湾或者中国的建筑师,因为国外的建筑师从里做到外就是那一件事,今天真的回归到标准精装,国外就是这样。在国际上,他自己家也是住四百平米,五百平米。国内建筑师通胀是年轻的,他没有生活经验,年轻的时候,你喜欢的东西,可是你没有办法更上一层年纪,我觉得这个是关键,所以它在居住的环境上面,居住的要求上面,他三十几岁的时候,定了一个东西给四十几岁,那会脱节,台湾也是这个过程,这个过程然后就变成说建筑做皮,室内做里面。我想在国内,在做这块儿的太年轻。


   【易介中】你确实给年纪大的人一个很好的鼓励,房地产跟城市的营造,跟空间的营造,年纪大确实是优点。北京买房子的年轻层热情蛮大的。


   【王大君】我觉得北京的市场是非常多元化的,跟台湾在某些程度上,真的是为了两个字,比如豪宅,开发商一听到我要字豪宅,CBD的豪宅来讲,新古典几乎没有,CBD不管到过去那边,就是没有古典豪宅。


   【易介中】真的是跟瘤一样的建筑,北京也接受不了。北京不是国际化程度高,是文化程度高。


   【王大君】现在我们在台北做一个案子,我们说很好笑的事情,开发商常来北京,他在飞的过程中间,不会局限说豪宅的产品,可是对台湾的开商来讲,做豪宅风险是很大的。我觉得开始做一个锐变。我觉得开始接触北京,这两边直航以后,不会是单纯的台北上海,开始台北上海北京三角形,那个对整个房地产是有好处的。


   【易介中】我一直觉得就像你说的,我们已经到了开始欣赏的时候,CBD应该多一些公共的建筑。CBD未来性已经有了,可是到底今天的北京,实际上应该有一个东西,它应该是什么样的,而且未来肯定会在CBD有,它一定是个新的概念,禧瑞都代表的是比较前沿的,未来的CBD,我也是很好奇的,它是更享乐,更休闲的感觉,还是像纽约,东京一样,走的更密。我们今天谈CBD,更多是给它一个期许,我希望CBD未来是一看就是北京的。


   【王大君】我希望CBD再找一些大师级的,跨界做一下,让他做一下没有做过的。


<STYLE type=text/css>
.xqtj_row{
BORDER-RIGHT:#cc00001pxsolid;BORDER-TOP:#cc00001pxsolid;BORDER-LEFT:#cc00001pxsolid;WIDTH:538px;BORDER-BOTTOM:#cc00001pxsolid
}
.clear{
CLEAR:both;LINE-HEIGHT:0px
}
.xqtj_row_bottom{
MARGIN:10px;WIDTH:518px
}
.xqtj_row_bottom_left{
FLOAT:left;WIDTH:165px;MARGIN-RIGHT:10px
}
.xqtj_row_bottom_leftIMG{
WIDTH:165px;HEIGHT:100px;border:none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
MARGIN-TOP:2px;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BACKGROUND:#e3e3e3;WIDTH:165px;COLOR:#333;LINE-HEIGHT:25px;HEIGHT:25px;TEXT-ALIGN:center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A{
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COLOR:#333;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A:hover{
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
FLOAT:right;WIDTH:34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
FONT-SIZE:20px;FLOAT:left;MARGIN:auto;OVERFLOW:hidden;WIDTH:330px;COLOR:#cc0000;LINE-HEIGHT:30px;FONT-FAMILY:"黑体";HEIGHT:30px;TEXT-ALIGN:center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A{
FONT-SIZE:20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A:hover{
FONT-SIZE:20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
FLOAT:left;WIDTH:16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UL{
PADDING-RIGHT:0px;PADDING-LEFT:0px;PADDING-BOTTOM:0px;MARGIN:0px;PADDING-TOP: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
FONT-SIZE:14px;FLOAT:left;OVERFLOW:hidden;WIDTH:160px;LINE-HEIGHT:22px;LIST-STYLE-TYPE:none;HEIGHT:22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A{
FONT-SIZE:14px;COLOR:#333333;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A:hover{
FONT-SIZE:14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STYLE>

<STYLE type=text/css>
.xqtj_row{
BORDER-RIGHT:#cc00001pxsolid;BORDER-TOP:#cc00001pxsolid;BORDER-LEFT:#cc00001pxsolid;WIDTH:538px;BORDER-BOTTOM:#cc00001pxsolid
}
.clear{
CLEAR:both;LINE-HEIGHT:0px
}
.xqtj_row_bottom{
MARGIN:10px;WIDTH:518px
}
.xqtj_row_bottom_left{
FLOAT:left;WIDTH:165px;MARGIN-RIGHT:10px
}
.xqtj_row_bottom_leftIMG{
WIDTH:165px;HEIGHT:100px;border:none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
MARGIN-TOP:2px;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BACKGROUND:#e3e3e3;WIDTH:165px;COLOR:#333;LINE-HEIGHT:25px;HEIGHT:25px;TEXT-ALIGN:center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A{
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COLOR:#333;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A:hover{
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
FLOAT:right;WIDTH:34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
FONT-SIZE:20px;FLOAT:left;MARGIN:auto;OVERFLOW:hidden;WIDTH:330px;COLOR:#cc0000;LINE-HEIGHT:30px;FONT-FAMILY:"黑体";HEIGHT:30px;TEXT-ALIGN:center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A{
FONT-SIZE:20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A:hover{
FONT-SIZE:20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
FLOAT:left;WIDTH:16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UL{
PADDING-RIGHT:0px;PADDING-LEFT:0px;PADDING-BOTTOM:0px;MARGIN:0px;PADDING-TOP: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
FONT-SIZE:14px;FLOAT:left;OVERFLOW:hidden;WIDTH:160px;LINE-HEIGHT:22px;LIST-STYLE-TYPE:none;HEIGHT:22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A{
FONT-SIZE:14px;COLOR:#333333;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A:hover{
FONT-SIZE:14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STYLE>
<STYLE type=text/css>
.xqtj_row{
BORDER-RIGHT:#cc00001pxsolid;BORDER-TOP:#cc00001pxsolid;BORDER-LEFT:#cc00001pxsolid;WIDTH:538px;BORDER-BOTTOM:#cc00001pxsolid
}
.clear{
CLEAR:both;LINE-HEIGHT:0px
}
.xqtj_row_bottom{
MARGIN:10px;WIDTH:518px
}
.xqtj_row_bottom_left{
FLOAT:left;WIDTH:165px;MARGIN-RIGHT:10px
}
.xqtj_row_bottom_leftIMG{
WIDTH:165px;HEIGHT:100px;border:none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
MARGIN-TOP:2px;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BACKGROUND:#e3e3e3;WIDTH:165px;COLOR:#333;LINE-HEIGHT:25px;HEIGHT:25px;TEXT-ALIGN:center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A{
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COLOR:#333;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A:hover{
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
FLOAT:right;WIDTH:34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
FONT-SIZE:20px;FLOAT:left;MARGIN:auto;OVERFLOW:hidden;WIDTH:330px;COLOR:#cc0000;LINE-HEIGHT:30px;FONT-FAMILY:"黑体";HEIGHT:30px;TEXT-ALIGN:center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A{
FONT-SIZE:20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A:hover{
FONT-SIZE:20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
FLOAT:left;WIDTH:16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UL{
PADDING-RIGHT:0px;PADDING-LEFT:0px;PADDING-BOTTOM:0px;MARGIN:0px;PADDING-TOP: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
FONT-SIZE:14px;FLOAT:left;OVERFLOW:hidden;WIDTH:160px;LINE-HEIGHT:22px;LIST-STYLE-TYPE:none;HEIGHT:22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A{
FONT-SIZE:14px;COLOR:#333333;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A:hover{
FONT-SIZE:14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STYLE>

来源:筑龙网

[筑龙实录]对话王大君——首创禧瑞都“构建中国特色大都会”之对话_1

筑龙房地产

掌握最新房地产行业动态,分享知名房企经典工程案例,探讨房地产开发热点问题。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筑龙房地产或者zhulongfangdichan,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房地产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费下载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