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刘洪波:招标程序变成权力寻租的遮羞布

发表于2009-09-09     286人浏览     0人跟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Northernstar

因权力主动寻求买主,主事官员不仅不会坚持招投标原则,甚至将会帮助中介机构、评标专家和投标企业违规操作,使招标程序变成了权力寻租的一块遮羞布。


工程招投标腐败到底为监狱输送了多少人员,是一个难以统计的数字,但我们几乎很少读到完整的案例,显示腐败是怎样贯穿招投标的全程。近日“新华视点”终于提供了一个比较完整的样本。


样本来自四川雅安的永定桥水库首部枢纽工程,工程概算近3亿元。报道显示,这一国家项目从招标开始,就走上了中饱私囊的轨迹。汉源县副县长兰绍伟作为业主代表,从招标代理方和投标企业受贿58万余元,另有“谁中标吃谁”的远大预期,价码在谈判中从工程总价的1%涨到3%。招标代理中介也获得投标企业的许诺,按照中标价2%到3%返还现金或者直接分包工程。评标专家被代理中介收买,按代理中介的意图说话。投标企业各有势力范围,相互演出“友情陪标”的把戏。


这就是说工程招投标已经成为完全的戏剧,它程序到位,细节完整,构造着“公平、阳光”的形象,而实际上却是彻头彻尾的妓女的牌坊。


这样的招标,明白说就是从项目资金中分肥,招标程序变成权力寻租的一块遮羞布。如果还存在着几个真正的竞标者,那么竞标不过是争谁能给予官员个人更高的权力租金;而事实上,竞标者也是虚假的,因为官员个人应得的回扣、招标代理中介应得的回扣、评标专家的知识权力价格,都已经相对明确。


现在,问题主要不是有人收买权力,而是权力主动寻求出卖。因权力主动寻求买主,真实竞标变成了彻底的不可能。工程招标开始,官员就产生了要获得多少财富的预期,为此,主事官员不仅不会坚持招投标原则,甚至将会帮助中介机构、评标专家和投标企业违规操作,以便完成工程资金变成个人财富的“合法程序”。


招标代理公司是真正的掮客,它既是权力寻租的买办,又是投标企业的代理,它之所以有此位置,不在于它与企业的关系,而在于它是权力的余绪。拥有资质的代理往往直接出自权门,它既可出售资质获利,又可直接勾连权力,从而在企业中获得办事信誉。


投标企业的势力范围的划分和“友情陪标”之所以出现,类似自发秩序,也可能是黑道秩序,这可使拥有势力范围的企业利益最大化,又可用于驱逐新来者。投标的成本是巨大的,因为权力和招标代理都将获得固定的回扣,招标过程还需要各种支出,所以它需要工程有更高的价格,这一点有权力透露消息来保证。它还需要粗制滥造,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很多豆腐渣工程。


还有评标专家,这是一群并不需要太大代价就可收买的人,他们拥有知识,代表科学,这也是一种权力。但这种权力寄生于使他们“进入专家库”的政治权力。他们揣摩权力者的意图,不仅降低了专业坚持,而且降低了获利的预期。他们签字画押,在行礼如仪中体验“被尊重感”,拿有限的贿金体验“权力感”。他们给自己标定的价格并不高,他们知道自己是“配角”,拿配角的钱而已,而且知道能够演配角的人太多了。


招投标已是号称最公开、最阳光的权力行为,但从这一个案看,其实际运作竟是完全的演戏。如果缺乏有效的社会监督、透明的媒体报道和必要的约束机制,程序就是使戏剧表演从无需编写分镜头到需要写出步骤,所谓严格不过是要分镜头写得更细些罢了。

来源:广州日报

筑龙造价

15万粉丝共同关注,为造价人提供最及时的业内动态,最齐全的共享资源,让您轻轻松松学预算。请用微信直接搜索筑龙造价或者zhulongzj,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造价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费下载资料

扫码安装筑龙学社
随时随地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