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云南禄丰水利局长跳楼续:按殉职标准补偿

发表于2010-03-08    164人浏览    0人跟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Northernstar

标签: 社会新闻 水利


禄丰县政府大楼。



云南信息报3月7日报道李建荣犹豫了一下,但他还是跳了下去。年仅36岁的水利局长,将自己100公斤的身体重重扔在县政府办公楼下。在警方公布详细的调查结果之前,没有人能说清楚这个极端行为的逻辑,但李建荣确实已经丢下妻子和年仅10岁的儿子离开了。



年仅36岁的局长选择了轻生。


禄丰县政府网公布信息显示,禄丰县水利局局长李建荣是3月3日下午6时25分从县政府6楼坠落,致颅脑损伤和胸腹腔器损伤死亡。不到200字的信息最后特别强调:“李建荣同志生前家庭和睦,纪检、检察机关从未接到任何不廉洁反映。近期以来,本人多次向同事、朋友提及自感工作压力大,且经常出现头昏、失眠情况,由于自身无法解释,遂产生了轻生念头。”



有人在李建荣出事的地方插上了3炷香。



跳楼前他曾犹豫过


傍晚,县政府大院显得很冷清,不时走过的人总会朝这栋8层的大楼侧面看一眼。大楼旁的水泥缝隙上,有人插了3炷香,香火并未燃尽,烟雾随着傍晚的微风左右摇摆。“他当时就摔在这,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害怕。”在县政府家属楼上居住的老人说。


李建荣是从县政府大楼6楼坠下的,从这样的高度坠落几乎没有生还余地。“这几天总是回忆起他的样子,节前我们还在一起喝过一次酒,他端着酒杯来给我敬酒。”县委宣传部部长田霞在办公室向记者反复讲述整个过程,她最大的担心就是舆论的胡乱猜测。


其实,除了最接近现场的居民外,这个不大的县城平静如常,没有多少人知道李建荣的死讯。县里的干部多数对此不愿多加评价,李的家人也没有依照风俗在家门上张贴一个“悼”字。“当时正是县里开人代会的时候,我们被叫去开了会,通报了李建荣坠亡的情况。”被要求参会的不仅仅有县委、县政府的工作人员,甚至涵盖了100多个村委会主任。


政府大楼侧面是县政府家属楼。79岁的退休人员刘先生正好目睹了李建荣跳楼的全过程。“我在楼下院子里搭了个鸡圈。当天下午6点左右,我正准备喂鸡,就看到对面办公楼水管上站着一名男子。”刘先生说,还是个路过的小伙子提醒他这个男的可能想跳楼,刘先生才开始仔细察看的。


“他双手拉着办公楼平台围墙周围的钢筋,双脚站在围栏排水管上。犹豫了一下,又从围栏上爬回平台。我们正打算劝他,就见他又爬上围栏,紧接着就跳下了楼。”刘先生说。


李建荣面朝水泥地板趴着,路人担心他呼吸不畅将他翻身躺在地上。“满脸是血,医生赶到后,解开男子衣服抢救,但他已经没有呼吸了。后来赶到的警察先用一块塑料布盖在他身上。忙了2个多小时后,男子的尸体被拉走。”刘先生说,他是第二天才知道坠楼的男子正是刚刚上任不久的县水利局局长。


电脑硬盘内容全被删了


李建荣的弟弟谷正洪没有拒绝我们走近他悲伤的家人,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提问。距离禄丰县政府不远的南门街,一栋过去属于县饮食服务公司的老楼五楼,李建荣的家。仅有10多平方米的客厅现在是李建荣的灵堂,小规模的悼念活动主要是他的家人参加。


“你为国家工作这么多年,却这样死了,太不值得了。究竟是谁逼你死去的,你说话啊,兄弟……”情绪激动的哭诉中,谷正洪反复强调,“哥哥,你是被逼死的啊,你是被逼死的啊,不要放过那些逼你的人。”


灵堂正中的照片上,李建荣面露微笑。这个留着平头、圆脸、体胖的男人看上去很和善。此时已经无法开口的李建荣给家人留下的除了悲伤,还有对其死因的无限猜测。


“如果政府不给个合理的说法,我就把什么都告诉你。”李建荣的弟弟罗建华说,李建荣并非因为工作压力太大选择跳楼自杀,“我哥哥出事之前,跟我打了电话,说了一些事,但说了什么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如果这个事情得不到合理解决,到时我再找你。”罗建华欲言又止。


田霞说,李建荣死后,警方发现其办公室电脑里的内容全部被删除了,警方已将硬盘送往昆明进行恢复。“说明他是有准备的,他是否留有遗言、遗书只能等电脑硬盘恢复才知道。”


开会一下午说了一句话


出事当天的上午,李建荣按时参加了县人大的会议,他坐在会场的角落处。“我出会议室接电话时看到他坐在角落里,然后跟他笑了一下。”县农办一位工作人员说。


“他和一起开会的亲戚约着一起回家,路上两人还有说有笑的,回到家后李建荣还泡了杯茶给这名亲戚喝”李建荣的弟弟回忆。


当天下午,常务副县长杨利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朱江、副主任夏方、金厚荣在县政府6楼的县长办公室,向代县长赵晓明汇报工作。“汇报的主要工作是我们县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考核责任制,后来也说到了今年的旱灾。”当时参会的夏方说,他中途出门去拿一份材料,回来后就看到水利局长李建荣也到了。


夏方说,在讨论是否能通过加高西河水库蓄水量来缓解旱情时,大家都认为不太可行。“李建荣也说了一下,他说落实这一措施估计需要两三个月,对缓解旱情不是很有用。”夏方说,这是他整个下午听到李建荣说的唯一一句话。


“我们离开的时候李建荣好像还在,后来就听说他跳楼了。”夏方的记忆是片段式的,很多细节他并不清楚。


在禄丰县政府大楼6楼,李建荣跳楼前所在的天台大门面朝楼道,推开没有上锁的大门便可走到天台。楼下,祭拜李建荣留下的3炷香仍在风中摇摆着。而天台门前几间没有挂牌的办公室门紧锁着。


紧张发呆失眠


李建荣的妻子因悲伤过度,最近几天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除了他的家人以外,与李建荣走得最近的是水利局党委书记史祥。


“他年轻、沉稳,是个很有前途的干部,去年还被列入副处级干部的培养对象。”李建荣还在乡政府做普通科员时,史祥就是他的老领导,而李建荣也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他有什么难处,有什么心里话都会跟我说。”史祥说,春节收假当天的会议上,他就感觉到李建荣有些紧张,但表现不太明显。


“禄丰县发生2·25地震之后,李建荣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史祥回忆,2月28日上午,本来是周日,但因为地震发生后单位加班,上午他与李建荣一起研究工作结束后回到家中,10时30分许,他接到李建荣的电话。“让我下楼,有事情跟我说。”


“就在我家楼下,我们聊了1个小时。他精神状况特别不好,反复问我‘我这段时间的工作是什么地方做错了?’”史祥说,李建荣始终没有说什么具体的事情,只是感觉他前言不搭后语,而且反应迟钝,眼神呆滞。史祥试图开导,但却不知道李建荣所说的错误是什么。


当天下午,李建荣与县农办主任罗文学一起到楚雄学习,罗文学也发现他精神状态的异常。“他在党校读书时是我的学生,所以我们在车上坐在一起聊天。”罗文学说,他感觉李建荣总是发呆,精神状态又不是很好,还问了他一下。到楚雄后,来学习的人都忙着到总台领材料、拿饭票时,李建荣却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不动,材料和发票还是罗文学帮忙领的。


“他妻子也反映过,李建荣晚上总是失眠,夜里老是坐着抽烟。”罗文学现在是李建荣妻子的领导。他说,李建荣是县里大局的领导,为了照顾好他的身体,还专门给她请假照顾丈夫。


他本来很有前途


在田霞看来,年仅36岁的李建荣从一个仅2万人的小乡镇党委书记调任水利局局长,在该县并不多见,而且他去年就被列入该县副处级干部重点培养对象,很有前途。但因为“2·25”地震,再加上持续的旱灾,工作压力过大造成了心理失衡,走向极端。她认为,通过这个事情,提醒县领导,应该关注干部的心理健康问题。


史祥说,“2·25”地震后,县委、县政府要求立即上报灾情,“而水利工作很难统计,必须经过专家组的鉴定,分门别类进行上报,工作压力确实很大。”


在云南水利网上,去年11月2日发布的一篇标题为《落实责任认真整改全面完成中央扩大内需水利建设任务》的报告上写道,“楚雄州水利局局长熊卫民对元谋大型灌区和沙龙水库工程存在问题的整改作了具体的安排和布置,州监察局、州发改委、州财政局的领导也根据各部门的职责对元谋县和禄丰县提出了相关的要求。”而沙龙水库工程正是李建荣主管。


该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发增表示,县里的相关部门将按照因公殉职补偿的最高标准,来对李建荣家属进行补偿。


36岁就从一个小乡镇党委书记调任水利局局长,并不多见,而且他去年就被列入副处级干部重点培养对象,很有前途。


——禄丰县委宣传部部长田霞

来源:云南信息报

云南禄丰水利局长跳楼续:按殉职标准补偿_1

筑龙房地产

掌握最新房地产行业动态,分享知名房企经典工程案例,探讨房地产开发热点问题。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筑龙房地产或者zhulongfangdichan,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房地产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费下载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