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湖南常安高速公路“BOT模式”黑幕引深思

发表于2015-07-02     3686人浏览     8人跟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xhf0293

摘要:停工近3年的湖南省常安高速公路,在政府注资介入、重启后,却出现了新的麻烦——因不满清算方案,公路的实际施工方举报“一条造价58亿元的高速公路,到我们承包人手里结算的工程款仅仅只有14亿元,其他44亿元去哪了?”……

2011年开建时的欢庆鞭炮

停工近三年的常安高速

投资方湖南省常安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安高速公司”)则表示,并未挪用资金,是成本上涨等诸多客观原因才导致资金链断裂。常安高速公司称,施工方的内部承包价格不包含税费、质量检测等项目,招标过程符合规定,而建设资金每年都有审计,不存在挪用。
      目前,湖南省政府已经出面决定由政府注资,保证常安高速公路年内通车,注资量将折算成常安高速公司的股权。但实际施工人与投资方如何清算,双方至今仍未达成一致。
      承包,再承包?
      延宕至今仍未完工的常安高速公路,起于湖南省常德市石门桥,止于安化县梅城,全长95.227公里,是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中二广高速的一段。
      大约在2004年,湖南省交通厅以招商引资的方式引入了浙江友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友诚”),以BOT模式投资建设常安高速公路。浙江友诚是一家民营房地产公司,此前并未涉足过公路行业。
      所谓BOT模式,即“建设-经营-转让”模式,是指政府部门就基础设施项目与企业签订特许权协议,授权企业承担该项目的投融资、建设和维护,并获得项目的经营权,在特许期满后,再将项目移交给政府的融资建设模式。BOT模式在高速公路建设中非常普遍,通常是社会资本以完成高速公路建设的代价,获取高速公路若干年的经营权限。
      常安高速公路的施工单位是通过邀标进场的浙江大地交通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大地公司”)和中国航空港建设第十工程总队。2009年11月28日,常安高速公司就邀标的招标结果进行了公示,浙江大地公司获得常安高速第一、第二合同段工程,中国航空港建设第十工程总队获得第三合同段工程。
      多位具体施工负责人表示,这两家公司实际上只是提供一个挂靠资质。工商资料显示,2009年10月13日,由浙江友诚控股的厚德物流公司出资买下了浙江大地公司。
      但多位具体施工负责人向记者出示了2009年7月缴纳给常安高速公司的多张招标保证金汇款单,并告诉记者,2009年下半年,常安高速公司曾进行了一场内部招投标,当时常安高速公司并没有提到浙江大地公司和中国航空港建设第十工程总队的事宜。
      “我们这批人最早的是2009年9月就进场干活,做一些前期准备。”常安高速第三合同段D3工区的实际施工负责人李业告诉记者,大约在2010年年初,常安高速公司找到他,让统一挂靠到前述两家施工单位名下,“说这样可以省管理费和税金,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最终,具体的施工人最后都以个人身份,成为每个合同段下属的工区承包人,以个人身份与中标公司签署了“内部经营责任承包合同”。其中第一合同段包括1个工区,下属9个施工队,第二合同段共有3个工区,第三合同段6个工区。
     记者获取的合同显示,身为施工单位的浙江大地公司,只负责协调业主、设计、监理单位的关系,支付款项和对工程质量进行抽查。项目的工程建设,材料购置,施工测量放样等工作均由承包方负责。
      第二、三合同段总计9位工区负责人均表示,工程开工后,他们报工作计量都是直接找常安高速公司。在常安高速公路工程停工之后,中国航空港建设第十工程总队更是直接退出了整个工程,第三合同段名义上也变为归属浙江大地公司管理。
      上述这位负责人坦言,如果严格按照规定,他们是没有资质承包国家重大工程的:“个人可以签劳务合同,只是提供一些劳务,但我们实际上是把所有活都干了,材料什么都是我们自己买,最后再跟他们结算。”
      承包人:投资方资金链断裂
      “政府BOT项目黑洞太多了,友诚公司承认资金链出现了问题,但就是拿不出解决方案,我们都快急死了”。李业对记者表示。
      李业的姑姑李希华介绍,该项目预算资金58.35亿元,其中中信银行贷款38亿元,自筹资金20.35亿元。其实友诚公司自筹资金并未到位,而是大玩“空手道”,骗取银行巨额资金。诸如,通过提高虚假计量,以“蚕食”的方式,一步步将中信银行38个亿的资金套取出来,被公司挪用到杭州莫干山建设别墅和高尔夫球场,亏空后造成公司资金链断裂,常安高速没有资金注入,最终工程停摆,承包人工程款要不回,民工工资发不了。
      C2标段承包人夏春国称,常安高速每个标段的分包,收取每个承包人500万的投标保证金,此项就涉及大小承包商十多人。根据他们的计算,友诚公司真正投入工程建设的只有14亿元,另外44亿元被挪用了。
      两套计量数据和10亿元的差价?
      按照BOT模式的相关规定,项目承建方落实一部分自有资金后,银行会相应提供银行贷款作为建设资金。具体到常安高速公路项目,总体的项目概算是58.3亿元,其中浙江友诚自筹资金约为20.4亿元,银行贷款则约为37.9亿元。
      但李业等人举报称,常安高速公路工程有两套计量数据。他们作为实际施工方,和常安高速公司有自己的一套内部计量结算账目,这套计量需要他们上报,浙江大地公司和监理公司签字后,送到常安高速公司,再由常安高速公司进行结算。此外,常安高速公司还有一套与浙江大地公司和监理公司结算的账目,用来上报湖南省交通厅,签字后从银行结算贷款。
      李业等人举报称,第一套计量数据中,3个合同段各工区的承包金额合计约为18.6亿元,第二套计量数据中的中标价格合计约为29.3亿元,两者相差超过10亿元。
      李业表示,他是因为施工买炸药需要拿常安高速公司的营业执照和中标文件才发现差额巨大,“我们第三合同段中标价格14亿元,但是给我们的承包价格只有9亿元”。
      他们称,常安高速公司是用银行的资金做了莫干山观云高尔夫球会和莫干山观云高尔夫庄园项目。资料显示,该项目动工于2009年8月。建成后由于房地产市场下行,销售情况一般,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
      常安高速公司总经理黄承良否认了这些说法。他表示,浙江大地的招投标过程是合乎相关规定的,并没有规定不准关联企业参与招投标,“毕竟这是民营企业自己做项目”。不过他也表示,浙江大地公司确实不太靠谱,他们对施工单位的选择不够妥当。
      黄承良进一步解释,高尔夫和别墅项目确实影响了高速公路建设。这是指,假如没有搞高尔夫和别墅项目,公司可以把这部分钱追加进常安高速公司做投资。黄承良强调,银行和交通部门都对相关的账目进行过审计,没有发现问题。
      他表示,之所以出现资金链断裂,是概算做得太低,而人工、材料、拆迁费用都有相当的上涨,上调概算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关于差价,他表示,工区层面和施工单位层面的费用还有一些不同:“比如管理费,税费工区层面都不用承担。”
      常安公司:58亿元已全部投入高速公路建设
      6月14日上午,记者联系投资方友诚公司董事长徐友忠,徐友忠表示对该项目不太清楚,具体由常安公司总经理黄承良负责。下午,记者约见了黄承良和友诚公司董事何叶峰。二人均承认总公司友诚公司投资失策,不该将公司巨款用于别墅和高尔夫球场开发这些不合适国家政策的项目,确实导致公司资金周转困难。同时,常安高速项目的预概算也已超出当初设计的58.35亿元,重新调整后的预概算为72.8亿元,比原初步设计预概算增加14.45亿元。由于后续建设资金缺口较大,导致工程停摆。
      何叶峰并不认同友诚公司挪用常安公司修路款一事,她大致给记者算了一笔帐:支付分包人工程款约计14亿多元,支付计量工程总比达到95%;征地拆迁涉及10亿元左右;同时,银行利息支付也是大头,目前,已支付12亿元,明年年底将超过15亿元;桃马连接线花去了4亿元;其他,还有若干管理费,税费,设计费等等,项目上的钢筋,水泥等主材他们也采购了部分。
      “征地款顶多花了5个亿,银行利息也没有支付那么多,桃马连接线也没有花那么多钱”。针对此说法,项目施工方彭朝辉、刘道葵、朱为长、李业、李希华等人公开表示,何叶峰是在说谎,纷纷表示,要何叶峰拿出相关花费凭证出来。
      政府救场
      虽然常安高速公司否认挪用资金,但湖南省交通厅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就因为常安高速公路停工影响过大,所以2014年年底省交通厅特别发文,明确规定BOT项目相关合同签署后,建设方需要将建设资金的50%打进交通厅账户接受监管。
      湖南省交通厅的知情人士称,最初常安高速公路启动时,BOT项目还属于新事物,对于企业的考察,就是靠其提供文书材料,由一家律师事务所检验后上报交通厅,之后分管副厅长签字即可,“现在正规了很多,需要出具验资报告等一系列手续”。
      常安高速公司最初是2003年湖南省交通厅项目办在深交会上引进的一家深圳公司,但交通厅很快发现,这家公司实际上把项目“外包”给了浙江友诚。在分管副厅长带队实地考察浙江友诚后,交通厅决定与浙江友诚签署的合作协议。
      具体为何选择浙江友诚已经很难考证,当时湖南省交通厅的分管副厅长陈明宪和项目办负责招商友诚公司的主任都已经落马。不过前述知情人士称,两人的落马与常安高速公路并无关联,“选择浙江友诚可能也是因为那时候房地产业还不错”。
      由于停工数年且一直无法再次融资,目前政府已经决定出面救场。
      湖南省交通厅基建处一位田姓副处长表示,现在交通厅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小组,解决方案已经确定,即先通过第三方公司确定完成的工作量,剩余工作量由政府出资完成,之后按照政府负责工作量和已经完工的工作量重新确定常安高速公司的股权。
     “之前的债务和结算政府都不认,只按完工量算之前的投入。其他的遗留问题也由常安高速公司自己协商解决,假如之前的债务实在付不上,政府也可以付,然后再折算成股权。”田副处长说。关于工程中涉嫌的转包情况,他表示,交通厅监管起来也很困难:“如果不是有举报,很难查处。”
      虽然政府与常安高速公司的新合同已经签订,但常安高速公司与实际施工人如何结算还在争议之中,这也导致常安高速公路迟迟不能再次开工。
      田副处长表示,湖南省交通厅希望这条停工近3年的高速公路能在今年7月重新动工,年底通车,“这需要各方尽快解决遗留问题,大家都很着急”。
      一专业人士说,明知道民营资本投入这行业风险大,还让他们去做,脑袋有问题。现在超出预算,浙江友诚民营投资方就拖着不施工,当初谁拍板让民营资本建高速的,就让他去再谈,限期建好,可以让民营资本再增加预算……

来源:新浪网

筑龙路桥

25万粉丝共同关注,把握路桥市政行业动态,分享精品工程案例,探讨专业技术话题,参与热点问题讨论。请在公众号中搜索筑龙路桥或者zhulonglq,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路桥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发表于2015-07-02  | 只看该作者      

2

到我们承包人手里结算的工程款仅仅只有14亿元,其他44亿元去哪了?

 发表于2015-07-02  | 只看该作者      

3

这监管也太乱了吧,我觉得这种事情背后的黑幕如果被曝光,又有某些“老虎”要遭殃了。

 发表于2015-07-03  | 只看该作者      

4

常安公司:58亿元已全部投入高速公路建设

 发表于2015-07-08  | 只看该作者      

5

经营情况那么恶化,最后出来承担责任的人不应该是省政府,不应该要国家掏钱来擦屁股,民营公司该关门的关门,相关部门负责人该问责的要问责,真是耻辱,要是都这样干,中国迟早完蛋

 发表于2015-07-10  | 只看该作者      

6

大鱼吃小鱼 小鱼吃虾米 虾米就没得吃

 发表于2015-07-14  | 只看该作者      

7

这监管也太乱了吧,我觉得这种事情背后的黑幕如果被曝光,又有某些“老虎”要遭殃了。

 发表于2015-07-20  | 只看该作者      

8

回复@半世浮沉同意,举双手赞成!

 发表于2015-07-20  | 只看该作者      

9

一条造价58亿元的高速公路,到我们承包人手里结算的工程款仅仅只有14亿元,其他44亿元去哪了?”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费下载资料

扫码安装筑龙学社
随时随地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