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13万元工钱逼死包工头?工程款是否已支付疑云重重

发表于2009-12-24    277人浏览    0人跟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Northernstar

工程完工,工人们索要工钱,厂方说钱给了包工头,工人们找包工头要钱,包工头说厂方钱没给够。因为约13万元的工钱,包工头杨庆高受尽了“夹板气”。12月22日早上6点多,一名工人早起,意外地看见在建筑工地的钢筋支架上,悬挂的正是包工头杨庆高,他已气绝身亡。


●一早看见包工头“吊死”了


12月22日早上6点左右,中牟县九龙镇郑州市九龙工业园区“郑州嘉诚纸箱厂”建筑工地,一名工人早起后,看到北面新建宿舍楼四楼东头走廊的一截钢筋支架上,悬挂着一名男子。走近一看,正是包工头杨庆高。杨庆高今年62岁,周口市西华县丰母镇人。


昨日下午5点,记者到达现场时,看到杨庆高的尸体依然悬在钢筋支架上。死者面朝南,头上戴着黑皮帽,虽然手上还有些水泥灰,但身上的衣服还算干净整洁。


工人们说,21日晚饭后不久,杨庆高就上楼了,随后大家也都休息了,没想到夜里他就上吊了。


现场一片哭声。哭得双眼红肿的杨庆高的二女儿说,她父亲生性乐观,以前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能想得开,这次如果不是夹在工人和老板之间,实在被逼急了,怎么也不会走上不归路的。


●因为13万元工钱受尽“夹板气”


事发工地建的是“郑州嘉诚纸箱厂”工程车间、东侧两栋宿舍楼和办公楼。民工有40多个,都是杨庆高从周口老家带出来的。


民工们说,杨庆高的死,是因为厂方老板不给工钱所致。


记者现场见到了一份“施工合同”及一份“工程内部承包协议”,上面的甲方分别为录永杰和徐后仁,乙方均为杨庆高。杨庆高的弟弟杨西州说,纸箱厂的厂长叫孟国轩(音),他把工程交给了录永杰和徐后仁,录、徐二人又转包给了杨庆高。“活干完了,大约22万元的工钱,实际上只拿到了9万元,我哥去跟录永杰、徐后仁和孟国轩要,他们竟然说已经全部给完了,算算账,还说我们欠他们一万多元。”


工人们急着要工钱,录永杰、徐后仁和孟国轩却说钱已经给过了,工人都是杨庆高从老家带出来的,没有工钱觉得对不起他们,只得一死了之。杨西州说这可能是哥哥死去的主要原因。


●工程款是否已支付疑云重重


记者先后电话采访了工人们所说的郑州嘉诚纸箱厂老板孟国轩及工程转包人录永杰。


电话中孟国轩说,整个工程总款为32.8万余元,他已经通过录永杰向杨庆高支付了34.77万元,不仅没少给,还多支付了一万多元。这是因为杨庆高在施工中多次支款,后来算总账的时候才发现多给了。


记者电话采访录永杰时,他的说法和孟国轩基本一致,说确实已经支付给杨庆高34万多元,每笔款项的收据都有杨庆高的亲笔签字。他称这些收据已经交给警方备案。


工人们却说,其实是孟国轩、录永杰等人“作弊”了。虽然合同上写的施工面积、价格等都很清楚,但实际上工人们干的活远比合同上约定的多得多,最后算账的时候,录永杰不承认开始时跟杨庆高所说的“到时候按照实际面积结算”的口头协议,只按合同上写的面积。“可两栋楼的房顶都附加施工了,合同上对厂房的规定写的是一层,而实际上我们按照他们的要求,盖了两层。我们按实际面积向杨庆高要钱,孟国轩、录永杰等人却是按照合同面积支付工钱,其中的差额巨大,杨庆高当然支付不起”。


不仅如此,工人们对孟国轩、录永杰等人所说的工程款已经付给杨庆高的说法也表示怀疑。“要是杨庆高手里有钱,即便自己挣不到钱,也没有理由去自杀”。


●警方称死因尚不能确定


工人们说,他们已经两三天没有吃顿安生饭了。因为“锅碗瓢盆都被孟国轩的人砸了”。工人刘向周说,12月21日上午,他们要不到钱就去中牟县劳动监察大队反映情况,下午4点左右回来一看,楼下搭建的地锅被人推倒了,锅碗瓢盆也都被砸了。


记者在现场看到,其中3个铝盆上都有两三道长20多厘米的口子,工人们说这都是孟国轩的人用刀砍、用锤砸的。孟国轩告诉记者确有此事,但称他当时没去。


对于杨庆高的死因,孟国轩称表示怀疑,他称不排除其他原因致其死亡,并称希望通过尸检弄清真实情况。


九龙镇派出所民警称,他们已经介入调查此案,杨庆高死因尚不明了,有待进一步调查。

来源:东方今报

筑龙施工

50万粉丝共同关注,追踪建筑工程行业动态,分享经典工程案例,探讨最热施工话题,参与热点问题讨论。请在公众号中搜索筑龙施工或者zhulongshigong,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施工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费下载资料

扫码安装筑龙学社
随时随地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