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两位荷兰建筑师在中国做了 10 年,最看重的是“关系”

发表于2017-01-19    2627人浏览    10人跟帖    筑龙币+50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50

雪LMY

摘要:在上海建筑设计事务所 AIM Architecture 的十周年回顾展上,两位来自荷兰的创始人 Wendy Saunders 和 Vincent De Graaf 在展览介绍中这样描述自己来到中国的经历,读起来带点浪漫。“想造下一座高楼”,是 Wendy 和 Vincent 来到中国真正想要体验的内容。

Wendy 和 Vincent

Wendy 和 Vincent


“2005 年 1 月 20 日,坐着绿皮火车,经过一段漫长的旅行,我们从 -29 度的西伯利亚,来到中国。奇妙的旅程,一路是白茫茫的冰天雪地……”

在上海建筑设计事务所 AIM Architecture 的十周年回顾展上,两位来自荷兰的创始人 Wendy Saunders 和 Vincent De Graaf 在展览介绍中这样描述自己来到中国的经历,读起来带点浪漫。

2005 年之前,他们都以建筑师的身份活跃在欧洲。中国,是一个极为遥远的概念。来中国的契机也纯属偶然,源自 Wendy 在一个荷兰网站上读到的一则招聘广告,说上海有项目需要建筑设计师。

后来,就有了文章开头描述的那段经历。和这段经历一样浪漫的,是他们最初的构想,Wendy 在采访中说:“我想可能可以来中国待个半年或一年,体验一下不一样的东西。”

十多年前的上海,东方明珠塔和金茂大厦这两栋超高层建筑,已经建成。高度在 100 米以上的摩天大楼,在 2005 年之前已接近 50 座。而活跃在这股裹挟着权力及金钱欲望的蓬勃之势中的,是无数心怀抱负的建筑设计师对都市未来的畅想。

“想造下一座高楼”,是 Wendy 和 Vincent 来到中国真正想要体验的内容。

1918 Art Gallery

1918 Art Gallery

1918 Art Gallery

1918 Art Gallery


结合他们之后的设计项目,在这个画廊随心所欲的设计中,会发现许多有趣的细节。比如保留斑驳水泥柱的做法,被再次用在了他们自主设计的 AIM Architecture 现在的办公室中。而那个木制台阶,在如今火热的联合办公空间中频繁出现,之后也被他们用到了为 SOHO 中国设计的办公空间中。简约和朴素,是他们喜欢的风格。

2006 年,Wendy 和 Vincent 正式成立了自己的建筑设计工作室,接手的业务基本是私人住宅、办公空间和餐厅等商用项目的室内设计,而项目的获取主要依赖朋友之间的介绍。

之后的四五年,最初的刺激感逐渐褪去,而以室内设计为主的小体量项目,与他们计划“造下一座高楼”的设想相去甚远。这段漫长的积累期,难免使人沮丧。

几乎每一年,他们之间都会进行一场这样的对话:

“我们回去吧。”

“算了,我们还是留下吧。”

“我们回去吧。”

……

最后,两人总会重新妥协:“好吧,我们就留着,看看究竟会发生点什么,直到我们真的真的很想走的时候再走。”

事实证明,留下来是一个正确的选择。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处于经济泥淖之中的欧洲,留有建筑设计师施展的空间进一步萎缩;如果选择单干,而非依附大型建筑设计事务所,建筑师可能接手的项目数量将会极为惨淡。

但对于留在中国的 Wendy 和 Vincent 来说,找上门的生意却从未断过。而他们当时专注于小项目的定位,如今看来也是一种明智之举。

当时大多数国内外建筑设计事务所瞄准的都是大项目,而对于同期兴盛起来的各类小型室内设计项目,真正愿意接手且有能力胜任的工作室并不多。

如今看起来可能再寻常不过的设计,比如带有日式风格的大量木制元素的使用,或者北欧式的简洁清新风格,在当时仍十分新潮。而这些,AIM Architecture 皆能驾驭。在成立事务所后的五年里,原先的两人团队,扩大到近 20 人,而依赖朋友之间的相互传播所积累的项目数量,多到连 Wendy 自己都记不清。

而在积累作品集的同时,颇为原始的“口口相传”的传播模式,却给他们带来了高效的“关系”积累。

“大概过了 4、5 年,人们可能觉得,我们还在这儿,我们应该是认真的,所以开始愿意把一些项目交给我们做。”Wendy 这样解释道。

2010 年之后,过去五年的经验将 AIM Architecture 推向了一个转折点:大项目的数量明显增多,类别也不再局限于室内设计,还延伸到了景观设计和建筑设计。而在这些项目中最为人熟知的,是莫干山裸心谷的室内设计、SOHO 复兴广场等多个 SOHO 中国的室内设计项目,以及四川绵阳浮生御度假村的整体设计。

这三个项目彼此间的风格差异很大。

莫干山裸心谷完成于 2011 年,融合了非洲元素和中国乡村风格;120 间客房、两间餐厅、一个酒吧及一间会议中心,均由 AIM Architecture 设计。

莫干山裸心谷室内设计

莫干山裸心谷室内设计

莫干山裸心谷室内设计

莫干山裸心谷室内设计

莫干山裸心谷室内设计

莫干山裸心谷室内设计

莫干山裸心谷室内设计

莫干山裸心谷室内设计

莫干山裸心谷室内设计

莫干山裸心谷室内设计


SOHO 中国的项目,AIM Architecture 一共参与了四个,分别是世纪广场、复兴广场、3Q 北京光华路旗舰店以及外滩办公室的室内设计。尽管这四个项目强调的都是现代简约,但具体的演绎方式均不同。

世纪广场和复兴广场的大厅设计,营造的是一种未来感:前者使用了闪亮的金属材料,后者依赖灯光设计,在大理石空间内打造出了奇幻的明亮环境。

SOHO 世纪广场

SOHO 世纪广场

SOHO 世纪广场

SOHO 世纪广场

SOHO 世纪广场

SOHO 世纪广场

SOHO 世纪广场

SOHO 世纪广场

SOHO 世纪广场

SOHO 世纪广场


SOHO 3Q 光华路旗舰店的亮点,是醒目的木制阶梯,在 2015 年的联合办公空间设计中,这样的处理方式仍然十分新颖。

SOHO 3Q 光华路旗舰店

SOHO 3Q 光华路旗舰店

SOHO 3Q 光华路旗舰店

SOHO 3Q 光华路旗舰店


而完工于 2016 年的外滩办公室,通过大面积地使用淡雅的大理石,增强了室内空间的明亮度,橙色、芥末黄等色彩的点缀以及木制家具的使用,又让充满现代感的办公空间多了一些温馨。

SOHO 外滩办公室

SOHO 外滩办公室

SOHO 外滩办公室

SOHO 外滩办公室

SOHO 外滩办公室

SOHO 外滩办公室


四川绵阳的浮生御度假村,从景观规划、建筑设计以及室内设计,均由 AIM Architecture 完成,并在 2016 年的世界建筑节上获得了酒店及休闲类的最佳建筑设计奖。景观及建筑的设计,强调的是与自然环境相融的朴素感。而为了突显温泉主题,设计师使用了大量鹅卵石和矮木桩装点在水疗设施周边。室内的地板和天花板都铺上了暖色调的木板,搭配棉质软体家具,营造出了一种舒适放松的感觉。

浮生御温泉度假村

浮生御温泉度假村

浮生御温泉度假村

浮生御温泉度假村

浮生御温泉度假村

浮生御温泉度假村

浮生御温泉度假村

浮生御温泉度假村

浮生御温泉度假村

浮生御温泉度假村


Wendy 和 Vincent 能在不同风格之间灵活地转换,与五年时间内的大量经验积累不无关系。和他们展开小项目的方式十分接近的是,这几个大项目的获取在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他们所积累的人脉。

莫干山裸心谷的业主和他们是在一次朋友组织的饭局上认识的。在得知她在寻找设计师后,Wendy 和 Vincent 带领团队,根据业主所提的要求,递交出了一份让对方满意的方案。浮生御度假村的项目,是经一位和 AIM Architecture 合作多年的工程师引荐,业主直接委托的。

SOHO 中国的项目相对特殊。2006 年,Wendy 和 Vincent 曾参加过一次 SOHO 的建筑设计竞赛,但未胜出。但后来,他们为一位业主在浦东做了别墅的设计,对方恰好是 SOHO 中国 CEO 张欣的朋友,并向张欣展示了他们的设计图纸。张欣比较认可他们的设计,于是邀请他们参加了 SOHO 世纪广场的室内设计竞赛,最后他们成功胜出,双方的合作就此展开。

不同的业主有着不同的需求。而对于这两位来自欧洲的建筑设计师来说,在中国的这十年,最具挑战的是如何在业主的需求和自己的设计之间找到平衡。

过去在欧洲,他们参与的大多是设计简洁且低调的社会性项目。中国的众多“奢侈”项目以及不同项目之间的差异性,要求他们不断地调整方向。“与客户妥协自己的设计肯定常有。但是去罗马并非只有一条路,其实有很多条路可选,而你需要找到那条让你自己舒服、让客户也舒服的路。”Wendy 说。

而在这十年间,中国业主对于“奢侈”的理解发生了一些变化。Wendy 在采访中说,过去他们可能关注得更多的是外观的奢华,追求那种闪亮的感觉,但现在,他们会更关注空间带给人的舒适感。而这一点,在近几年北欧简约风的盛行中,也能得到印证。

不过有趣的是,在谈及未来时,Wendy 和 Vincent 有了与来到中国之初不一样的设想。在 AIM Architecture 十周年的回顾展上,他们专门设计了一个小放映厅,在里面播放了一个畅想未来的短片。片中的内容,脑洞大开:他们想象浦东会有一座山,外滩会有一片沙滩供大家玩耍,而城市的立交桥上,会布满绿植……

他们给自己定位的角色不再是下一座高楼的建造者,而是能给人们带去更多影响的设计师。这份影响主要拆解成两部分,一是专注生态建筑的设计,二是参与学校、广场等能为更多人的生活带去改变的社会性项目。

而与过去不同的是,出现在他们前进之路上的最大障碍从缺少关系网,变为了大环境的改变,即中国经济发展的放缓以及随之而来的更为激烈的竞争。

但 Wendy 的心态很积极,她认为:“对比欧洲,中国很有钱,因而人们去做项目的时候,不一定会仔细思考自己究竟要什么,以及为什么要那么做。但是经济不好之后,大家可能会想得多一点,谨慎一点,其实是好事。”

现在,他们的团队扩大到了近 40 人,Wendy 说他们想将人数维持在 40 左右,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质量的提升上:“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很有活力也很幼稚,所以做事很冲动。人们可能会告诉我们,在中国,我们是这么做那么做的。有一段时间,你得花时间寻找与试错。现在,我们成熟很多了。做了不少项目,也知道很多事该怎么做了。但是我不希望我们的工作室,只去做那些我们知道该怎么做的事,我希望我们能一直去追问,一直往前走。”

他们已经适应了中国的快节奏,也逐渐具备了应变的能力:“对于我们来说,在中国的发展更像一段旅程,作为一个设计师,你在这里得定位好自己。”

来源:好奇心日报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发表于2017-01-19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10

2

活跃在这股裹挟着权力及金钱欲望的蓬勃之势中的,是无数心怀抱负的建筑设计师对都市未来的畅想。

 发表于2017-01-19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20

3

Wendy 在采访中说,过去他们可能关注得更多的是外观的奢华,追求那种闪亮的感觉,但现在,他们会更关注空间带给人的舒适感。很喜欢她说的,也许这就是设计的真谛吧!

 发表于2017-01-19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10

4

我想他们留在中国是正确的选择!

 发表于2017-01-19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20

5

他们的作品都很有特色,很值得学习,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那么一帆风顺的,不断摸索会成功的!我也要努力了!

 发表于2017-01-19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20

6

他们的经历厅丰富的,作为设计师,一定要定位好自己。

 发表于2017-01-19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20

7

Wendy 在采访中说,过去他们可能关注得更多的是外观的奢华,追求那种闪亮的感觉,但现在,他们会更关注空间带给人的舒适感。很喜欢她说的,也许这就是设计的真谛吧!

 发表于2017-01-19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20

8

莫干山裸心谷室内设计

 发表于2017-01-25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10

9

好东西收藏了,感谢楼楼分享!

 发表于2017-02-06  | 只看该作者      筑龙币+10

10

简单大方却又不失个性。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费下载资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