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筑龙实录]对话胡彦林——首创禧瑞都“构建中国特色大都会”之对话系列

发表于2009-12-17     612人浏览     0人跟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Northernstar


12月11日首创禧瑞都“构建中国特色大都会”论坛>>>相关新闻


易介中与胡彦林对话


胡彦林:北京徐悲鸿文化艺术中心主任雕塑家


CCTV建筑风格杂谈


【易介中】:以一个当代雕塑家来看,我们直接讲CCTV,就是那个大怪楼,你怎么评价?


【胡彦林】:像大裤衩。


【易介中】:大裤衩是艾未未说的。艾未未说话不客观,因为他自己做了一个鸟巢,人家不骂他,他说人家是大裤衩干什么。我想听听你的看法。像裤衩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楼。


【胡彦林】:这个楼的特色太有个性了,别的感受也没有太多。它现在好像要转让了,我只是在网上听说。


【易介中】:这个楼他们不太敢用了?


【胡彦林】:好像说转让了。


【易介中】:不会,那就完蛋了。怎么可能。这个不太可能。因为它后来遇到不幸嘛,除此之外,这个建筑对你而言,你会喜欢吗?


【胡彦林】:一般。


【易介中】:北京有没有你特别喜欢的项目?


【胡彦林】:像鸟巢这种还行。


【易介中】:因为它哲理性比较强。水立方呢?


【胡彦林】:也不错。它从材料上有一种很新颖的一种个性的东西。或者是从那种构思,有一些能够站得住脚的地方。像中央台的这个,它没有什么特别的。


【易介中】:它没有什么想法,你不能说它是大裤衩,它做整个事情,是挑战了一个结构难度,就是结构难度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你可以认为它是一个巨大的雕塑。


【胡彦林】:这个跟内涵上联系不是太多,只是一个猎奇,只是一个个性。


【易介中】:不过它有一个好处,它的好处是说,因为中央台给我们感觉是非常官方的,非常保守的这么一个组织,它今天能够选择这么一个方案,很可能会不会代表他们更开放一点?这是有可能的。


【胡彦林】:我觉得也是。


【易介中】:而且我相信遇到这么一个事件以后,以前早觉得他们很强悍。现在遇到这么一件事,整个事件也不是很漂亮,他们的楼烧了,这是不争的事实,他们也会低调一点,这表明他们心胸更开放了,否则就会盖的像大法院那样的房子,如果按照我们以前的理解,他们肯定会搞那种中抽对称的大建筑,全部是石材,中央电视台能够接受这么一个项目,我觉得肯定也是一种进步。


【胡彦林】:对,这点上是一个突破,而不是像政府机构那样非常呆板的形式。它的新,还要和你的内容有一些联系。{{page}}


建筑的中庸之道


【易介中】:我觉得你这个想法特别好,特别直观。


【胡彦林】:比较中庸一些。


【易介中】:我对这个房子一点都不喜欢。


【胡彦林】:建筑,比较雕塑,建筑也好,雕塑也好,它要有一个中心的主题思想,或者是一个形式,这些东西你要说当初的立意合适不合适,你要说只是为了一个猎奇做的一个建筑,把它安在中央台,我觉得有点欠妥了。就是说可以再商量,还可以有其他的形式,也是一种新颖的,但是把中国第一台,把这种形式要表现出来的话,还有其他的形式可以把这个做的更好一些。


【易介中】:对,当然。如果说它有一套更完整的一套思路,然后能够说服大家,或者说有一套理念,它没有讲什么设计理念,而且后来的形象,大家攻击它的都是负面的,我相信中央电视台肯定吃亏了,被骂没有关系,但是被骂的那么惨,不管前卫的人还是不前卫的人,看到那个房子都骂它,那个房子设计的初衷,就没有让你喜欢,我不喜欢那个房子,所以它也不喜欢我。那个房子有不友善的感受,现在CBD有很大的东扩市场,一个计划,大概300多万平方米,在这里面所有标新立异的概念都没有了。弄一个怪的,看不懂的,比中央台还猛的,都没有了。中国已经过了那个争奇斗艳的时代了,所以现在还真的挺中庸的,你不要看中庸之道,在我们中国,这么多年来,听起来我们是一个讲中庸的民族,可是实际上你发现我们做的很多事情,尤其是很多政府的决策,其实还是比较极端的,并不中庸。


【胡彦林】:在中国很多事情,专业上的设计,专业人员的想法,是需要行政来裁决的,这点是一个很大的弊端。真正行政领导他有这个水平,你能够把这个好的东西挑出来,如果你没有这个水平,拍拍脑袋就拍板了。这一点不是说比较严肃,就是百里挑一也好,千里挑一也好,就是真正把好的东西挑出来,这样的话,如果是这样的正常走的话,可能把很多东西就能够省掉了。CBD东扩,不是说不要猎奇,不要新意,当然中国在发展,很多新型材料的发展,这些东西肯定要的,但是怎么要,有一个选择,要有我们自己内涵的一些东西,有中国特色的,或者说CBD特色的东西,这些要保留,不是说一味的猎奇,就像大裤衩一样,它肯定挑战的一个极限,是一个猎奇,但是真正有什么内涵?这些东西如果谈不出来,那就不是第一选择了。


【易介中】:确实是这样的。其实我们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你的东西做出来,大家觉得看起来不痛不痒也不行,那是绝对违背了建筑艺术的概念了。太痛,太痒了,好象有问题。可能话说回来,这个度太难抓了,尤其是我觉得北方人,性格比较猛烈,口味比较重,现在满街都辣。如果当时中央电视台做了一个方案,有点新意,也不太新,大家也会骂它,你浪费东西,造了那么一个俗气的东西,它太猛就不行。可是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叫做中间那个猛的。


【胡彦林】:这个度很难掌握。


【易介中】:所以这个也不是谁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北京这么大的一个城市,它其实对我而言,我讨厌它,不代表我会限制它,这是第一个。所以我会觉得何不反过来把整个CBD东扩,未来成为一个试验田,我的意思是说,也不要那么多限制,大家都知道了,曾经走过了,这个房子被骂,走的太平庸也被骂,每一个开发商,或者说投资者他自己有一个度,我们政府也不是很合适强烈干预别人创意。你不能把国贸盖100个,那就无聊死了。


【胡彦林】:矫枉过正也不行。


【易介中】:你应该给大家上上课,就是中庸之道。我们的领导要么让你给CCTV,要么就没有CCTV,通常没有中间,鼓励创意,又不能太夸张。


【胡彦林】:所以领导这个度就把握不好。{{page}}


公共艺术作品的设计


【易介中】:你从事公共艺术作品吗?


【胡彦林】:有一些。


【易介中】:一样会遇到这个问题吗?


【胡彦林】:有。就是这种设计,它是这样的,包括我的专业,它设计要强调一个唯一性,很多这种出笑话的就很多,如果不是唯一性,就是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而且各种各样的人欣赏水平不一样,他就给你歪曲了,北京周边有一个雕塑,就是三个柱子,中间有一个圆球,然后由钢丝绳连接的,这个就是80年代早期的作品了。结果安装完了以后,体量很大,当地老百姓反着理解了,原来设计者,什么太阳,或者是什么三个城市这种东西,结果老百姓就给它演绎成一进这个城市就是扯蛋了,这个设计就失败了。这个设计师就没有考虑到更多的东西。


【易介中】:老百姓喜欢用民间俗语来解释。像大裤衩就是失败嘛,让人有不好的联想。


【胡彦林】:就是说你那个设计不是纯粹的设计,它有多种解释。结果钱也花了,又把这个建筑拆了。


【易介中】:我大概知道你的意思,其实任何一个城市也好,都市建筑一直到雕塑,最后的人一定要考虑到非常细微的各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至少不要每次做完了,那个是水煮蛋,我觉得鸟巢还行,它是可以被接受的。实际上谈得初衷是作为一个线轴,可是提到鸟巢,大家没有太多的负面。


【胡彦林】:它是一个比较温馨的,是一个摇篮什么的,这种解释都符合它的预期。这样的话,这个建筑就比较成功了。


【易介中】:还是因为它建筑做的还是不错的。所以老百姓还是比较喜欢它,如果不喜欢它,后面的话又来了,在里面待着的人就是鸟蛋,所以老百姓还是要先喜欢它。


【胡彦林】:有的人解释说鸟蛋,可是体育赛事,经过四年的孵化,有了成绩也是一种孵化,关键是那种形式也是很新颖的,其他地方没有用到过。水立方是从高科技来讲,它是一个很透明的,这些东西能够站得住脚。


【易介中】:水立方比较聪明,它自己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他们当时去竞赛的时候,就取了水立方的名字。否则的话,大家就说他会像块豆腐脑。当时做中央台,应该先把绰号取好。


【胡彦林】:这样的话,老百姓有自己的想法,北京人比较聪明,归纳性比较强一些。


【易介中】:你刚才说的扯蛋,听起来挺扯淡的。


【胡彦林】:类似这种构思,它不是唯一性,就曲解了原来的设计初衷。


【易介中】:你刚才说到老百姓的联想能力,所以说未来像你从事雕塑这块,艺术家也好,你平常会到东边来享受这种灯红酒绿吗?因为东边、西边确实文化不一样。


【胡彦林】:来的不多。


【易介中】:西边有什么好玩的,我只待在东边,我去西边,全身都不对劲。


【胡彦林】:西边更少,像我们就扎在工作室。


【易介中】:它有文化吗?


【胡彦林】:文化也不是很多。当然和东边发展的商务有区别。


【易介中】:但是当代艺术都在东边,西边也少。


【胡彦林】:是,我们主要是守着大师,守着徐悲鸿纪念馆。


【易介中】:那个纪念馆是本来有的吗?


【胡彦林】:是83年复建的,最早徐先生的故居是在北京站,当时修地铁被占了。


【易介中】:你到CBD,我们以后要跟政府说,把徐悲鸿的概念应该放在东边来,朝阳CBD一点文化都没有。刚才我访问的那位马小威先生还在讲,他说人性的问题,城市里面特别需要考虑到人,人里面,他很重视人里面有情感的投入,那情感里面,因为他本来学雕塑的,所以他说情感投入里面,他认为艺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载体,其实CBD,你来这个城市里面,你发现它没有什么很好的艺术感,也没有直接跟人对接的载体。未来CBD东扩计划里面,会有大概三四个博物馆,我觉得徐悲鸿的概念是一个很好的概念,它代表我们当代艺术走到了一个里程碑。西城区不够大,它没法再扩了。像范迪安那个馆长,听说要把那个盖到奥运村去,原来规划的地方不够。


【胡彦林】:原来的展馆是50年代的十大建筑之一,是比较小一些。{{page}}


房地产极端政府搞中庸


【易介中】:你关注房地产吗?


【胡彦林】:关注。我现在在东边买了房子了。


【易介中】:恭喜成为东边人。东边哪一块?


【胡彦林】:温榆河。


【易介中】:那是很好的东边。


【胡彦林】:就是朝阳路一直走到头。


【易介中】:那很舒服。地产而言,对于你是什么?你别那么中庸,你说点激烈的话。贵不是主要问题,地产而言对于你来说是一个北京的问题吗?你关注吗?


【胡彦林】:肯定关注,人人都关注,北京现在人人都有点自卑,有房子的想更买房子,他也要关注,没有房子的他也很关注。


【易介中】:地球上有两种人,没有房子的人希望房子降价,有房子的人希望房子涨价。


【胡彦林】:对。


【易介中】:房地产永远是一个两极化,你的中庸之道,真是一个大问题。中庸不起来。


【胡彦林】:政府现在出面就是要搞中庸,既要搞增值,又要让这些老百姓有房子住,他现在在协调这个事。


【易介中】:中庸很时髦嘛,就是和谐社会,特别时髦。而且和符合科学发展观,我觉得你说话的立意非常准确。你刚才说的艺术,房地产的发展,它都需要走一条正道。但是很少有人像你这么从容,你的性格使然。你说起来跟我不一样。所以你在美院人里面,你一定算温和派。


【胡彦林】:对,我是低头干活的,所以说话不多。


【易介中】:我在美院绝对属于激进派,打倒一切的。


【胡彦林】:需要你这样的人。


【易介中】:不过像你这样也挺好的。


【胡彦林】:可能在工作室待的时间长了,有点旧了。


【易介中】:我觉得北京这个城市,很有意思。现在CBD的东扩,包括宋庄新的计划,都是围绕文化产业、当代艺术,都离不开这块。所以说现在等于真的是一个文化人的好时代来临了。所以你不用窝在那个地方了,你可以走出来多多影响别人,因为这个时代需要文化艺术家跟社会来接触。这个社会需要中间的力量,而不是一群爆发的艺术家,你都知道那些人,喝红酒,喝一瓶(商铺写字楼详情户型图楼盘图论坛),倒一瓶,抽雪茄,抽一根,扔一根,现在特别需要真正有生活概念的,然后对生活有看法的人进入到我们这个生活里面去。艺术家也忽然变得大款,世间之少有。短时间内,艺术家成为大款,你念书的时候,谁要成为画画,那时候就一个字,穷。你那时候学艺术有理想,那时候你一定看不出以后要干什么。学雕塑还好一点。


【胡彦林】:肯定要干专业的。


【易介中】:可是学画画的人当时不知道干什么。


【胡彦林】:当时市场很低迷。毕业以后也没有什么工作。后来就出现圆明园画派,结果很多人学了半天画画,也不想离开北京,就一直飘着。


【易介中】:学雕塑还好,还可以接点活,学油画的,学国画的简直不知道干什么了,所以这个社会很有意思,确实是好时代来临了。接下来的北京,很明显上海把经济拿走了。迪士尼去那边了,我听了多心疼。因为迪士尼,我准备要移民上海了,那就代表人类的天堂在那里,代表全世界的观望,包括现在世博会以后的一些建设,上海让我觉得,迪士尼一去,当时还偷着乐,打死都不批,不可能批一批了以后,当场心就凉了一半,我现在准备移民上海了。但是北京,你一定要受住,北京一定是文化人的地方。


【胡彦林】:政府现在发展第三产业,艺术这块应该很有发展。


【易介中】:对,所以文化产业、艺术产业肯定在这块发展。但是很可惜,我去上海,人家不要我。我在北京15年,已经显得非常粗糙了,说话粗糙、行为粗糙,上海人看我特别烦,一看就是死北京人,实际上我不是北京人,我是台北人。


【胡彦林】:上海人就缺阳刚一点的东西。


【易介中】:他不欢迎我去,很可怜。我现在去上海,我台北人吃东西要放糖的,做菜要放糖的,现在去上海吃饭还不习惯,做饭怎么那么甜,你们是卖糖的,他还说你们北京人是卖盐的。就是生活方式已经开始不习惯了。北京让我觉得简直是一片苍凉。


【胡彦林】:看来北京对你很有影响。{{page}}


从报价体现出的北京特色


【易介中】:我从少年到壮年,我来的时候是24岁,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就来了,北京对我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格成长的地方。我现在回台北,我要是不说我是哪里人,绝对没有人猜出我是哪里人,他说怎么有这么糙的人跑来台北。


【胡彦林】:北京不会是很糙的概念吧。


【易介中】:像你这样的人都窝在工作室不出来,像这么多人都是大胡子,像你这么中庸的人,一直不在社会上横行,你被排挤到徐悲鸿纪念馆搞创作了。


【胡彦林】:那里不是随便人能够去的。


【易介中】:但是上海是余秋雨这样的人横行的社会。陈逸飞绝对讲中庸之道,余秋雨讲中庸之道,在北京不是,北京人说话声音就是像我们这样,又大声,又比较糙。


【胡彦林】:北京出来的艺术还是比较大气的。


【易介中】:所以说北京能够出艺术家,是文化人的天堂。所以现在搞钱去上海,搞艺术在北京。北京就把文化做好了,这个是特别好的,把艺术做好,把文化做好,把教育做好,就是把人文做好。我觉得这点,这次我觉得CBD东扩,我看到你以后,虽然你的话不多,没有我多,可是我觉得给我很大的启发,我觉得北京真的需要一个人文的东西,需要像你这样的人能够痛斥在CBD,这样北京就有救了。因为你没有说CCTV一定要推倒,这种心态最好了。


【胡彦林】:北京像我这样的人很多。


【易介中】:可是不说话啊。我觉得真的非常高兴。


【胡彦林】:北京的那种实力还是有的,人才还是有的,就缺您这样的平台,您要给我们一个好的平台,这些人每天都出来晒一晒。


【易介中】:像我这样的人平常去窝一窝。


【胡彦林】:这个社会就得有您这方面的人冲一冲。


【易介中】:如果没有我们这些人,上海人就太拽了,当然我们要坚守阵地,所以喜欢他们也没有关系,就跟我喜欢东京一样,但是我当不了日本人。


【胡彦林】:我同学上海人也不多。有一次老舍先生的儿子,他们做了一个节目,当时笑话,就是说上海人要半两粮票,咱们就哈哈大笑,就不言而喻了,北京人绝对没有。有个几量粮票不找就算了。


【易介中】:我在北京最明显的,我去上海买水果,我看到有人买两个橘子的,北京卖橘子,四斤10块。


【胡彦林】:看看报价就能够体现出北京特色。


【易介中】:在上海我买橘子,我就问他一斤多少钱,后面还有小数点,什么3块2还是多少,我前面那个人买橘子还买两个,我说怎么可能卖两个呢?我当时觉得他们会过日子。我买了四斤,出差几天,回来有一半都烂了。


【胡彦林】:从性格来讲,像您说的,北京糙就糙在这儿,我四斤买了,烂了也无所谓,上海人两个橘子吃完正好。


【易介中】:但是一定不够,所以上海人一定没有人胖子。


【胡彦林】:他一定量着肚子来买,北京可能一两天一下子买完了,可能有事不吃,坏了就坏了,可能北京人糙就糙在这儿。


【易介中】:找钱找一堆零钱。CBD估计未来东扩也是很雄伟的。


【胡彦林】:像您说的,像北京这样有点糙一点更好一些,我喜欢比较大气的,不拘小节,有一些大的宏伟的东西,包括有一些标志性的东西,这些要做精了,小节的部分也要做,也要吸取他小桥流水的东西。


【易介中】:所以北京需要中庸,需要时尚感强一点,不能太土了,还要不拘小节一点,别太计较。


【胡彦林】:现在的建筑,形式上要有一些新的东西,高科技的,最前卫的东西,这个肯定要有的。可是从内涵,从那些底蕴的东西,还要有北京特色的,可能大一点的,说有中国特色的。这些东西才能站得脚,不然的话,从形式,从内容照搬一个过来,人家说这个可能像巴黎,这个像纽约,没有中国的特色,这一点特别可悲。从技术上一定要非常先进,所以我觉得鸟巢、水立方比较成功,包括有技术含量,有内涵的这些,能够站得住脚,所以现在的评论,好像负面的评论很少。


【易介中】:因为这里面出现了很多跨越的事情,像奥运,所有的一切都是正面的。而且它毕竟是国家的事情,它不是某一个央企的事情,当然不一样了。


【胡彦林】:中国要重视起来的话,中国人非常聪明,重视起来的话,应该能够办的很好。我感觉是这样的。


【易介中】:谢谢你。


【胡彦林】:好多事情有的不太重视,或者里面有其他的利益,那就走样了。


【易介中】:感谢。


<STYLE type=text/css>
.xqtj_row{
BORDER-RIGHT:#cc00001pxsolid;BORDER-TOP:#cc00001pxsolid;BORDER-LEFT:#cc00001pxsolid;WIDTH:538px;BORDER-BOTTOM:#cc00001pxsolid
}
.clear{
CLEAR:both;LINE-HEIGHT:0px
}
.xqtj_row_bottom{
MARGIN:10px;WIDTH:518px
}
.xqtj_row_bottom_left{
FLOAT:left;WIDTH:165px;MARGIN-RIGHT:10px
}
.xqtj_row_bottom_leftIMG{
WIDTH:165px;HEIGHT:100px;border:none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
MARGIN-TOP:2px;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BACKGROUND:#e3e3e3;WIDTH:165px;COLOR:#333;LINE-HEIGHT:25px;HEIGHT:25px;TEXT-ALIGN:center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A{
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COLOR:#333;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A:hover{
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
FLOAT:right;WIDTH:34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
FONT-SIZE:20px;FLOAT:left;MARGIN:auto;OVERFLOW:hidden;WIDTH:330px;COLOR:#cc0000;LINE-HEIGHT:30px;FONT-FAMILY:"黑体";HEIGHT:30px;TEXT-ALIGN:center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A{
FONT-SIZE:20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A:hover{
FONT-SIZE:20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
FLOAT:left;WIDTH:16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UL{
PADDING-RIGHT:0px;PADDING-LEFT:0px;PADDING-BOTTOM:0px;MARGIN:0px;PADDING-TOP: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
FONT-SIZE:14px;FLOAT:left;OVERFLOW:hidden;WIDTH:160px;LINE-HEIGHT:22px;LIST-STYLE-TYPE:none;HEIGHT:22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A{
FONT-SIZE:14px;COLOR:#333333;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A:hover{
FONT-SIZE:14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STYLE>
<STYLE type=text/css>
.xqtj_row{
BORDER-RIGHT:#cc00001pxsolid;BORDER-TOP:#cc00001pxsolid;BORDER-LEFT:#cc00001pxsolid;WIDTH:538px;BORDER-BOTTOM:#cc00001pxsolid
}
.clear{
CLEAR:both;LINE-HEIGHT:0px
}
.xqtj_row_bottom{
MARGIN:10px;WIDTH:518px
}
.xqtj_row_bottom_left{
FLOAT:left;WIDTH:165px;MARGIN-RIGHT:10px
}
.xqtj_row_bottom_leftIMG{
WIDTH:165px;HEIGHT:100px;border:none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
MARGIN-TOP:2px;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BACKGROUND:#e3e3e3;WIDTH:165px;COLOR:#333;LINE-HEIGHT:25px;HEIGHT:25px;TEXT-ALIGN:center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A{
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COLOR:#333;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A:hover{
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
FLOAT:right;WIDTH:34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
FONT-SIZE:20px;FLOAT:left;MARGIN:auto;OVERFLOW:hidden;WIDTH:330px;COLOR:#cc0000;LINE-HEIGHT:30px;FONT-FAMILY:"黑体";HEIGHT:30px;TEXT-ALIGN:center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A{
FONT-SIZE:20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A:hover{
FONT-SIZE:20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
FLOAT:left;WIDTH:16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UL{
PADDING-RIGHT:0px;PADDING-LEFT:0px;PADDING-BOTTOM:0px;MARGIN:0px;PADDING-TOP: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
FONT-SIZE:14px;FLOAT:left;OVERFLOW:hidden;WIDTH:160px;LINE-HEIGHT:22px;LIST-STYLE-TYPE:none;HEIGHT:22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A{
FONT-SIZE:14px;COLOR:#333333;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A:hover{
FONT-SIZE:14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STYLE>

<STYLE type=text/css>
.xqtj_row{
BORDER-RIGHT:#cc00001pxsolid;BORDER-TOP:#cc00001pxsolid;BORDER-LEFT:#cc00001pxsolid;WIDTH:538px;BORDER-BOTTOM:#cc00001pxsolid
}
.clear{
CLEAR:both;LINE-HEIGHT:0px
}
.xqtj_row_bottom{
MARGIN:10px;WIDTH:518px
}
.xqtj_row_bottom_left{
FLOAT:left;WIDTH:165px;MARGIN-RIGHT:10px
}
.xqtj_row_bottom_leftIMG{
WIDTH:165px;HEIGHT:100px;border:none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
MARGIN-TOP:2px;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BACKGROUND:#e3e3e3;WIDTH:165px;COLOR:#333;LINE-HEIGHT:25px;HEIGHT:25px;TEXT-ALIGN:center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A{
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COLOR:#333;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A:hover{
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
FLOAT:right;WIDTH:34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
FONT-SIZE:20px;FLOAT:left;MARGIN:auto;OVERFLOW:hidden;WIDTH:330px;COLOR:#cc0000;LINE-HEIGHT:30px;FONT-FAMILY:"黑体";HEIGHT:30px;TEXT-ALIGN:center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A{
FONT-SIZE:20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A:hover{
FONT-SIZE:20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
FLOAT:left;WIDTH:16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UL{
PADDING-RIGHT:0px;PADDING-LEFT:0px;PADDING-BOTTOM:0px;MARGIN:0px;PADDING-TOP: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
FONT-SIZE:14px;FLOAT:left;OVERFLOW:hidden;WIDTH:160px;LINE-HEIGHT:22px;LIST-STYLE-TYPE:none;HEIGHT:22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A{
FONT-SIZE:14px;COLOR:#333333;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A:hover{
FONT-SIZE:14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STYLE>

<STYLE type=text/css>
.xqtj_row{
BORDER-RIGHT:#cc00001pxsolid;BORDER-TOP:#cc00001pxsolid;BORDER-LEFT:#cc00001pxsolid;WIDTH:538px;BORDER-BOTTOM:#cc00001pxsolid
}
.clear{
CLEAR:both;LINE-HEIGHT:0px
}
.xqtj_row_bottom{
MARGIN:10px;WIDTH:518px
}
.xqtj_row_bottom_left{
FLOAT:left;WIDTH:165px;MARGIN-RIGHT:10px
}
.xqtj_row_bottom_leftIMG{
WIDTH:165px;HEIGHT:100px;border:none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
MARGIN-TOP:2px;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BACKGROUND:#e3e3e3;WIDTH:165px;COLOR:#333;LINE-HEIGHT:25px;HEIGHT:25px;TEXT-ALIGN:center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A{
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COLOR:#333;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left_textA:hover{
FONT-WEIGHT:bold;FONT-SIZE:12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
FLOAT:right;WIDTH:34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
FONT-SIZE:20px;FLOAT:left;MARGIN:auto;OVERFLOW:hidden;WIDTH:330px;COLOR:#cc0000;LINE-HEIGHT:30px;FONT-FAMILY:"黑体";HEIGHT:30px;TEXT-ALIGN:center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A{
FONT-SIZE:20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titleA:hover{
FONT-SIZE:20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
FLOAT:left;WIDTH:16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UL{
PADDING-RIGHT:0px;PADDING-LEFT:0px;PADDING-BOTTOM:0px;MARGIN:0px;PADDING-TOP:0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
FONT-SIZE:14px;FLOAT:left;OVERFLOW:hidden;WIDTH:160px;LINE-HEIGHT:22px;LIST-STYLE-TYPE:none;HEIGHT:22px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A{
FONT-SIZE:14px;COLOR:#333333;TEXT-DECORATION:none
}
.xqtj_row_bottom_right_aLIA:hover{
FONT-SIZE:14px;COLOR:#cc0000;TEXT-DECORATION:underline
}
</STYLE>

来源:筑龙网

筑龙园林景观

15万粉丝共同关注,追踪最新园林景观行业动态,享受精品景观案例,分享设计师热门项目。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筑龙园林景观或者 zllandscape,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网园林景观圈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费下载资料

扫码安装筑龙学社
随时随地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