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北京98%开工项目未做文物勘探大量文物受损

发表于2009-12-17     315人浏览     0人跟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Northernstar

破坏文物数量无法估算;北京市政协建议尽快启动地下文物保护立法

本报讯4191项新开工建设项目,只有97个进行了考古勘探,近98%开工项目未进行过文物勘探……市政协的一份调研报告,透出了北京地下文物保护的紧迫。昨日,北京市政协第十一届委员会常委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加强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建议案,建议尽快启动地下文物保护立法。

北京的地下文物十分丰富,从旧石器时代至明清时期都有发现,在都城遗址范围的旧城区,几乎各处都有唐朝以来的重要遗迹和遗物。1993年起,北京先后公布了三批共36处、2798.2公顷的范围为地下文物埋藏区,并明确在埋藏区进行建设施工要先进行文物勘探和保护工作。今年3月,市政协文史委联合民盟北京市委等7家单位,就北京地下文物的保护展开了4个月的调研。

调研报告称,自上世纪70年代起,历经了郊区平整土地、市区环路建设等阶段,北京地下文物不断遭受严重破坏。现阶段,轨道交通等基本建设和房地产开发规模加大、速度加快,建设项目不断增加,但施工前主动申请地下文物勘探的却极少。调研组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和2008年,北京市新开工建设项目共有4191项,但只有97个项目进行了考古勘探调查,仅占总数的2.3%,近98%开工项目未做过文物勘探,大量未做文物勘探保护项目破坏的文物数量已无法估算。

■焦点

地下文保立法调研已启动

【现状】政协建议案的调研提出,现有的《文物保护法》和《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办法》虽然对地下文物都有所规定,但存在保护盲区,且对建设单位缺乏约束力。《文物保护法》规定大型基本建设工程需考古勘探,但对“大型”缺乏量化规定,而《办法》虽将范围明确为1万平方米,但又限定在旧城内,旧城之外无从把握。两项法规都缺乏对文物埋藏区外和一万平米以下建设项目的规定。

建议案:建议尽快启动立法程序,研究制订北京市地下文物保护条例。将地下文物考古调查、勘探列为建设项目审批的前置条件;扩大地下文物的保护勘探范围,消除保护盲区。

回应:今年5月,北京市文物局在答复提案委员宋大川时表示,该局已与市政府法制办沟通,将地下文物保护法规的制订列入立法调研计划。

上月16日,在北京市文物工作会上,北京市文物局政策法规处证实,《地下文物保护管理办法》已开始立法调研。


保障房将联合文物部门审查

【现状】地下文物勘探未能同“交评”、“环评”一样,成为建设项目开工的必要条件,文物部门在土地联审中难以发挥作用。

建议案:建议在地下文物保护条例尚未出台前,市政府以政府令的形式将考古勘探和发掘纳入建设规划用地审批程序。

建设单位申请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时,要提交地下文物调查勘探试掘完毕的证明。

回应:市住建委在答复宋大川今年度提案时表示,新建保障性住房和限价房项目规划选址时将征询文物部门意见,尽可能避开不可移动的文物。对即将推出的保障性住房和限价房建设用地,将请文物部门共同审查,并要求部分项目在申报规划意见书前进行考古勘探、与文物部门签订《文物保护责任书》。

对已供地的保障性住房和限价房项目,由文物部门逐个排查,重点审查位于文物埋藏区及周边区域的项目。

建议勘探费计入土地成本价

【现状】政协调研显示,目前北京市考古勘探与发掘费用还是按1990年的标准收取,且文物部门没有此项行政事业性收费许可证,只能开“收据”。绝大多数建设项目,如在施工中发现文物,收取勘探费需与建设单位协商,施工单位普遍抵触,收取困难。

建议案:借鉴陕西、成都等省市经验,在土地拍卖出让前,先期进行地下文物勘探发掘,所需费用计入未来土地成本价格,由规划部门代为收取,并打入文物保护财政专户。

筹建地下文物保护基金,接受社会捐款,并增加地下文物保护专项经费。


■对话

宋大川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文物研究所所长

北京市文物研究所所长宋大川连续7年提案保护地下文物,他表示现在的建议案是7年来力度最大的,“不管建议案是否能被采纳,我都不会再提案保护地下文物了。”

“7次提案我不会再提了”

市政协委员宋大川表示可采取出台政府令形式,将地下文物保护作为建设项目前置条件

新京报:你连续7年提案保护地下文物,每一年的建议有什么不同?

宋大川:7年间共提了八九件提案,主题都是地下文物保护。随着时间推移,提案涉及的保护方向也不同。2003年我第一次提案,主要针对的是奥运场馆建设中的地下文物保护,后来逐渐扩展到了道路交通建设、房地产开发以及大型工程建设。这些建设项目都位于历史文化遗存地区,亟待保护。

新京报:政府7次办理这个提案的结果,你都满意吗?

宋大川:每次都让单独的部门办理提案,我对这个很有意见。文物保护是个综合性提案,必须由市政府出面协调各相关部门才能解决问题。但每次分配提案,看到文物就分给文物局办理,我只能说很遗憾,政府在这方面的工作水平应该提高。{{page}}

新京报:去年的提案被重点督办,却仍不能解决问题,北京的地下文物保护难在哪里?

宋大川:长期以来北京对地下文物的关注比较少,它不像地上文物这么直观,需要勘探发掘。7年来,保护的大进步没有,但小进展还是有的。比如2007年前后,北京市规委就发通知,告知施工单位开工前要先进行文物勘探,但这个通知没有法律约束力,意义不大。现在的建议案是7年来力度最大的,如果不被采纳,地下文物仍面临破坏。

新京报:地下文物保护已在立法调研,相关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吗?

宋大川:现在北京城市建设的节奏非常快,而法律制订需要时间,在这个法律空白期政府也要有所作为。可以采取出台政府令的形式,把地下文物保护作为建设项目的前置条件。成都和洛阳都有类似的地方法规,明确“要动土,先考古”,这些实践也可以为立法提供参考案例。

新京报:如果建议案的效果仍然不好,明年你是否还会第8次提案?

宋大川:不管建议案是否能被采纳,我都不会再提案保护地下文物了。因为这次这个建议案已经是7年来力度最大的了,不可能再有更大的支持了。如果不能被政府采纳,我只能表示遗憾。


■案例

遗址施工中破坏文物


2000年,位于宣武金中都皇宫中最大的宫殿大安殿(相当于故宫的太和殿)遗址处进行施工,由于建设前未进行地下文物勘探,致使大安殿这样极为重要的历史遗迹被破坏,没有留下任何资料。

城市改造中破坏文物

德内大街扩建未进行考古勘探和发掘,施工过程中出土大量明清瓷片,被文物贩子收购倒卖。

2005年7月,西城毛家湾中央文献研究室暖气沟改造,发掘出120多万片元末到明中期的瓷片。由于此项目既不在埋藏区内,也不是万平米以上,施工前无法开展地下文物保护,造成大量瓷片流失。

轨道建设中破坏文物

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北京物流空港等工程在施工时发现文物,施工方却不停止施工,甚至拒绝文物执法人员进入现场。

地铁4号线圆明园站施工中发现清代御道,施工方将铺路条石拆除,致使100米长的御道被破坏,造成清代御道建设的历史信息丧失。

来源:新京报

筑龙园林景观

15万粉丝共同关注,追踪最新园林景观行业动态,享受精品景观案例,分享设计师热门项目。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筑龙园林景观或者 zllandscape,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筑龙网园林景观圈每日精华内容推送。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费下载资料

扫码安装筑龙学社
随时随地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