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庄子玉,从中国形式走向中国叙事—《遇见•中国新势力》第三讲

发表于2018-04-12     2418人浏览     2人跟帖    筑龙币+100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100

思思在努力

“新势力是平等的、包容的、没有疆域的限制、没有种族的差别、没有地域的歧视、我们拒绝狭隘、也拒绝平庸,以此观点为基础做一个整体的思想养成”
——新势力·青春风暴语录


庄子玉,从中国形式走向中国叙事—《遇见•中国新势力》第三讲_1

庄子玉,Zhuang Ziyu
德国科隆RSAA事务所合伙人、主持建筑师
美国建筑师协会(AIA)联合会员
美国绿建协会(USGBC)认证专家(LEED AP)
入围2017年Arch daily中国年度建筑大奖TOP10
2018年获得德国红点奖以及法国理想家未来大奖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建筑与城市设计硕士
讲题:从中国形式走向中国叙事
讲座日期:2018年 4 月 21 日(周六)下午3:00 


个人简历
德国科隆RSAA事务所合伙人及主持建筑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建筑与城市设计硕士,师从伯纳德.屈米(Bernard Tschumi)和肯尼思·弗兰普顿(Kenneth Frampton)并同期获得哥伦比亚大学肯尼游学奖学金(WilliamF. Kinne Traveling Research Fellowships)。其后在纽约西萨.佩里(César Pelli)事务所任建筑师多年,2010年底回国与数位知名德国建筑师创立RSAA事务所中国公司至今。

主要作品有铜陵山居,北京鼓楼7号院改造,北京六佰本商业中心改造,南京五季金陵酒店,中新生态城概念规划,天津文化中心概念规划,济宁文化中心城市设计,天津四中新校区等一系列具有传统文脉并有具当代精神的作品。
庄子玉是美国建筑师协会(AIA)联合会员。并曾在香港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帕森设计学院,天津大学,清华大学,明尼苏达大学作为客座评图。

 庄子玉联合撰写《交叉视角》(INTER-VIEWS)《群组:都市实践的构造》(Constellations:Construction Urban Design Practices)等海外学术出版物。并长期为《WA 世界建筑》《UED 城市与环境设计》等专业杂志撰稿。
2016作品济宁文化中心获中国勘察设计协会BIM 大奖,2017年作品张家港教堂获纽约Architizer A+大奖,2017年庄子玉获得中国建筑装饰协会最高奖项之设计艺术成就奖,同年作品铜陵山居(Tongling    Recluse)于《漂亮的房子》中呈现并成为建筑史上首个设计及建造过程被过亿受众观看的建筑项目。


作品案例

1、鼓楼7号院
项目信息
主要设计人:庄子玉,李娜
项目地点:北京市西城区鼓楼西大街东轿杆胡同7号
项目时间: 2015
项目类型:办公室

庄子玉,从中国形式走向中国叙事—《遇见•中国新势力》第三讲_2

以德国科隆-中国北京为工作核心的建筑事务所RSAA/庄子玉工作室刚刚完成了他们在北京古城中轴线上的新办公室的建筑及室内改造。

庄子玉,从中国形式走向中国叙事—《遇见•中国新势力》第三讲_3

此项目将一座临近北京老城传承600年之至高点-钟鼓楼的老四合院改造成了新的办公空间。

庄子玉,从中国形式走向中国叙事—《遇见•中国新势力》第三讲_4

最初的设计目的是在满足建筑事务所办公需求的同时,创造一种无时效的空间语汇以及对周遭空间文脉特征的引入和吸纳。

庄子玉,从中国形式走向中国叙事—《遇见•中国新势力》第三讲_5
庄子玉,从中国形式走向中国叙事—《遇见•中国新势力》第三讲_6
庄子玉,从中国形式走向中国叙事—《遇见•中国新势力》第三讲_7

因此,此次改造的方式被组织成了三个阶段:1.以传统的工艺恢复/展示一些建筑的原有部分;2.在此基础之上,植入一个“无时效的箱体”作为新生功能和空间的“发生器”;3.在新的空间格局之下,重新处理内外一系列空间界面;4.在新的界面的串联之下产生新的立体的空间序列。

为达成上述目的,在清除了部分原有不必要的装饰面并将原有的古建结构暴露出来后,庄子玉和其团队在原有的工字型院落中置入了一个自承重结构体系的玻璃体块,将北房东房西房作为连续空间联系起来,以获得更高的办公效率。


2、南京五季金陵酒店设计说明

项目信息
项目地点:中国南京
项目类型:酒店
建筑面积:约3万平方米
设计时间:2015-2017年
景观合作:AECOM
室内设计合作:JAYA
庄子玉,从中国形式走向中国叙事—《遇见•中国新势力》第三讲_8

酒店本身是功能复合度很高的建筑类型,在特别是一些比较高端的酒店管理公司,比如万豪,喜达屋,经济测算要求严格,因此对客房数量、餐饮配备、公共空间要求基本上趋于套路式的实现。所以在酒店行业想通过设计在建筑类型学上有所突破,其实是很大的挑战,而这恰好是五季金陵酒店的最大特点。

我们在接手项目的时候,项目已经局部施工然后停工-业主对套路式空间的形式不满意,认为原方案并未在空间的层面诠释其绿色建筑和中式养生的空间体验,业主作为中国最大的绿建集成商和大健康产业运营商,在做绿建和指标性的生态建筑已经单纯的中式养生馆及理疗中心这个角度,已经做到了行业的顶级,我们这个项目本身也是绿建三星。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和业主的共同需求是如何把上述内容和酒店体验在空间层面融合起来。

初期我们进行了对周边整体环境的梳理,项目西侧是星云法师的天隆寺,天隆寺本身具有非常好的公共空间景观,这个地方的原址为浡泥国王墓景区,他在进贡明朝皇帝的时候去世,然后就葬在那个地方,现在是一个漂亮的山丘,是一个在城市中非常难得的自然景观公园。这个公园成为我们这个项目西侧一个主要的视线焦点。项目的东侧是业主开发的面积很大的商业片区和商住区域。所以我们的项目在这两个地块之间,能够把所有的空间关系能够衔接起来,就是从西侧的自然状态到东侧的城市状态的一个转变和过渡。

庄子玉,从中国形式走向中国叙事—《遇见•中国新势力》第三讲_9

项目委托给我们的时候,两栋客房的框架结构已经搭起来了,所以这两栋楼其实是作为改造,然后酒店的主体是二号楼,也是最重要的建筑体块,是一个纯钢结构的体块,是我们全新设计的。二号楼是一个南北向的建筑,它的东侧是一个城市景观,西侧是内庭院景观,是一个南北空间的连续体,所以我们把它的首二层甚至三层空间做得相对通透,至少是从建筑形态上通透的关系。另外就是与上面客房体块的关系,包括宴会厅体块之间存在一个断开的方式。从城市视线通廊角度,它具有渗透性,底盘的位置是一个比较通透的状态,由三个小的体块组成的,其中一个是建筑的前厅和门厅,另外一边是酒店客房服务部分,还有一个会议部分,或者是婚宴会议大型的集会部分。它的首层形成了三个独立实体体块,三个体块上面顶着一个大空间,是大宴会厅和2号楼的酒店客房部分,在空间上看是一个相对漂浮的体块;它通过8个钢结构的核心筒被支撑起来,从远处看是一个横向展开的实体;这样复杂的空间形式,需要一个复杂的巨型空间桁架结构体系来支撑,因此我们请到了国际上非常有名的结构顾问来帮我们解决-整个空间的桁架体系的设计同时也会涉及到内部空间,酒店客房又是分得很碎的空间形式,其功能性要求很高,而此桁架又因为非对称的形式,故而受力上有很强的异质性,这其中设计的难度可想而知。

作为向西侧天隆寺侧景观连续性的展开面,我们对室外和室内地下空间也进行了重新梳理。因为建筑体块非常整体化,平面上,我们在首层、二层、三层空间破掉这种“整”的姿态。通过这种“破”的形式把墙体进行重组,形成一个一个小的围合庭院,也是对于中式空间状态的一种再现,体现一种内观状态;立面上,我们在中间层空间预留覆土层进行屋面的种植,使在建筑中的转折空间,不管是低位还是高位,在竖向关系上的转换全部通过空中庭院来进行叠合。使整体空间氛围产生一种生态化或景观化的状态。

原来有很大面积的下沉空间,经过改造,赋予它一个软质的核心。在核心的凸起部位,我们结合地景,设置了一个禅修中心,结合中国传统的内观状态,形成一个围合式的庭院;同时将周边景观收入其中,把东西侧的景观空间关系串联起来。
 
庄子玉,从中国形式走向中国叙事—《遇见•中国新势力》第三讲_10

在整体空间序列上,我们也希望通过院和院的轴线关系,或者空间序列层次,体现中式的调性。基本的调子具有浓郁的东方气氛。比如酒店主入口的外部通过类似于照壁的设定,呈现了对景的中式轴线庭院关系-入口的大铜门也是很具有仪式感的空间,然后进入到前面的序厅,它本身也是一个半开敞的空间,结合一些水景,相当于中式空间里面院套院的关系。

庄子玉,从中国形式走向中国叙事—《遇见•中国新势力》第三讲_11

左转是一个会议和宴会部分,右转是住店部分大堂,入口基本上还是对称的形式,然后通过柱子和顶上的空间摆位关系,体现了中式特征。材料选用混凝土呈现素雅的感觉,与大门的金色铜,通过材质之间的质感碰撞,在现代的调性基础之上,又不失南京的帝王气质和华贵感。加上建筑立面和内面的木饰面隔栅,也体现了一种对于传统的回归,以及环保、生态的感受。


3.青龙胡同蜃景装置

庄子玉,从中国形式走向中国叙事—《遇见•中国新势力》第三讲_12

未来的蜃景:
我们把装置的 Z 轴作为时间的跨度,在作为“当下” 分界线的两端,过去的意象虽已不在,但其机理文脉却依稀可见,而未来却如蜃景般在城市巨大的体量失衡与当代京城雾霾中渐渐模糊;城市自身的叙事存在是其客观存在最重要的支撑,也是装置中汉字点阵化部分所隐喻的故事性及线索的重要组成,一如这城市慢慢成长的过程 - 街道的变迁居民的迁徙,场所的形成,朝代的更迭,社会的起落等等 -这些城市存在所必需的“故事”在快速的城市化进程和大体量单一功能性空间的介入中遗失殆尽。

过去的蜃景:
于是,我们将青龙胡同作为中国当代城市化进程的一个容器样本,通过切片的方式重组其尺度和轮廓信息,以期提供一种对其新的阅读方式;并在当下的不堪中,通过镜像的方式中去重拾一些失去的片断,尺度,时间和空间;具体实践中可以是景观的重塑,灯光的再现或人文化的场景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