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博物馆建筑——让阳光照进博物馆-建筑新闻-筑龙建筑设计论坛
筑龙首页

[分享]绿色博物馆建筑——让阳光照进博物馆

发表于2010-03-12    1027人浏览    0人跟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Northernstar

绿色博物馆建筑——让阳光照进博物馆
GreenMuseum:LetSunshineComeThrough



时间:
2010年01月24日 下午14:00—18:00
地点:
北京清尚环艺建筑设计院
主持:



《城市环境设计》杂志社主编彭礼孝

主办单位:

《城市环境设计》杂志社,北京博物馆学会陈列设计委员会

特邀嘉宾:



周士琦:北京博物馆学会陈列设计委员会顾问,中国博物馆学会陈列艺术委员会资深专家,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



方晓风:中国《装饰》杂志社主编



董纪平:北京博物馆学会副秘书长,原北京古建博物馆馆长研究员


陈开宇:北京博物馆学会陈列设计委员会主任,中国地质博物馆展览部主任,研究员



程旭:北京博物馆学会陈列设计委员会副主任,首都博物馆设计师副研究员


 

{{page}}

 

 

 



李文昌:《中国文物报》总编室主任,研究员



郭萍:中国国家博物馆展览一部副主任,研究员



吴文一:都市实践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李虎:美国斯蒂文霍尔建筑设计事务所中方合伙人


汪克:美国惟邦国际设计集团董事长,首席建筑师,北大考古文博学院客座教授



康慨:沈阳都市建筑设计有限公司主持建筑师


吴晞:北京清尚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董事长

 

{{page}}

 

 

 

 



宿利群:北京清尚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张祺:北京清尚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主任设计师



张伟东:欧科照明有限公司天津办事处主任

 

UED很荣幸能请到各位嘉宾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加我们这次论坛。我们这次论坛主题是:绿色博物馆建筑——让阳光照进博物馆。我们想提供一个平台,能够给建筑师、室内设计师、展厅设计师之间有个沟通和交流,使建筑设计的时候能够考虑到室内,室内的时候能够考虑到展厅,提升整个博物馆的精细化设计,促进中国博物馆设计的适应发展。

 

设计和使用的脱节DivorceofDesignandUse

 

周士琦:我岁数最大,信息各方面都不如你们,新技术也都不会,但是有些切实的体会。新建博物馆当中,建筑和博物馆功能脱节的地方比较多。有些建筑得奖却不好用。有些是这样:建馆合作时候沟通很少,建筑师做博物馆的时间很短,任务很急,不可能有很长的时间来进行更多的调研。反正有几个大房子,有几个库房就差不多了。这是一方面,我估计也是体制上的一个问题。另外,我觉得有些建筑师对博物馆的了解还不是太够。我见过出的两本建筑杂志,里面有著名的建筑师作品,但是照片全缩了。起码主编应该仔细一点,多介绍一些。

 

博物馆设计不能只重外形,还得真正考虑博物馆实际的功能,不能盲目的完全是黑屋点灯的做法。灯光也好,包括我们的题目——让阳光进馆,怎么进馆?现在科技发展了,低碳也好,希望我们博物馆将来能够确实让建筑师深入到博物馆中来,能够和博物馆交流合作。所以我觉得从建筑到陈列本来是一个链条,几个环节。我希望把陈列的内容形式的完美结合——当然结合的条件是在建筑里面,要是建筑不好,结合起来就困难——希望我们将来建筑质量、陈列质量能够提高,能够出现更好的作品。

 

博物馆的着落WhereaboutsofaMuseum

 

李虎:我想请你们帮助解决现在面临的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不知道这个报道有多真实,我听说过去的五年之内,中国每一天建几个博物馆。这个数字是很可怕的。我听说有一类甲方盖博物馆的目的是为了自己收藏和画画。私人收藏的文物价值不能超过国家博物馆的价值,他们建博物馆就是一个手段将自己的收藏合法化。甲方请我们来设计一个博物馆,从2003年到现在已经2010年了,还没建完,一方面是资金问题,更多是他没有压力,也不知道怎么来运作。一个很精彩的建筑,里面放乱七八糟的东西还不如不放的好。博物馆可能很多,但是没有内容。

 

吴晞:现在还有另外一个情况,郑州要设计交通博物馆,我问他办公室主任,你有文物吗?没有。有什么?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就能弄博物馆?!这种事特别多。当然所有的客户都是我们的服务对象,我们也有义务给他们做好。我们就是在这个还不太成熟的市场,还有各种各样的客户提出的怪要求,把我们锻炼了一下,所以酸甜苦辣特别多。

 

李虎:我关心的作为可持续性,怎么把一个博物馆持续下去。博物馆没有着落,不知道怎么运作。我想可能公立的博物馆面临的问题和很多私营的博物馆还不一样,因为国字号的问题相对小一些。现在这些大的房地产商在拼命的给自己戴绿色、环保的帽子。可是绿色更重要的不是节能的问题。具体到一个博物馆,可持续的经营机制,怎么保证它现在的机制运营下去,健康运营下去。

 

吴文一:私人博物馆在中国是最近的现象。我们也在做几个私人的博物馆,通过我们和这些人的接触,发现起码他对这个东西分门别类整理管理,他有一个非常清楚的线索——不像那个博物馆那样——他想怎么去运作,怎么去向社会推介,有着很清晰的思索。他想我现在收集来以后,不想把它变成仓库的一个事物,而想把它推荐给社会,让大家去欣赏。我觉得这个精神是应该大力提倡的。中国现在有点钱了,有些积累了。

 

宿利群:在鼓浪屿有个著名的加拿大华人开的钢琴博物馆,鼓浪屿政府出钱赞助。鼓浪屿每年有600万的游客,每个游客要放在鼓浪屿买的票60块钱,有的更高点,80块钱,利用这个钱,所有的钱不外流,利用这个钱做岛上建筑。这个钢琴博物馆的钱就从这钱里出。传统基金会有大量的雄厚基金支持,但是中国特色可能也有一个问题,毕竟土地都是国家的,很多私人要建设投资肯定会有一些顾虑。所以某种意义上,可能要靠当地政府一些特殊的管理方法。

 

李虎:西方博物馆的运营的机制是基金会。一个博物馆真正意义是它的公益性,它是属于社会的,属于自然的,不是属于自己的。博物馆应该不收费,因为本来不盈利,收费也无法解决你运营的问题。葡萄牙是西欧里面最穷的国家,他的博物馆完全是开放的,幼儿园的孩子,老师带着孩子在里面自己搞展览,这是让我感触很深的一件事情。{{page}}

 

方晓风:这里面有个不太一样的地方,基金会或者博物馆是叫非赢利组织,非赢利组织不代表没有盈利能力,博物馆不收钱,但其他衍生产品收钱。比如出书可以收钱;出音像制品可以收钱;甚至他还有好多博物馆,把产品借给别人去巡回展,是收钱的。另外不光是税收,艺术品的价值本来是浮动的,不好定。一张画,不管谁画的画,如果只有十个人知道的时候,它是一个价值,等到一千万人知道这张画的时候它的价值就上来了。所以基金会它不收门票,如果免费开放博物馆,有一个传播的意义在里面,通过传播,实际上那些博物馆的藏品经过这么多年都升值了。像古根海姆是很典型的,他藏品升值的机率甚至其实远高于收门票的钱,我们国家现在还是比较短视。

 

吴文一:税收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基金会可持续性从哪来?不是这几个股东自己掏钱,他以这几个股东为基础,他每年都有各种各样的募捐活动。我们应该逐渐在税收制度上做个改革,鼓励在社会当中收入比较高的阶层把一部分多余的钱拿来去捐献给这些非赢利事业,包括艺术事业,包括医疗、慈善事业这些东西。如果这样的话,就可以使这个基金会不断的持续发展,这样的话减少政府投入,而把民间的钱重新拢回来了。这样的话,才能像滚雪球一样,可以做到某个博物馆免费开放了。

 

陈开宇:我觉得咱们可以以专家名义形式,以博物馆学会的名义向建设部申请一个博物馆的专项设计取费标准。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第一,我不是住宅;第二,博物馆正常情况下都比较小,按照国家标准取建筑经费只允许取3%到5%。挣多少钱实际并不重要,但是投入的精力,设计师所投入的劳动力和这个比例差距太大。所以我觉得,博物馆学会和建设部需要有一个方式鼓励建筑师对博物馆的创作热情,最起码的把基本工作做好。

 

话语权Voice

 

吴晞:过去的博物馆在早期的计划经济体制下,房子也漏雨,面积也比较小,是说教与教育为主的展览形式。现在这种情况还存在着,可是同时还发生着很大的变化,国家出钱,号召弘扬文化创意产业。过去地方修广场,修大楼,现在是文化搭台。这样的话就有机会来了。

我突然思考一个问题,招商的方式还是业主以建筑装饰装修的名义去找队伍,博物馆业主还不能够左右招商的,这个怎么办?有时候它是房子问题,有时是陈列问题,有时是环保文物的问题,有时候是个艺术问题,它是一个非常边缘中的一块,谁有话语权现在搞不清了,这是有点困惑。

 

周老师是老专家,他每两年一次评的十大精品,可是第一,精品数量肯定是不够的,一年平均五个,后来又设了好多单向特别奖等,那也不够。这么多省市,这么多地方在雨后春笋般来搞,鼓励比什么?比艺术?比规模?比花钱多?还是比省钱?还是比环保?还是比在某一专题里面做的比别人好?如果设计师或者博物馆界专家有一点话语权的话,就有乐导向性。什么是好的,我们倡导什么,现在不太清楚。

 

展陈设计ExhibitionDesign

 

张祺:博物馆设计就是饺子皮和饺子馅的问题。如果饺子皮是建筑的话,饺子馅就是展陈,建筑师的基本设计需求来自于展陈,从内容上给他进行提示。可是甲方有很多时候是不明白他的需求是什么,他往往只有一个大纲。这个时候建筑已经有方案了,或者这时候建筑已经有了,或者是将要搞一个方案,可是唯独不知道他将来要搞什么。什么样的饺子,我想吃什么样的饺子这个事他搞不清楚。对于搞展陈的,我们往往接触的工作是已经有饺子皮了,我们怎么办?根据饺子皮做这个馅,再问甲方你想吃什么馅。

展陈设计师必须得是多面手,是一个全才。他对于甲方的需求要有理解能力和捕捉能力,以及对于创意的理解。我想今天谈展陈设计创意,一定要来源于一种什么样的大纲,从哪能够产生创意。首先我要知道甲方的需求是什么,是不是就是一个简单文字上的提示,比如大纲,或者是一些招标文件。我觉得我们应该积极参与,接触到展陈大纲和建筑设计。我们也有这种能力,能够和建筑师一起,能够从内容角度代表甲方。我们的创意往往基于设计需求,而这个设计需求受的更多的是空间限制,我们受建筑的制约非常大。我们基本上是几件工作,一个是怎么解决他的柱子,一个是怎么提高他的空间,还有就是怎么延长他的展线。带着手铐跳舞,是我们展陈设计师很明显的特点。

 

吴晞:最近我们接触的基本上是建筑师,或者是我们直接和建筑师接触。比如最近我们在做地震工作,现在等于我们和建筑师接触起来了。我希望怎么样把一些想法,需求,我的饺子和馅究竟有多大,你的饺子皮应该怎么做,还有就是甲方投资,我们基本上都做给他,要不然的话很费劲。

 

博物馆——城市发动机Museum:EngineofCities

 

汪克:博物馆是城市发动机,因为我现在非常反对我们国内把博物馆归并为文化建筑。每个城市规划都有一片文化区,博物馆、图书馆、美术馆、剧场,所有东西都弄在一起。博物馆是独立于其他文化建筑的一类特殊建筑,它是参与了一个地区,一个城市,甚至是一个国家的一个精神空间结构的建筑。

 

刚才我听到李虎讲到博物馆,包括建馆,我认为博物馆绝对不是一个便宜的建筑,为什么国家发改委对博物馆建设有非常严格造价的审批标准?博物馆建筑和其他建筑一个非常大的区别是,博物馆其实是在和大自然在抗争,博物馆放着文物,本来这东西都有生老病死,文物也不例外,会灭亡,会消失掉。但是我们花了非常大的心血,要延长他的自然寿命,我们都能够看到它。所以博物馆是永久性机构,永久性本来是不可能的,没有永久的,但是博物馆讲永久性机构,实际上一个是它的象征意义,第二个是它有大量的使命。所以非常难,比如博物馆的物理安全,他要防水,防火,防潮,防尘,防光,防有害,防鼠,防虫,防风化,防蜕变,所有的东西实际都需要我们建筑师用技术手段来对抗。

 

所以在咱们国内我觉得非常遗憾,有个现象是大家都把这个忘了,觉得我就是做一个很漂亮的造型,达不到那个造价标准。所以这点我觉得是对我们博物馆功能的一个非常错误的理解,这也远远达不到我们绿色博物馆的话题。

 

阳光的力量ThePowerofSunshine

 

汪克:我接触过很多建筑师,他们说你看我设计的房子多漂亮,一改就完了,把墙给我打了,天窗给我堵了,这是建筑师的抱怨。我有一次看展览上面有一条缝,上面有个天窗没堵严。当时馆长和我讲,这个天窗开的我根本用不上,根本没建完就把它封了。这个问题出在哪儿?大家都在呼唤阳光博物馆,但是为什么这个自然光做不出来?

 

黑暗博物馆在国外流行了大概15年就被淘汰。而中国从80年代建造上海博物馆开始,一直到现在咱们突破不了的,从黑暗到黑暗,30年,而且现在还看不到突破的一个希望。原因是在什么地方?经过我的研究,我发现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也就是说,国外现在建的博物馆和我们现在建的博物馆是完全两类不同的博物馆。光是博物馆的一种建筑材料,而且是一种必不可少的。建筑是光,没有光就没有视觉因素,也没有咱们博物馆。1683年以后,国外开始把皇宫改造博物馆,出现了所谓的“白盒子”。中国国家博物馆在正式改建之前就是一个典型的白盒子,典型的特征就是有很高的空间,高测算,也有光,光进来以后它给博物馆展厅带来自然光的效应,所以让你在白天自然光下就能看到。接下来进入所谓的黑盒子阶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出现了人工光和空调技术。房间不用开窗我同样能够解决通风的问题,而且人工光和自然光比更能控制,我可以随心所欲,所以发明了所谓的黑盒子。而且当时对黑盒子非常狂热,大家认为博物馆到了顶峰了,包括我看博物馆界也有专家持这样的观点,这就是博物馆的未来。

 

但是黑盒子时代很快就过去了,很简单,比如法兰克福博物馆,他在八月份就要闭馆一段时间,因为开不起空调。上海博物馆一年的运行费用是一千万,电费,水费,这是早期比较小的,现在首博达到了七千万。其实博物馆界在现代博物馆新建上面一直有个病根,有一句话叫做新馆建设之日就是博物馆永远闭馆之时,因为建好以后用不起。

 

大家知道,现在电器如果长期不用,很快就会锈死了。所以能源在博物馆界这也是很大的问题。而且在全黑暗的环境下人非常容易疲劳,观众在博物馆里面停留的时间缩短,而且他在里面相应的其他的都会受到影响。突破黑暗博物馆,还原文物,其实品质最高的是自然光,任何灯光它的光谱都是有限的。对于展出质量来讲,其实自然光是可以达到展出最高的等级。所以能不能根据我们中国博物馆研究自然采光呢?这是我这些年来研究的一个课题。

 

张伟东:罗马的一个原来是一直在室外暴露的,风吹雨晒因素都已经变成黄色和黑色了。后来在2004年重新为它盖了一个隔离层,里面也加了这些人工照明。我们这个主题是让阳光走进博物馆,你看它上面都是通透的,可以看到外面的树。有自然光然后再结合人工光,而且再加上一些现代的科技,因为它原来是黑色的,把它尽量恢复到原来本质的颜色。还有一个德国的遗址博物馆,是一个工业遗产。它的一些展品,上面有类似发光膜一样的模拟自然光,它里面有自然光,它也可以通过上面的玻璃天窗——有一个抛物面,下面是一层半透明的膜,后面是用一些人工光,它是人工光和自然光结合在一起,如果天气很好它是靠这两层膜,它要过滤一下。因为阳光我们用的时候要稍微小心一点,因为它里面有很多光谱是有害的射线,你要经过处理,不然可能你会有价值连城的东西,文化或者出土文物对光很敏感,所以要对它进行处理一下才可以。{{page}}

 

精神空间SpiritualSpace

 

汪克:作为博物馆来讲,它是在建构一个地区的精神空间。另外一个方面,他也是要找到这个地区最让人自豪的事情。中国需要历史学家重新解释中国的历史,中国需要哲学家。建博物馆,虽然各地领导可能很缺少文物,但是他们这种行为,重新定义中国人,重新定义中国未来的社会,这样一种追求是迫切的,是非常强烈的。

 

康慨:社会教育的三大块第一是来自家庭教育,第二是来自学校教育,第三方面就是来自社会教育,社会教育很大一部分就是博物馆的教育。我们的馆长能不能担负一些文化责任和民族的责任?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我们现在所有的时代已经到现代主义时代了,而且我们现在所有的博物馆这种展陈设计都是古典主义,都是挂在那或者做一个模拟。咱们走到今天,所有的展陈或者室内设计还停留在古典主义时期跟那个时代就贴不上了。美术馆展陈不进步,没对我、我儿子、女儿产生教育作用,我为什么要上你那去?建筑师没有设计出来文化性、精神和形式,还把责任全推向社会文化低速或者专家恶劣,这种行为是可耻的。

 

博物馆的都市实践MuseuminUrbanPractice

 

康慨:我也呼吁国家博物馆应该让普通人进来。我们现在所有美术馆展陈全是为贵族服务。从建筑师到展陈设计,甚至博物馆的管理全这么想,领导来了怎么看,他怎么说。你想没想老百姓带孩子来怎么看?而且领导就开业那天来剪个彩,他不天天来。但是所有设计全是围绕贵族,领导的通道不能让别人看见,说我上厕所怎么方便,这块最好有点咖啡,全这种图线设计,很奇怪这种现象。

 

吴文一:博物馆是一个公共建筑物,它怎么样跟都市结合一起,参与都市,参与生活?我们希望在博物馆闭馆以后整个附属空间开放,成为城市生活的一部分。另外,作为一个博物馆总是要有收藏。没有藏品它就需要通过一定时间的积累解决它收藏的问题。我设计的一个博物馆每年有一个千人的临摹大赛,一个标题是画一幅世界有名的画,最后有一个有赢的。如果有这样一种现象,那我们每年把赢的人那幅画挂在这个墙上,就像壁画一样。就通过这样一种收藏方式,以前人收藏东西都展在里面,我们把东西展在外面向社会开放,变成公共的财富。日积月累,年复一年这个博物馆自己就会有很多的收藏了。

 

总的理念就是做房子、做建筑要跟城市生活连在一起,如果这个城市有生命了我们这个房子就有生命了,所以理论是灰色的,生命是常绿的。

 

建筑师的表现欲Architect’sDesireofPerformance

 

方晓风:我对苏州博物馆持有批评意见,我觉得它是一种典型建筑师作风,看到空间之后就会发现你再不会关心展品了,因为你的眼睛全部会在建筑上。去苏州博物馆的人看完了之后大家可能记不住在苏州博物馆看见了什么展品,有印象的就是这个建筑。因为它是把建筑当景点来做了。苏州博物馆如果从一个景点角度讲它是成功的,它一年要吸引上百万的人去参观。但是你要从博物馆角度讲它不见得是成功的,因为博物馆功能这一块,它利用率很低。包括它室内部分展厅也是,这种方式实际把展品放到一个很次要的位置上去了。

 

讲到这个地方我也想回应李虎的问题。我觉得他这个事就是做的不对的,最后的结果实际就是建筑师自己玩了个形式。你可以讲这个形式也很美,你可以做个景点,但是你不是在做博物馆。所以我觉得这里面概念实际是有问题的。我发现建筑师实际上在这一块很容易有这个误区,因为表现欲,我觉得很正常,轮到我做的时候肯定要发挥一下显示自己。甚至我觉得它这种采光,虽然也是自然光进来的,但是在这样尺度的一个空间里你会发现你根本关注不到它项目的展品。做博物馆很大一块的确是在讲故事,但是怎么讲这个故事,这种情境怎么样去渲染出来?博物馆不是自我炫耀的设计理念,而应该完全尊重城市的肌理,跟着城市在走。刚才好几位建筑设计师提到博物馆在城市里面是很重要的一个职能,实际就是公共行为,就是它要融到这个城市空间里面去,这个是特别重要的。包括汪克讲博物馆是城市发动机一样,是发动机的话前提必须要融进去。

 

我觉得让自然光进来没有问题,但是怎么样进来的确是大家伤脑筋的。实际上就是让自然光进来,但是又没有形成一个很强烈的光的形状。最终的效果保证了它室内空间的整体感,要是很强烈的窗的话,它室内空间的整体感就没有了。

 

讨论Discussion

 

程旭:真正到博物馆人和建筑师在一个界面工作的时候出现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就是两方面的对话是不同的,建筑师在说建筑师的话,博物馆属于搞内容的,都对接不上。怎么沟通?我想可以放在未来一起讨论,作为一个推进。因为双向的交通实际在西方博物馆是很直接的,就是建筑师执行博物馆的设计,一锤子到底,他可以把它做到产品的末端。现在我们不是,我们现在说白了是一个交钥匙的工程,这样非常麻烦。我们在建筑师空想的空间里在做博物馆这张盘,所以两张皮非常严重。我想这是一个问题。

 

周士琦:感谢年轻人,使我们确实开了眼界。从理论来讲,其实创新半天老祖宗早都创了,有的说我是新潮,结果外国也早就有了,这不是一个科学态度。所以我想我们在今天大家有这个机会对话,这里面我觉得一个是我们对传统的认识,对外国的认识,确实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有我们的本体,这个东西是我们最好的东西。按照梁思成说法是我们的藏库遗宝怎么加以聪明的利用。有人说是拿来主义,那么多东西你拿什么,懂不懂你就拿?

 

现在博物馆类型很多,工业遗址的、生态的,还有私人藏品的,非常多。所以我们一再强调博物馆的个性是什么,不同的个性、不同的设计、不同的建筑风格。博物馆的个性也是在我们的将来陈列设计的一个很大的问题。你们将来国家博物馆怎么显示国家水平,又显示不同馆的风格,确实摆在我们面前有很多难题,所以今天来了以后见识开拓一些思路,以后有机会还得向大家学习。

 

董纪平:现在很大的问题就是建筑师跟博物馆人缺少沟通,也缺少沟通的平台。以后我们要加强和咱们业外这些博物馆相关的工作者进行沟通交流,同时我们也愿意有机会搭建这个平台,促进咱们博物馆人和建筑人的沟通。

 
宿利群:今天的话题关键词是绿色和阳光。绿色是个非常广泛的词汇,现在用低碳代替绿色是不对的,低碳是绿色的一部分而已。它不是一种技术,它是一种行为模式和生活习惯。博物馆需要通过一种行为把社会人员的习惯改成绿色的,在一个建筑里面用绿色建筑的技术并不难,难的是你改变了生活习惯。

来源:筑龙网

绿色博物馆建筑——让阳光照进博物馆_1

筑龙建筑设计

20万粉丝共同关注,建筑师的网上家园,追踪全球最新行业资讯、享受业内海量项目案例、分享设计大师经典作品。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筑龙建筑设计zhulongjz,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每日为您推荐建筑行业最新、最热、最好玩的资讯!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费下载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