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卫中:一个建设美丽新乡村的生态梦想-建筑新闻-筑龙建筑设计论坛
筑龙首页

[分享]任卫中:一个建设美丽新乡村的生态梦想

发表于2009-11-26    402人浏览    1人跟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Northernstar

    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领奖时,出于对农村建筑模仿国外的建造模式,还有对千篇一律使用钢筋混凝土的不满,任卫中第一次提出了建筑农村“生态屋”的构想。之后,他便开始了漫长的“试验”。他建造的房子,用的是最本质、最传统的夯土技术与材质,自然、朴素、从容。不用砖头却砌起了8米高的墙体,不用钢筋却建起了两层楼房,房间没装空调却冬暖夏凉。



任卫中在他的“生态屋”前。

    那个安吉县剑山村里叫任卫中的人说,人生经常会遇到转折点。7年前,他成了环保模范,站上了北京人民大会堂的领奖台;7年后的秋天,他却窝在安吉的家中,郁闷到不行。

    45岁的他刚刚当上新郎,记者前一天晚上与他通电话时,喜宴刚毕的他半醉半醒、语音含糊地说:“你明天来吧,我到孝丰车站接你。”接着就没了声息。我知道他已经是中国建筑环保界的一个大名人,中央媒体、各级领导、中外环保机构都来他家访问过。就在他当新郎的前一天,英国查尔斯基金会的代表专程到过他的“生态屋”考察,也许会有合作的意向。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领奖时,出于对农村建筑模仿国外的建造模式,还有对千篇一律使用钢筋混凝土的不满,任卫中第一次提出了建筑农村“生态屋”的构想。之后,他便开始了漫长的“试验”。{{page}}


   从家乡出发的生态梦



任卫中建的第一幢“生态屋”。

    任卫中的名字,在安吉县港航管理处花名册上也就只是一名普通职工。如果不是那泓河水,此生也就和其他人一样朝九晚五在格子间办公室里度过平稳的一生。他家是安吉本地人,河水的污染给当地带来的灾难,让当时还年轻的任卫中心惊胆战。“不知为什么,我对这个事特别敏感,我不想再喝那种会让人生病的水,每天早上,我就去山上打水,背下山来。”但喝着从高山上背下来的水也不能让他安心。“我一个人是喝到干净的水了,但其他人怎么办?”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机,再加上媒体对生态环境污染的报道,他便立定心志要以一己之力为家乡的环保做点事。2005年,任卫中设计建造的“生态屋一号”拔地而起,前后施工只用了四个月时间。他还没想好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只是以执着的性格,一幢幢地把农屋盖起来:1号屋、2号屋、3号屋……招来四面八方引颈观望的人,也给自己带来了眼前成功的喜悦和对未来的焦虑。人生又一次面临转折点。


    今年四月份,“环保模范”任卫中向国内各大院校和建筑设计院所发放了邀请函,希望能为安吉设计一座“生态村”。此前,“安吉生态村”作为中国(安吉)生态博物馆16个展区之一,被定位为“传承安吉历史建筑”的展品。但任卫中显然不认同这样的定位,他不认为那应该是中国“美丽新乡村”的未来。    

    任卫中的车驶过灵峰寺,临河前行,可见“安吉生态屋”路标,远处隐隐露出泥土筑就的矮房粉墙。走近一看,五间房屋格外显眼。相比周边民宅,这些房子更有韵味:不用砖头却砌起了8米高的墙体,不用钢筋却建起了两层楼房,房间没装空调却冬暖夏凉。院内点缀几处石、杉、竹、篱,屋前阶下石子漫成甬路。双环形水井,用圆石砌成整齐的石壁。阳光下,他种的蔬菜长得旺盛。

    刚办过喜宴的房子显得比平时空旷许多,大圆桌刚刚撤去,临时灶台也刚刚拆掉,借来的锅碗瓢盆堆在一边。他一再惋惜:“你来喝喜酒就好了。”作为一名近乎狂热的环保者,他完全按照旧时的农村喜宴来操办自己的婚宴,自称“生态婚礼”。农村人办红白喜事都是邻居村人互相换工,今天你帮我造房,明天我帮你割麦。叫来的厨师全是村里会做菜的人,买酒买菜端盘洗碗也是村人加亲友一起干了。最重要的是,喜宴上的蔬菜鸡鸭鱼羊都是自养自宰,城里再好的酒店也烧不出这种味道来。

    他母亲在厨房里做着饭,葱蒜爆香飘到堂屋,两层楼的主屋立刻有了生活的气息。墙上四处都贴着任卫中与各级领导和海内外建筑界、环保界重要人物的合影,我认识的只有万科房地产的老板王石。最引人瞩目的还是任卫中贴在墙上,以中英文两种文字展示的“未来计划”。

    一、征集为当地村民红白喜事公众活动所用的“农民会所”的设计方案并在当地推广这种“农民会所”。

    二、两年内建成一个“生态社区”。

    三、三年内在中国创建20个乡村工作室。

    四、协助各省市NGO建造20幢示范建筑。

    “这些计划已经无限期延长了,事情在不断地变化。”凭一己之力实现理想,任卫中现在感觉到这好像是遥不可及的“乌托邦”。目前为止,这里只是他“一个人的村庄”。{{page}}


    体面、好用、有尊严的乡村房子



“农民会馆”。


    以中国之地大物博,广袤农村的住宅建造形态各异,陕北窑洞、藏民碉楼、永定土楼、傣家竹楼、北京四合院……但到了今天,这些古老的形制都去了哪里?那些乡村里的能工巧匠,赤手空拳一砖一瓦就能给自己盖出新屋的人去了哪里?萧山区个别乡镇,随处可见一排排整齐的新民居。三层高的农宅被大红瓷砖包裹着,头顶着一个个不锈钢“糖葫芦”。墙体用砖头和水泥砌成,窗户多用铝合金包裹着单层玻璃。这里的农宅大多占地120平方米,建房要花30万到40万元,加上装修起码要50万元,“并不比城里的商品房便宜”。这就是理想的新乡村吗?


    相比杭州近郊这些“自发”修建的新农宅,任卫中的“生态屋”有很多可圈可点的“优势”:除了节能环保和冬暖夏凉,“造价低廉”也是“生态屋”的一大特点。任卫中介绍说,只需三到四个月时间,花费6万至7万元便能就地建起一幢“生态屋”。而废料改造的“生态屋”则只需一个月,花费3万到4万元便能建成。例如,三号屋占地267平方米,有六间标准住宿房,算上内部的精装修,造价只有13万元左右。如同人的生老病死,有朝一日房子的寿数到了,它也不会给自己的“母体”带来建筑垃圾负担,而是“来自尘土,归于尘土”。

    任卫中在自己“生态屋”的建造过程中,还千辛万苦地把那些快要随着现代化之风飘散开去的大工匠们召集到了一起,让他们把手艺再施展起来,把徒弟再带起来。因为只有本乡本土的人才最熟悉这里建筑材料的性子——土是黏的还是干的,井要挖到几米才见水,墙要筑到几多厚才抗得住这里常有的台风和暴雨。

    一号屋是二层三间两厢设计,标准的一家三口设计。正立面是黄色土墙,墙体设置了一扇木门和两扇百叶木窗。进入大门是一个微型露天四合院,中央挖了一个一平方米左右的清浅小池。上铺低矮木桥,桥下池中挖了一口水井。“花了3000多元钱打的井,冬暖夏凉很好用的。”他说。“这口井可以给房子降温,调节气温,还是个天然的冰箱,夏天可以冰啤酒、冰西瓜。”任卫中介绍道,一号屋墙基是门前的卵石,房屋外墙就是脚下的生土,掺20%黄泥、5%石灰,用模板夯实。四根主梁是速生杉木,是安吉当地丰富的木材资源。一层地面是当地的石板,二层的楼板和屋顶也是杉木,两层屋顶之间用粽叶、谷壳、芦花等做隔热材料。“全都是我们脚下的原始材料。”

    传统乡间“土屋”内的阴暗、潮湿,在任卫中的“生态屋”里不见踪影。进入一号屋室内,一层厅堂打破传统民居的闭塞格局,大胆开窗,引入穿堂风。“阳光廊”则是二层的别致设计,用了大量的玻璃材料,冬天阳光直射取暖,夏天则铺上了隔热泡沫板。“这座房子是我的‘冬宫’。”任卫中说,他的4幢已建好的“生态屋”各有特点,一号屋冬日暖、三号屋夏天凉,“可以春夏秋冬轮着住。”

    二号屋用作茶肆,也就是“农民会馆”。现在里面摆设着任卫中对新乡村建设的一幅幅理想图景:窗户篇、小品篇、室内装潢篇、绿化篇、院墙篇、改造篇。汇聚了他认为国内外最理想的乡村建筑篇章。

    有着丰富城市建筑设计经验的浙江省中联——程泰宁建筑设计研究所副所长王大鹏,正在忙着“南京博物院”的项目,他是任卫中生态建筑最积极的支持者。“农村盲目实施工业化建筑形制导致了自然环境的破坏,所有的建筑垃圾都给将来造成了很大的负担。难道文明的进程只有非此即彼?”在他看来,一号屋虽是任卫中最早的“试验”却也是“最成熟”的成品。他曾在任卫中的生态屋住过一晚。“他在建房之前思考了很久,用的是最本质、最传统的夯土技术与材质,自然、朴素、从容。十分可贵。后面的五号屋虽有法籍设计师的参与,技术上没有创新,却在立面上过于夸张。”王大鹏说。在这些专业建筑师看来,任卫中不合建筑规范的房子却具有“最前卫的理念,其意义在于探索城市化大背景下新农宅是否还可以利用传统材料和乡村工艺,为农民盖起体面、好用、有尊严的房子”。{{page}}


    面对“生态屋”的各种声音

    远在英伦的查尔斯王子与任卫中居然有着相似的想法。任卫中在中国安吉造“生态屋”,查尔斯王子在英国造起了“天然屋”。据英国媒体报道,为了实现查尔斯王子重新塑造英国建筑业的想法,他的基金会运作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以传统风格修建了一座实验性的生态屋(eco-house)。这座房屋采用了天然材料,如黏土、羊毛和石灰。这与政府推行的住宅建造非常不同。在建造这座名为“天然屋”的房子之前的几个月,查尔斯王子的支持者AndresDuany对现代建筑师进行了猛烈的抨击。为此,作家兼建筑师EdwardJone发表文章说:“它应该是面向未来生态建筑的,可是看上去又很奇怪,似乎是200年前的作品”。古典主义者表示,传统设计和可持续性的结合很自然。他说:“它的精髓在于它是一种简单的可持续性,是公众感到很舒服的那一种类型。”


    任卫中的实验风声传到了查尔斯基金会那里,基金会专程来人看房,对此饶有兴趣。“我只是用了一点点水泥就给他们看出来了,用水泥应该不能算环保了。”“但人家就算跟你合作,也是造房子的,资金还得要我们这里出。”任卫中解释道。

    几年的农村生态建筑试验给他带来了不少荣誉和名声,但全面实施农村生态建筑可不是自家盖几个小别院那么简单了,事情越做越大,他也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没有钱,我每天愁的都是吸引资金,不吸引到一定规模的资金,这几个小生态屋几乎不产生任何效应。”前段时间上网查询到“施正荣”,让他窥见了一线希望。施正荣是入选2007“绿色中国”年度人物中的唯一企业家。还曾被《时代》杂志称为“全球环保英雄”。伦敦某媒体曾赠他一个可爱的头衔“全球最环保富豪”。“施氏家族基金会”,正是目前国内唯一关注气候、环保、能源和全球变暖问题的非公募基金会。任卫中从网上查到基金会电话与地址,连连写信打电话过去,但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永远打不通。“可能人家也怕找上门的人太多,就提供了一个无关紧要打不通的电话。你们记者帮我去联系一下是不是可能性更大些呢?”他的口气不无怨艾。

    要帮他设计房子的人倒来了不少,国内外许多名牌大学建筑系的学生特地赶来要为他做设计,但学生们的理想和他老任的理想实在还有着一截距离。

    院子四周原有“千百竿翠竹”的位置已是一片荒地,开发的本意是将“生态屋”扩展为“生态群”。“这是我一直的愿望,但后来拥有土地使用权的开发商不顾原来的计划,执意要建别墅。”说起“理想破碎”,任卫中连连哀叹。他的名声,并未给他带来应有的投资。

    显然,不理解任卫中的不仅仅是开发商。村民对此也疑疑惑惑,有人说:“土木结构只有‘过时’的房子才会用。”

    相对于普通村民的“怀疑”,实地考察过“生态屋”建筑的专家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纷纷表示出对“生态屋”的强烈支持,尤其是其环保性能,专家们赞不绝口。据任卫中2006年的调研材料显示,在江浙一带,一幢建筑面积为280平方米的农宅消耗标准煤30吨,排放温室气体115吨。目前中国农村每年竣工的建筑面积为7.4亿平方米,为建造这些房屋约消耗8000万吨标准煤,排放了3亿吨温室气体。

    实际上,浙江早在六年前,就启动了“生态省”建设,制定了从2003年至2020年分步实施的《浙江生态省建设总体规划纲要》,其中就包括“生态城镇建设”。目前,浙江省推进的“生态省”建设,已累计出台了40多部法规文件,建成1个国家生态县、43个国家生态示范区、6个国家环保模范城市和138个国家环境优美乡镇,森林覆盖率达到60.5%。

    更多的建筑师正在参与到任卫中的试验中来。在专家们的预想中,将“生态村”与大环境相融是最需要考虑的问题。在不影响当地水系、空气、交通、地方经济的情况下,才能让“生态村”获得最大效益。

来源:浙江日报

任卫中:一个建设美丽新乡村的生态梦想_1

筑龙建筑设计

20万粉丝共同关注,建筑师的网上家园,追踪全球最新行业资讯、享受业内海量项目案例、分享设计大师经典作品。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筑龙建筑设计zhulongjz,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每日为您推荐建筑行业最新、最热、最好玩的资讯!
分享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当前离线   发表于2009-12-01  | 只看该作者      

2

我晕了 有创意吗 我们家乡的房子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费下载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