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龙首页

[分享]有多少建筑可以推倒重来

发表于2009-10-23  0条回复  94次阅读    搜索相似帖  复制链接  只看楼主

筑龙币+0

citytree

   编者按:  
    看过川剧"变脸"节目的人,无不为演员精湛娴熟的技巧钦羡赞叹。然而,时至今日,随着我国城镇化步伐的加快,这项舞台上的节目却经常在一些城市规划的现实中上演。宏伟建筑刚建好不久,就面临被拆迁的命运;大型广场刚铺设完毕,又传来要被改建的声音;此起彼伏的拆迁让一些文物古迹永远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一些不伦不类的复古建筑却拔地而起……城市规划让群众目不暇接的同时,带来的诸多弊端也日益凸显。  

    专家指出,规划浪费现象令人痛心,不仅直接造成了建筑寿命的缩短、巨额资金的损失以及由兴师动众引发的纷纷扰扰,而且也给政府信用带来深远的负面影响。  

    规划是城乡建设和管理的重要依据,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着重要调控作用。小到一座村庄,大到一座城市,都离不开规划先行。如果没有科学合理的规划,浪费必然随之而至,破坏也不可避免。规划浪费的原因何在,背后是否有腐败黑洞,城市规划到底由谁说了算……本期专题报道试图破解这些困惑我们已久的问题。  

    拆了建,建了拆,规划怎能像"变脸"  

    今年上半年,南京市有关部门宣布城西干道即将“变脸”的消息,顿时引起多方争议。除了“800多棵大树搬家”“私家车可能禁行”等话题外,争议的最大焦点是:一条设计寿命50年的道路何以在仅仅使用了10年之后,就不得不重修?  

    也有声音解释说:南京城西干道当年是低造价解决了大问题,但现在噪音大、污染大、堵车多、事故多,政府就想到用改建地下隧道的方式,来彻底缓解这些问题。据悉,这一改造所需投资大约为23.5亿元。   

    而就在一年前,上海市有关部门宣布拆除素有"亚洲第一弯"之称的延安路高架外滩下匝道。当时,这道独特风景线的“拆”与“不拆”,同样引发了激烈论辩。但在打了一番“口水仗”后,许多人发现:起初“亚洲第一弯”的设计寿命长达50年,却只使用了11年就宣告寿终正寝。于是,质疑的声音随之高涨,有人称:“这是不是一种变相浪费呢?”  
事实上,像南京城西干道、上海外滩下匝道这样的"短命道路"还有很多,许多城市近年来相继拆除了部分高架桥和立交桥,均远远低于其起初的设计使用寿命。上世纪90年代初,为配套广西南宁邕江大桥修建的一座立交桥,由于设计不科学,非但没有缓解交通拥堵,反而成了更大的瓶颈。在勉强运行17年后,当地政府不得不忍痛将这座原规划设计运行时间为40年的立交桥拆除。  

    同样的故事在不同的地方"接力上演"。2005年末,东北某大城市有关部门宣布,该市中心休闲广场将重新建楼。5年前,位于此处的一栋危楼被炸掉,随后投巨资建设了一座可供市民休闲的现代化大广场。然而,仅在5年之后,这座广场上却又要重新建楼。  

    武汉市总占地10.8万平方米的洪山广场也很典型。为给新建的地铁站让路,武汉市轨道交通建设单位于2008年9月宣布将拆除这座华中地区最大的城市广场。有资料显示,8年前,洪山广场改造修复所花费的资金超过1亿元。加上洪山广场1992年的建成开放,这块土地在不到20年内已经历了3次大规模"折腾"。  

    相距不到3个月时间,武汉市再次发生了"搭积木"风波:仅仅因为新建的武汉长江隧道拦住了入口,被誉为"城市名片"的汉派特色风情美食街--吉庆街东段几乎成了一条死胡同,导致客流量急转直下,当地政府为此不得不斥资4亿元将这条改造不到6年的新街搬迁。  

    拆拆建建中的"浪费账"触目惊心  

    更耐人寻味的是,武汉长江隧道通车不到一年,不仅位于江北的吉庆街要整体搬迁,而且位于江南的11家汽车4S店也接到了洪山区三角路村综合改造领导小组限时搬迁的通知,可谓两头不得安宁。   

    "通知"的理由是市政府关于城中村综合改造的工作部署。但就在2003年前后,原洪山区三角路村成立武汉三角汽车贸易城园区对外招商,武汉友芝友、湖北绅宝、湖北三环华通等11家汽车销售服务企业先后与三角路村签订了为期18年的土地租赁合同,每家企业平均投资3500万元。  
据了解,经营至今,这11家企业提供就业岗位2000余个,年销售额达20亿元,年纳税额约2000万元,为5万余名客户提供汽车消费服务。湖北三环华通的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忧心忡忡:如果全部一拆了之,数千万元的固定资产投资无法挽回,同时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  


{{page}}

    在我国中部一座城市,一个新建的居民小区恰好成了当地轻轨规划的必经之路,涉及的4栋楼必须拆除。一旦成行,这意味着住了不到3年的近200户业主将面临拆迁之忧。据了解,小区规划在2005年完成,而国家发改委对这一轻轨工程的批复则是在2007年,小区规划显然要早于轻轨。无论结果如何,这件事情都没有赢家,一方面业主需要重新购买装修房子,另一方面建设单位要付出一笔巨额赔偿费用,其中的浪费可想而知。  

    国内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大都留有道路"开膛破肚"的记忆:刚铺完供暖管线,又被拉开铺设供水管线,不久再次拉开铺设煤气管线。以东北一省会城市为例,2004年全市挖掘道路114条,铺设了119公里长的地下管网;仅隔一年,又完成229公里长的地下管网建设,挖掘道路达214条,许多才填实的道路又被拉开。  

    武汉科技大学城市建筑学院院长符永正教授说,"拉锁路"的出现,主要是受城市经济实力和管理体制因素的影响。特别是后者,各种专业管线管理部门体制不一,其投资计划、时间、资金来源同地方政府不一致,进而导致各管线专业部门盲目建设情况严重,在规划的源头上就已经造成了浪费。由于国内地下管道都采用埋填方式,一旦坏了就要全部挖开,而国外很多地方是开放式的隧道,随时可综合修理。  

    各地城市建设起初都遵循"规划",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合法的"规划"可以随意更改,最终造成了巨大浪费。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周琦教授仅以拆除一栋楼为例:直接成本包括建筑材料、人工成本、建设的能源消耗等,以及拆迁时需要消耗的能源、材料、人工、建筑垃圾的运放、空气污染、水电资源等;在城市变成一个大工地后,对老百姓生活质量的影响,以及改善这些环境需要付出的种种间接成本则难以计数。  

   规划浪费背后的行政成本不容忽视  

    2002年初,武汉"外滩花园"这一经过有关部门立项、审批的住宅开发项目,因违反了国家有关防洪法规被起爆拆除,政府为此付出了数倍于其上亿元投资的代价;几乎就在同时,备受关注的南京紫金山"观景台"被人工爆破,数百万元的国有资产白白流失……多少年过去,这些远去的爆破声犹在耳际,警醒各地的"规划之笔"。  

    近年来,由于规划问题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出现上升的苗头,各地规划建设系统的"群体性上访事件应急预案"也随之出炉。南方一特区城市的法制局曾在一份文件中提到:我市发生的多起住宅小区业主因不满市政道路建设规划而到市政府、省政府、北京市上访,甚至还发生了游行示威、堵塞交通干道的事件。  

    由规划浪费引发的拆拆建建,使老百姓和纳税人的血汗钱打了水漂,也给各地政府带来了高昂的行政成本,进而影响政府信用。周琦还有一个身份是美国建筑师协会会员,他说:"我在美国芝加哥市住了6年,芝加哥现在的城市规划是1887年做的。芝加哥之前是个小镇,1887年被一场大火给烧了,后来就做了一个城市发展规划,现在建设还是依照这个规划,没有大的变化,那张规划大图至今还挂在市规划局里。"  

    反观我国绝大多数城市,都或多或少发生过历史建筑在"规划"中被拆除的事例。南宁市规划局局长封宁说,当初"为了发展",根据"规划"大拆大建,哪想到今天保留老建筑老景观才是最大的发展,有一些地方保留下来了,"硕果仅存",或被评为世界遗产,或被列为景观胜地,财源滚滚,这让那些拆除老建筑的个别地方眼红了,又开始投巨资恢复重建。如此不负责任的拆拆建建,难道不需要深思吗?   

    江苏省海门市委书记曹斌对此表示:"规划浪费是最大的浪费!"近年来,海门十分注重城市发展规划,斥资5000万元做了28个规划,从城市建设到建筑风格都涉及,以"多留遗产少留遗憾"为目标,要"建一栋大楼树一块丰碑"。更令人可喜的是,这里的规划都以法规形式固定下来,专门提交人大审议,确保从源头杜绝"规划规划、墙上挂挂"的现象。  

    需要指出的是,城市发展规划与中国的城市化、工业化进程之间的矛盾,也是当前造成规划浪费的一个客观原因。周琦教授说,我国近30年间,城镇人口由15%左右增长至45%左右,速度之快令人惊讶,决策层、学术界对此都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上世纪80年代,我国很多城镇大规模建设五六层的房子,没有电梯、没有停车场、不节能,可现在城镇要发展,便面临拆迁,大量设计寿命七八十年的房子,还不到20年就要推倒重来。其中的浪费惊人,留下的教训惨重!

来源:半月谈

筑龙建筑设计

20万粉丝共同关注,建筑师的网上家园,追踪全球最新行业资讯、享受业内海量项目案例、分享设计大师经典作品。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筑龙建筑设计zhulongjz,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每日为您推荐建筑行业最新、最热、最好玩的资讯!

Xixmy为【[分享]展柜】增加了20热度值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扫描上方二维码
请点击右上角按钮 ,选择 

登录后才能评论,评论超过10个字,有机会获得筑龙币奖励!

猜你爱看

筑龙学社APP扫码

立即免币下载资料